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兩起事件引起了巨大的社會反響,一是奔馳4s店女車主維權,維權艱難以至於坐在汽車引擎蓋上哭訴,才引起重視,維權才有人搭理。二是們借維權式營銷浮出水面,為人不齒但屢試不爽,成為創收手段和斂財絕技。

  奔馳女車主維權靠哭訴,為什麼卻能把維權做成生意?同樣是維權,為什麼差別這么大?這背後到底反映了什麼問題?法律與監管,該如何保護普通百姓和處於弱勢地位的消費者?為杜絕這種令人寒心的現象,我們的監管和法律該做出怎麼樣的改進與完善?

  一位奔馳女車主花了66萬元買了一輛奔馳車,結果汽車還沒有開出4S店,就發現發動機漏油。而經過了15天的時間,4s店給出最終的答覆是按照國家三包政策免費更換發動機。這位女車主十分不滿,求助無門之後,在4S店哭訴維權。

  「你跟我講法律,我跟你耍流氓;你跟我耍流氓,我跟你講法律」。說理維權行不通,涉事4S店硬是把高知逼成了她自己口中的「潑婦」。這一「維權難」個案,迅速擊中了很多有同樣經歷或感受的圍觀者,並在眾人共情之心的加持中,迅速向公共事件演變。「店大欺客」和「三包規定滯後」成為公共輿論場上的評論者主要抨擊的對象。

  新華網評論,「按鬧分配」不應是社會常態,忠厚實誠也不應被欺負,涉事店不僅砸了自己的牌子,還「漏」了自己的良心;人民日報評論,涉事店的傲慢與推諉,不僅砸企業招牌,也是砸城市品牌;光明網評論,監管和法律有必要拿出更多針對性的舉措,消除消費者的維權「黑洞」。光明時評表示,汽車作為大宗消費,涉及金額大,消費者所遭遇的資訊壁壘也相對較高,在這個領域,監管和法律有必要拿出更多針對性的舉措,消除消費者的維權「黑洞」,讓4s店可以「明白道理」,也讓更多消費者可以「講道理」。

  法律學者王琳評論,鑒於該事件中還存在疑似消費者被強迫繳納所謂「金融服務費」的問題,更應跳出「三包」看「奔馳女車主維權」。也只有當消法真正成為替代「潑婦式維權」的法律利器,當各級消費者權益保護組織真正成為消費者的「娘家人」,當各地法務機關都敢於秉持公平公正原則對「店大欺(詐)客」的不良經營者適用懲罰式賠償,「哭訴式維權」才會淡出輿論的視野。

  維權成本過高的情形在生活中並不少見,消費者權益受到侵害時,常常要面臨與商家的拉鋸式談判和訴訟,理性維權還常常「受欺負」,最終要麼不了了之,要麼只能靠「按鬧分配」來維權。要是能好好說話,誰又願意臉面盡失,把一個文化人生生變成「潑婦」呢?維權,不該這么難!

  汽車行業存在的亂象由來已久,有些4S店早已不再信奉顧客至上,反而用盡坑蒙拐騙的方式消耗公眾信任和品牌公信力。正如新華網評論所說,樹立品牌千日功,自損形象旦夕間。奉勸商家,漠視消費者,最終傷的是自己。

  奔馳女車主維權靠哭訴,為什麼卻能把維權做成生意?我們再來看。根據媒體報道,近年來,越來越多的自媒體和企業收到來自的律師函,被告知涉嫌圖片侵權,而且要價不菲,數額最高可達數萬元。據裁判文書收錄網站Openlaw的數據顯示,與「」關鍵詞有關的法律訴訟,2018年全年共有2968起,2017年更是達到了5676起,也就是說,這兩年平均每天就有15.6起官司要打。

  啟信寶數據顯示,自2013年以來,及其子公司涉及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或網路傳播權糾紛的訴訟,達1萬多起,案件共涉賠償約624萬元。而這些案件涉及主體主要是子公司華蓋創意(北京)圖像技術有限公司和漢華易美(天津)圖像技術有限公司。有網友指責的這些維權案件為「碰瓷」式維權官司。不過,這些官司卻是被法院支持的。

  這種碰瓷式維權、勒索式維權的事件屢見不鮮,動輒巨額索賠或要求籤訂包年契約,搞得媒體、自媒體戰戰兢兢,不敢配圖。復旦大學法學院段厚省教授表示,類似這樣的集中訴訟行為,可能存在「濫用訴權、提起騷擾型訴訟的嫌疑」。

  邱琳律師認為,如果圖庫網站本身沒有著作權,卻冒充著作權人的身份向使用者發出律師函,要求使用者賠償損失的行為。屬於以非法佔有為目的,虛構事實、隱瞞真相,騙取使用者向其支付版權費和損害賠償,涉嫌詐騙。使用者有權依法向公安機關進行檢舉,震懾此類不法行為,維護版權市場的健康發展。

  從上面兩種維權的過程來看,真是天壤之別,差別不是一般的大。那麼,到底應該如何化解這種尷尬?如何讓普通人有尊嚴,如何讓奔馳和這樣的廠商不能鑽法律的空子?如何讓這些廠商不能打著維權、法律的旗號而傷害社會的底線?我們的監管和法律需要進一步修改與完善,保護普通百姓和消費者,不能讓個別不良商家借維權之名大肆斂財、欺負弱者。但願以後不再有坐在引擎蓋上哭訴的車主,但願不再有在們面前不小心「觸犯天條」被它像小雞一樣一把抓住,拎到法官目前瑟瑟發抖的媒體、企業與自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