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思電子業績斷崖瀕臨虧損,管理團隊出現分歧,政府補貼成“救命稻草” 財經 第1张

雖然神思電子(300479.SZ)高調宣布將發力人工智能領域,但剛剛披露的年報,還是暴露出公司主營業務受市場環境、內部管控等問題陷入了尷尬境地,若無政府補貼維持,公司將接近虧損邊緣。

記者 | 吳婧

本月12日,神思電子發佈2018年年報,顯示舊年實現營業收入4.05億元,同比增長14%,但凈利潤只有1032.77萬元,同比下降39.76%。更值得關注的是,公司扣非凈利潤同比下降95.58%,僅錄得58.17萬元,接近虧損邊緣。

01

合資方分歧影響銀醫自助業務

據了解,神思電子總部位於濟南高新區,是一家以生產二代身份證閱讀機為主業的民營科技企業,公司2015年6月在創業板上市,客戶主要集中在金融、公安、通信、社保、醫療系統,與工商銀行、内地銀行等合作緊密。

分析年報可以發現,2018年,神思電子主營業務毛利率出現明顯下滑,占公司主營業務收入35.7%的身份證閱讀機具業務,毛利率僅為17.24%,同比下降4.85%,第二大業務“銀醫自助”毛利率則下滑7.52%,降至38.23%。

同時,神思電子銀醫自助業務的營業收入也出現明顯下降,共錄得8809.01萬元,同比下降17.70%,對此年報中表示“雖然銀醫自助業務降幅較小,但由於前期基數較大,還是對公司年度收入、利潤造成較大的負面影響”。

據了解,神思電子2016年6月與溫州旭輝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出資5000萬元,設立了神思旭輝醫療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簡稱神思旭輝),開始探索銀醫自助、診間支付業務及居家護理業務,現公司產品主要有醫院電子簽名認證終端、診間支付終端、銀醫自助服務終端等。

值得注意的是,神思電子表示,由於銀醫自助設備的採購方是各地醫院的開戶銀行,行業景氣影響了銀醫自助系統的採購,但是,公司銀醫自助業務大幅下滑主要原因,卻是管理團隊一度出現分歧所造成的。

對此神思電子解釋稱,銀醫自助業務由神思旭輝運營,由於經營意見分歧,合資方總經理舊年二、三季度期間未正常履行職責,並多有與其職務不符言行,影響了合資公司的運營,直到10月初暫停其職權、由副總經理接任後,神思旭輝才恢復正常運營狀態。

除銀醫自助業務遭遇挫折外,神思電子在移動展業領域的探索也並不順利。目前公司該業務主要產品有移動終端套裝+移動展業管理平台,主要面向銀行、保險、證券等金融機構客戶。

報告期內,神思電子移動展業實現營業收入1431.05萬元,同比下降37.12%。公司表示,主要原因是由於受經濟形勢下行壓力影響,部分銀行調整或縮減信息化建設投入,已中標入圍的項目採購延遲或大幅度減少採購數量。

02

人工智能業務未達預期

山東財經報道注意到,在主要業務均出現大幅下滑的背景下,政府補貼成為神思電子的“救命稻草”。

據年報披露,神思電子舊年共拿到政府補貼1238.12萬元,與2017年相比多了近800萬元,其中最大的一筆,是濟南市高新財政局撥付的390萬元“政府撥款龍頭企業發展資金”。若沒有政府補貼,公司將步入虧損邊緣。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年報發佈前兩個月,神思電子元老之一,在身份證閱讀技術方面資歷頗深的關華建宣布辭去上市公司董事長職務,取而代之的是比他小30歲的北大博士,曾供職IBM大中華區的井焜。

公開信息顯示,今年37歲的井焜曾擔任IBM大中華區北方區人力資源總監,2015年底加入神思電子擔任副總經理,2016年11月,神思電子與IBM達成合作,宣布共同開發服務機械人在醫療、金融等領域的應用。

雖然過去兩年神思電子在人工智能領域表現出極強的發展慾望,但年報披露,舊年公司人工智能業務收入只有2489.52萬元,占公司營業收入比重6.17%。不過這並未影響上市公司轉型人工智能領域的決心。

對於2019年重點工作,神思電子在年報中稱。公司將聚焦人工智能雲服務解決方案優化與市場推廣、務必驅動人工智能業務形成規模,繼續保持身份認證行業前列地位,增植行業深耕產業厚度與規模,努力使營業收入與利潤都有較大幅度的提高。

記者 | 吳婧

編輯 | 戴岳

版權 | 山東財經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