咖啡庫「跑路」!關門前還忽悠消費者充卡 新聞 第1张

傳統咖啡倒閉一覽表

北京商報記者 於桂桂/製圖

傳統咖啡店衰落的聲音一直未斷,繼雕刻時光輸給了房租後,傳統咖啡連鎖品牌咖啡庫(CAFE KU)也劇終了。近日,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啡庫雙井店停止營業。有消費者透露,門店預存卡“打水漂”,目前與門店經營者失去聯系。北京商報記者已經核實上述信息,此次關閉的這家門店也是咖啡庫的最後一家門店。一邊是星巴克、瑞幸咖啡等品牌急速擴張,一邊是咖啡門店不斷敗退市場,國內咖啡市場兩極分化的情況已經越來越突出,咖啡市場的洗牌也正在以清退生存力不夠強的品牌正式開始,這也意味着小規模咖啡品牌及門店將迎來新的市場挑戰和生存難題。

門店關閉 老闆跑路

咖啡庫「跑路」!關門前還忽悠消費者充卡 新聞 第2张

圖說:咖啡庫房屋合同到期

北京是商報記者 郭繽璐/攝影

近日,有消費者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咖啡庫雙井店停止營業,大量消費者的門店預存卡“打水漂”,目前與門店經營者無法取得聯系。北京商報記者在咖啡庫雙井店現場看到,店內空無一人,門店大門已經緊鎖,門上貼有“房屋已被房主收回,相關事務請於經營者聯系”、“房屋出租”的公告,同時還有共享充電寶企業留下的字條,表示計劃收回充電設備。

咖啡庫「跑路」!關門前還忽悠消費者充卡 新聞 第3张

圖說:貼滿紙條的咖啡庫大門

北京是商報記者 郭繽璐/攝影

咖啡庫的老闆失聯跑路,預付卡也隨之變“吞錢卡”。“1個月前剛辦的2000元的預存卡,只用了一次,這頓飯太值錢了”,一位消費者表示。剛剛“忽悠”完消費者辦理預存卡就關門跑路,讓消費者感到這是一場“預謀”。北京商報記者在大眾點評上看到,有大量“老闆跑路”、“餘額無法退款”的評價。

記者嘗試與咖啡庫經營者聯系,其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上述共享充電寶相關負責人表示,“聽其他商戶說老闆已經跑路了”,目前無法聯繫到品牌負責人,所以留下字條希望能夠取得聯系。

咖啡庫雙井店實際上是該品牌最後一家關閉的門店。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咖啡庫亞運村店早在幾個月前也已經停止營業,同樣出現了上述的情況。

據了解,咖啡庫是領航食尚(北京)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的餐飲品牌,曾2016年獲得A輪融資,品牌涵蓋咖啡、西餐、輕食等多品類。目前該公司因登記的場所或經營場所無法取得聯系被列入經營異常的名單。

“錢”途叵測 咖啡店陷盈利難題

近幾年中國傳統咖啡品牌頻頻倒閉,房租成本、運營管理、競爭壓力已是被壓垮的重要原因。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咖啡庫雙井店地段的房租大約200-300萬/年。在業內看來,咖啡庫閉店暴露的是公司資金和運營壓力,咖啡庫的門店較少,線下門店客流受限,高租金、高成本不足以支撐門店正常運營。如今消費者對於咖啡的選擇性比較多,並且大量咖啡品牌也開始加重餐比,支持線上下單,這一點大大擠壓了傳統咖啡門店。前不久,雕刻時光五道口店宣告因房租壓力正式關店,這家經營了20多年的門店最後敗給了房租。

不可否定的是,傳統咖啡品牌正在遭受激烈的市場競爭和多變的市場等挑戰。根據《咖門》與《美團點評研究院》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咖啡館閉店率高達13.5%,只有40.37%的咖啡館顯示盈利,16.38%的咖啡館處於虧本狀態。

上海啡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振東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國內咖啡市場呈現出的狀況是不斷有不同定位的品牌興起或進入這一市場,但同時也有很多品牌在黯然離場。從行業整體情況來看,瑞幸咖啡等以補貼見長的咖啡品牌掀起的價格戰其實已經造成了國內咖啡市場規模的縮水,“以星巴克為例,星巴克的凈利潤從十年前的前的35%左右下降到了現在的19%,咖啡目前就是量增價跌,所以整體市場雖然看起來是繁榮了,但實際上市場增量和產品價格下降互相對沖後,市場總體規模在去年是下降的,在這種情況下一些生存能力不夠強的品牌就只能面臨著被淘汰的局面”。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為應對市場競爭對個體門店造成的沖擊,一些單體咖啡店不得不嘗試通過發展咖啡以外的業務保持門店的營收和盈利能力。位於東直門的精品咖啡門店CC咖啡聯合創人告訴北京商報記者,CC咖啡目前定位在高於普通咖啡品牌的精品咖啡,但確實面臨著來自各種咖啡品牌發起的沖擊,CC咖啡目前就在通過加入餐品的方式增加門店產品及功能,讓門店的盈利能力更強,另外,CC咖啡還在嘗試做線下活動,“我們可以在門店的非高峰時段外包場地,這也將會成為未來門店的一塊收入來源”。

內憂外患 市場洗牌剛開始

咖啡陪你、咖啡庫、雕刻時光等為代表的傳統咖啡品牌承受的壓力與日俱增,這份壓力其實與目前咖啡市場中活躍的頭部品牌不無關系。

王振東表示,咖啡市場與餐飲市場不同,咖啡市場是產業集中度非常高的業態,也就是說頭部品牌佔據了整個咖啡市場的大部分市場份額,這一特徵與目前國內餐飲行業有非常明顯的差異。產業集中度高從某種意義上而言就是會加大一些小品牌的生存難度。因為這些頭部品牌吸收了大量的產業鏈、資本、門店位置等資源,留給小品牌發揮的空間有限。

另外,一位不願具名的咖啡市場從業者表示,以星巴克為例,星巴克進入中國20年的時間內都沒有開展外賣業務,但星巴克去年一發出將要開展線上外賣業務的信號時就立即吸引來國內最大的兩家外賣平台的爭搶。最終也是阿里巴巴拿出整個集團資源與之合作才爭取到星巴克,並且在配送、線上折扣、推廣營銷方面給了星巴克非常大的支持,付出了很高的成本。這就說明了大品牌在資源方面的優勢十分明顯,一些小品牌上線外賣就不可能獲得這些紅利,反而要給平台支付越來越高的傭金。

在上述咖啡市場從業者看來,目前國內咖啡市場一邊是繁榮一邊是凋敝的分化情況仍將持續,因為行業洗牌才剛剛開始。“能夠存貨的品牌一定是具備很強生存能力的門店和品牌,他們不一定要規模大,但是要具備自身的有事和不可替代性,要不就是產品足夠獨特且吸引人,要不就是在門店環境或者營銷方式上能夠迎合一部分消費群體的特定需求,這樣的品牌才有可能在咖啡市場的洗牌中存活下來,同時也需提示消費者,不要輕易辦理咖啡門店的大額儲值卡,以免出現門店關閉,維權難得情況”。

北京商報記者 郭詩卉 郭繽璐/文並攝 於桂桂/製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