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閉企業的廢棄「共享單車」,誰來清理?誰來買單? 新聞 第1张

共享單車在給市民帶來方便的同時,也給城市管理帶來了不少麻煩。個別企業在北京發布共享單車“禁投令”之後,仍然違規投放。針對上述現象,13日,北京市交通委發布消息,北京將開展為期一個月的專項整治活動,全面清理無序、違投、廢棄“共享單車”。本次專項整治方案將重點清理未報備違規投放車輛,逾期不整改執法部門將對企業進行處罰。(5月14日《北京青年報》)

共享單車在方便市民“最後一公里”出行的同時,所形成的廢棄車輛給城市帶來了新的煩惱——長期佔用道路、公共場地、綠道等公共空間,影響市容環境和市民出行,亟待清理。統計顯示廣州廢棄共享單車多達30萬輛,廣州為此進行了全面清理。而北京廢棄共享單車數量恐怕比廣州更多,所以,北京此次全面清理是治理共享單車亂象的重要一步,值得肯定和期待。

廢棄共享單車的形成,一方面是因為部分企業前期無序投放以及“禁投令”之後違規投放所致。另一方面是因為前期投放的共享單車已經壽命到期,以及部分共享單車損壞,運營企業沒有及時修理、清理所致。按照有關政策規定,運營企業應該及時清理廢棄單車,但如今卻變成需要政府部門開展專項整治活動、部署全面清理的局面,可見,部分運營企業履行主責不力。

北京此次按照“市級統籌、屬地監管、企業主責”的原則開展專項治理行動,分工很明確,接下來就看屬地如何監管,企業如何履責。但有個問題需要明確,即目前正常運營的企業自己承擔主要清理責任,而已倒閉的運營企業,其廢棄共享單車誰來清理?如果只能由政府部門負責清理這部分共享單車,誰又該為這種清理成本買單呢?只有明確這個問題,清理才能更徹底。

倒閉企業的廢棄「共享單車」,誰來清理?誰來買單? 新聞 第2张

根據《物權法》規定,“物權的取得和行使合法性和不得損害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權益”。也就是說清理廢棄共享單車所產生的成本不該由財政或通過行政執法來負擔,企業必須承擔這個成本。但已經倒閉的運營企業沒有辦法承擔這個成本。對此,筆者建議是,一方面組織志願者清理以減少成本。另一方面,將清理回來的廢棄車輛處理之後的費用,用來支付清理成本。

更重要的是,如何防止大量廢棄共享單車再次出現?據市級監管平台監測統計,目前活躍車輛佔比較低,以今年4月為例,月平均活躍度不足50%。這意味着供給遠大於需求,供給嚴重過剩。這也印證了之前出台“禁投令”是正確選擇,同時說明有必要進一步控制共享單車總量上限,嚴格落實“禁投令”,以防止形成新的共享單車“墳場”,避免再次出現被迫全面清理。

除了從總量預防外,還需強化運營企業主體責任,使其做到及時維護和清理。如果之前運營企業落實了主體責任,今天不會是這個局面。因此,既需要屬地管理部門嚴格落實監管責任,督促、倒逼運營企業及時清理廢棄共享單車,更需要運營企業在維護和清理環節投入更多人力物力。據說成都把每月15日定為共享單車定期清理日,是好注意,但運營企業最好及時清理。

屬地監管者只有做到及時監管,運營企業做到及時清理,廢棄共享單車不可能侵佔公共空間。因此,不妨就清理廢棄共享單車制定專門監管辦法,譬如:廢棄三天的共享單車未被及時清理的,屬地監管者應立即提醒運營企業;廢棄一周未清理的,應當公開警告運營企業;廢棄一個月未清理的,應開出罰單。監管者可充分利用技術手段發現廢棄共享單車,提高監管效率。

總之,廢棄共享單車需要全面清理,但絕不能依賴全面清理,因為全面清理的行政成本更多,而且比較滯後,不利於維護公共空間。

倒閉企業的廢棄「共享單車」,誰來清理?誰來買單? 新聞 第3张

◎ 為正義“說話”,為公平“代言”,若喜歡本頭條號評論文章,請您訂閱並批評指正,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