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游新聞·重慶晚報慢新聞記者 朱婷/文 李化/圖

山城春日,黃葛樹的落葉,讓街道鋪上了一層秋日的金黃。四川美術學院90後女生譚晚星和李夢夢把這份金黃搬到了藝術個展上,只為一場獨具個性的表達。據悉,譚晚星的藝術個展正在黃桷坪已經廢棄的凍庫招待所舉行,展覽將持續到4月28日。如果你有空,不妨去踩踩落葉看看畫。

她們把黃葛樹落葉搬進展廳 只為講述關於廢墟與新生的故事 社會 第1张

▲譚晚星(左)和李夢夢

她們把黃葛樹落葉搬進展廳 只為講述關於廢墟與新生的故事 社會 第2张

▲展區過道,鋪滿落葉,踩上去像走在秋天裡。

兩個精緻女孩街邊“撿樹葉”

4月13日,九龍坡區黃桷坪,一場小型藝術個展在廢棄的凍庫招待所悄然拉開序幕。舊式建築里,不同展區的26件作品都傳達着一種情緒——廢墟感。為了讓受眾更能體悟到這種感覺,來自四川美術學院的青年藝術家譚晚星和策展人李夢夢在作品之外,還添置一些特殊素材。

展覽前一周,樓下的喜馬拉雅書店老闆劉景活每天都能看到這兩個姑娘忙進忙出,有時提個半人高的藍色垃圾桶,有時扛個黑色大塑料袋。等他來到展覽區域,一下傻了眼:內陽台30多米的過道上,黃澄澄一片,鋪滿了黃葛樹的落葉,腳踩上去,彷彿走進了秋日童話。這也正是作品之外,譚晚星和李夢夢想要表達的廢墟感。

要鋪滿過道,黃葛樹落葉的用量,半人高的藍色垃圾桶至少得裝4次,而且,為了保持剛剛落下葉子的狀態和色澤,落葉得兩天一換。於是,最近一段時間,周邊居民就時常能看到這樣一幅景象:兩個打扮精緻的女孩拿着掃帚、提着垃圾桶,看到黃葛樹飄下落葉,就立馬上前把葉子掃到一起,然後蹲下身子,一邊挑選一邊把葉子往垃圾桶里捧。

她們把黃葛樹落葉搬進展廳 只為講述關於廢墟與新生的故事 社會 第3张

▲把落葉掃到一起

她們把黃葛樹落葉搬進展廳 只為講述關於廢墟與新生的故事 社會 第4张

▲撿拾落葉。受訪者供圖

辦個展,背後努力遠不止這些

“很早就要起床,要在清潔阿姨來之前行動,我們把這個行動稱為‘撿垃圾’,我認為這也是一種行為藝術。”說這話的李夢夢來自河南,在川美讀理論藝術專業,目前研二。她用理論來解釋和譚晚星“撿垃圾”的用途:把物象消失過程中的縮影呈現給觀眾。

當然,要辦個展,背後的努力遠不止這些。

李夢夢和譚晚星是很好的朋友。得知譚晚星要辦個展,早在幾個月前,李夢夢就寫了策劃書,不斷推翻重來的改動,讓這個熱衷於理論的女孩都有些抓狂。策劃書確定後,付諸行動更磨人。一個多月前,劉景活就發現,兩個女孩來他店裡的頻率明顯增多,直到最後“攤牌”,他才恍然大悟:原來兩個女孩是看中了他的書店和樓上廢棄的招待所,要把個展定在這里。

4月15日上午,上游新聞·重慶晚報慢新聞記者來到位於黃桷坪的喜瑪拉雅書店,從靜謐的書店左側走出,上幾步石頭梯坎,再穿過滿是小黃花開放的院壩,就來到了譚晚星藝術個展的現場。

除了鋪滿黃葛樹落葉的過道,還有更多藝術創意闖入眼簾:實木櫃子做隔斷、撿來的廢棄窗框、廁所便池裡長出的綠植……有廢墟感,也有新生。

她們把黃葛樹落葉搬進展廳 只為講述關於廢墟與新生的故事 社會 第5张

▲認真挑選黃葛樹落葉

她們把黃葛樹落葉搬進展廳 只為講述關於廢墟與新生的故事 社會 第6张

▲譚晚星介紹,過道的落葉和作品《雌》都有一種廢墟感。

繪畫風格源於“風化的石刻線條”

此次展出的24幅繪畫作品、1件影像作品、1件裝置作品,集中呈現的廢墟感,與陳舊的凍庫招待所氛圍相同,這也是譚晚星和李夢夢把個展定在這里的原因。

對譚晚星而言,把個展開在離喜馬拉雅書店很近的地方,還有一個意義。“大一寫生的時候,劉景活是我藝術創作的啟蒙老師,他鼓勵我創作要有自己的風格,所以才把這次階段性回顧的個展選在這里,也方便邀請劉老師來看展指導。”她還說,這次個展是她本科至研究生階段創作的整體呈現,也是對自己的一個交代。

譚晚星來自大足,原名譚琬薪,今年25歲,是川美油畫系研三學生,因為喜歡畫畫而走上這條道路。她說,在她身上,還承載着外公和母親的繪畫理想。

上游新聞·重慶晚報慢新聞記者注意到,此次展出的繪畫作品,多是色粉筆畫,色彩絢麗且富於變化,比如作品《枯源》、《心紋》等,雖然創作內容不同,但每幅畫作線條感強。

她說,自己的繪畫風格來源於“風化的石刻線條”,大一寫生,看到安岳石刻千佛寨,被岩寨受風化的形象所觸動,線條創作便延續至今。“我的作品都在捕捉廢墟的影子,千絲萬縷的線條有一種時間流逝之感,代表着沉積的歲月。”

她們把黃葛樹落葉搬進展廳 只為講述關於廢墟與新生的故事 社會 第7张

▲譚晚星、李夢夢和劉景活交流藝術創作

每束枯萎的花,都有一個故事

在《余香計劃》系列繪畫作品裡,譚晚星均選擇花卉來傳達藝術觀念,每一幅作品裡枯萎花束的原型,都來自朋友的贈予。創作之前,她還會收集朋友們關於花束背後的故事。她說,這些故事裡,有女性對於愛情、親情、友情的經歷和體悟,她要通過藝術加工,賦予每一束枯花永恆的意義。

作為策展人,李夢夢要做的,就是進一步將系列作品細分歸置。上游新聞·重慶晚報慢新聞記者注意到,該系列繪畫,尺幅大一些的作品,統一陳列在房間左側,畫框統一為米白色;尺幅小的則在右側,畫框是廢舊窗戶框改造。“又從某種程度增強了廢墟感的藝術表達。”李夢夢說。

作品《馨香永在》,是源自譚晚星朋友的親情故事。朋友在母親節送花給母親,不久後,母親就因病離世,只留下漸漸枯萎的花束。

表達閨蜜十年友情的,是一幅名為《十年》的作品,作品裡,譚晚星用了更多線條來體現糾纏。因為十年友情,經歷過爭吵、矛盾,友情在漸漸枯萎後又會走向另一階段的新生。

劉景活介紹,《余香計劃》里的另外一幅作品——《余香NO.20-那些哭過笑過的花瓣》,被許多藝術家點贊,長短不一、大小不一的線條可以說是千絲萬縷,彷彿作者有千言萬語般的糾結,“我認為,這是她從習作走向作品的代表。”

她們把黃葛樹落葉搬進展廳 只為講述關於廢墟與新生的故事 社會 第8张

▲譚晚星介紹《余香計劃》系列繪畫作品

她們把黃葛樹落葉搬進展廳 只為講述關於廢墟與新生的故事 社會 第9张

▲《余香計劃》大尺幅畫作,右為備受好評的《余香NO.20-那些哭過笑過的花瓣》。

她們把黃葛樹落葉搬進展廳 只為講述關於廢墟與新生的故事 社會 第10张

▲《余香計劃》畫作《俯拾即是》

責編 龍春暉 審校 黃艷春 總值班 官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