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銀豐,一家很有存在感的公司。

4 月 17 日晚間,鄭商所公告,湖北銀豐倉儲物流有限責任公司位於湖北省武漢市東 西湖區朝陽路 102 號的 E 庫房於 2019 年 4 月 17 日發生火災,涉及棉花期貨標准倉單 87 張,約 3480 噸。

又是湖北銀豐!一把火燒沒近百張棉花倉單 財經 第1张

不過,影響相對有限。截至 4 月 17 日,全市場共有棉花期貨倉單 18197 張,約合棉花 727880 噸。

鄭商所表示,目前正督促交割倉庫和保險公司妥善做好相應的後續處置工作。同時,暫停湖北銀豐倉儲物流有限責任公司棉花期貨入庫業務。

銀豐棉花,是一家新三板掛牌公司,内地棉花收購、加工龍頭之一,亦是内地棉花期貨交割倉庫之一,2018 年上半年該公司收入曾位居新三板農業公司首位。

但是,2016 年以來,該公司卻是事故頻發。

2016 年 6 月,銀豐棉花期貨業務出現重大損失,至同年 5 月底,其棉花期貨業務虧損總額達到 6.66 億元人民幣。

據 21 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彼時調查,截至 2015 年底,銀豐棉花期貨保證金為 1.55 億元,這部分資金所能覆蓋的期貨頭寸遠遠超出了公司 2015 年的存貨金額。投機交易,或許才是公司巨虧的主要原因。

一年後,銀豐棉花再次曝出交易部經理王某,利用職務便利,用自己實際控制的多個期貨交易賬戶進行對敲交易的消息。

以 2016 年為例,同年 2 月 18 日至 3 月 17 日連續 20 個交易日內,該交易部經理與銀豐棉花及其子公司共 11 個賬戶,相互間進行合約代碼為 CF607 的期貨交易量為 420 手,同期鄭州商品交易所進行相同合約代碼的期貨交易量為 1624 手。被告人王某操縱的該合約代碼的期貨交易量佔比 25.86%。

期間,公司高層亦是變動頻繁,先是原董事長蔡亞軍被控股股東罷免,後是接任者楊傑舊年 5 月辭職,由鍾春明擔任董事長。

更有意思的是,銀豐棉花這家公司在股權投資、場外衍生品等金融領域均有涉獵。

比如早在 2017 年 8 月時,公司便已着手開展棉花場外期權套保業務。

再如,天風證券 2015 年 6 月增資時,銀豐棉花也有參與,並持有天風證券 2000 萬股。後來天風證券 IPO 過會,銀豐棉花該筆投資收益頗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