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廣東省司法廳網站公開徵求社會各界對《廣東省學校安全條例》(草案)的意見。該草案中明確了中小學教師的管教權,提出:

“中小學教師對學生上課期間不專心聽課、不能完成作業或者作業不符合要求、不遵守上課紀律等行為可以採取一定的教育懲罰措施”。

該草案向社會公布之後,引起了人們的廣泛關注。三水三心一直對教師的懲戒權(管教權)非常關注,先後寫過多篇文章談論自己的看法,有些文章,也引發了讀者的強烈興趣,比如:人民網:《將戒尺還給老師》;教師:我不敢接!《人民日報》“把懲戒權還給老師,但建立懲戒體系才是當務之急

一,此草案出台的背景——教師不敢管之風,日益蔓延

近些年來,由於學生的嬌生慣養,家長的過度維權,媒體的片面之詞,以及所謂教育專家的推波助瀾,教師不敢管之風,日益盛行——管教的過程中,可能引發各種意外事件,教師輕則名聲掃地,中則飯碗不保,重則身陷囹圄,於是,乾脆不管。不少教師的口頭禪就是,我們管不了,將來社會有人管!

更多的教師則處於一種良知與現實的煎熬之中——管,可能惹火燒身;不管,良心不安。

這種風氣一直蔓延的話,教育必將處於危險境地——將學生當祖先供着的後果,就是對規則的漠視!

所以,在這個背景下,廣東省用“立法”的方式,明確教師的管教權,有一定的現實緊迫意義!

廣東立法賦予教師管教權,幾個不容忽視的問題亟待注意 新聞 第1张

二,此草案的核心內容——賦予教師(學校)一定的管教權

這個草案中,核心內容,就是要賦予教師一定的管教權。具體來說,概括起來主要有三點:

一是學生有違反學校安全管理制度的行為,學校應當給予紀律處分。非義務教育階段的學校根據學生違紀的情節、後果和影響,可以給予直至開除學籍的處分。

二是對有不良行為的違紀中小學生,由監護人陪同在學校寫檢討書,並由監護人簽字。有不良行為且屢教不改的學生或者違法但免予處罰的學生,由其監護人陪同在學校進行專門法治教育。

三是對有嚴重不良行為的未成年學生,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和學校應當相互配合,採取措施嚴加管教,也可以依法送往專門學校進行法治教育。對於情節嚴重的欺凌學生,公安機關應予訓誡。

在這里,核心的問題,其實在於實踐操作過程中,由於學生具有獨特性,同樣的處理方式,可能對不同性格不同家庭背景的孩子,產生不同的影響和作用。舉個栗子說,學生因不良行為違紀,監護人陪同在學校寫檢討,有的監護人會非常支持,學生也能認識到錯誤,以積極的心態去面對——錯而能改,善莫大焉嘛。

但如果出現家長不配合,該怎麼辦?

家長找學校吵鬧,該怎麼辦?

學生認為上了面子、自尊心,跳樓了,學校和老師是否需要承擔責任?

這些問題,如果沒有明確,你給了管教權,老師還是不敢用!

廣東立法賦予教師管教權,幾個不容忽視的問題亟待注意 新聞 第2张

三,此草案很難具有操作性——關於該草案的幾個建議

在指定任何一個方案之前,把問題考慮得充分一些,可能對我們後期的執行,有更多的好處。所以,作為一線教育工作者,三水三心有一些不成熟的建議:

第一,要明確制定主體

我一直想不明白,“賦予教師管教權”,主語是誰?是司法廳還是什麼?誰有權力把管教權賦予教師?這個問題,如果么有明確,就是名不正言不順!

個人以為,從法理上來說,這個制定的主體,起碼應該是各級的人大,而不是某個部門!

廣東立法賦予教師管教權,幾個不容忽視的問題亟待注意 新聞 第3张

第二,要完善制定程序

目前,這個草案處於徵求社會意見的階段,事實上,從制定程序來說,個人以為,應當是先進性調查問卷,徵求家長、學校教師以及社會各界人士包括法律界人士的意見之後,再來制定草案,再結合社會意見,進行修改,之後由地方人大進行審議、頒布、實施。

第三,要制定完善的細則

目前,這個草案,還是處於一種框架性的內容,從地方法令的角度,也只能如此,但一定要有明確的實施細則——這個細則,要按照做了什麼,該怎麼處理,如何來處理三個層面來制定完善。

事實上,這種細則,是對教師的保護,避免教師因為管教而名譽掃地;還是對學生的保護,避免教師過度使用管教權,損害學生的正當權益。

第四,要明確學生及家長的申訴權

可以藉助於我國司法上的兩審終審制,要給學生及其家長一定的申訴權,比如,學生或家長對教師的管教有爭議,有權提出申訴。具體來說,管教的程序應該是:

學生違紀,教師或學校相關部門擬定管教意見,送達學生及家長;學生及家長在規定的時間內由全體起申訴;教師或學校對次進行審議之後,再實施管教。

但這樣一來,有利有弊:好處是可以避免教師因為情緒失控而猜錯隨意性的管教措施——巨大多數體罰其實是都是教師情緒失控造成的;但壞處就是,教育最講究機會,孔子所謂的“憤悱之機”——很多時候,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啊!

廣東立法賦予教師管教權,幾個不容忽視的問題亟待注意 新聞 第4张

第五,要敢於頂住各種壓力

既然通過一定的程序,賦予了教師和學校管教權,那麼,只要教師或者學校,是根據實施細則和程序採取的管教行為,不論出現什麼後果,教師和學校都不應當承擔任何責任!

即使是面對極個別家長的‘校鬧’行為,也能夠頂住,依法依歸保護學校及教師的合法權益,否則,一旦出了什麼事情,就將教師和學校推向前台,這個草案,就必將成為永遠的‘草案’,胎死腹中或者成為和尚的梳子!

總之,用所謂立法的方式,來保證教師的管教權,有一定的積極意義,但必須還要有配套的實施細則,以及各地要依法依歸保護教師和學生的合法權益,才能讓良好的初衷,起到良好的效果。

廣東立法賦予教師管教權,幾個不容忽視的問題亟待注意 新聞 第5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