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提示

股東抽逃出資的現象即使在認繳出資、不要求驗資的今天,仍然比較普遍。能夠將出資抽逃出來肯定是控股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否則其他股東也很難有機會做到。由於股東之間彼此相對信任,如果其他股東知道涉事股東抽逃出資,是否其就不應當承擔因抽逃出資而承擔的法律責任?或者就應免除其責任?本案例告訴我們答案。

其他股東知道涉事股東抽逃出資,該股東是否就不承擔的法律責任? 新聞 第1张

案例簡述

博世汽車成立於2004年6月1日,系有限責任公司。公司成立時股東為兩人,即方海濤、王春富,公司註冊資本共計100萬元,方海濤和王春富各出資50萬元,法定代表人為方海濤,王春富為總經理。深圳市亞太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出具的深亞會驗字(2004)485號《驗資報告》顯示博世汽車的註冊資本全部到位。2004年12月27日,博世汽車股權發生變化,王春富將其全部出資轉讓給了傅某。

2004年方海濤分四次以現金支票的形式從博世汽車的賬戶取走現金共計80萬元,取款名目是差旅費、備用金。另外,2004年9月28日博世汽車支出備用金20萬元,取款人為方某。上述款項共計100萬元,方海濤稱係為了推廣電動汽車的出差和推廣費用,但並沒有附上報賬核銷的財務單據,也沒有舉證證明公司決議支出這些費用,更沒有提供推廣合同等其他證據。

博世公司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稱1、方海濤向博世公司返還其抽逃的出資人民幣50萬元及利息人民幣274527.55元(按照中國人民銀行一年期同期貸款利率自2004年10月11日暫計至2013年11月1日,其後利息按照中國人民銀行一年期同期貸款利率計至實際支付之日);2、王春富向博世公司返還其抽逃的出資人民幣50萬元及利息人民幣274527.55元(按照中國人民銀行一年期同期貸款利率自2004年10月11日暫計至2013年11月1日,其後利息按照中國人民銀行一年期同期貸款利率計至實際支付之日);3、案件訴訟費由方海濤、王春富負擔。

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申字第1467號【再審申請人方海濤因與被申請人深圳市博世汽車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王春富追收抽逃出資糾紛一案】

本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三十五條規定:“公司成立後,股東不得抽逃出資。”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第十二條規定:“公司成立後,公司、股東或者公司債權人以相關股東的行為符合下列情形之一且損害公司權益為由,請求認定該股東抽逃出資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一)製作虛假財務會計報表虛增利潤進行分配;(二)通過虛假債權債務關系將其出資轉出;(三)利用關聯交易將出資轉出;(四)其他未經法定程序將出資抽回的行為。”第十四條第一款規定:“股東抽逃出資,公司或者其他股東請求其向公司返還出資本息、協助抽逃出資的其他股東、董事、高級管理人員或者實際控制人對此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根據上述規定,股東是否構成抽逃出資,系以股東是否損害了公司的財產權益為認定標准,而與其他股東對抽逃出資行為是否知曉無關。因此,無論王春富是否知曉或同意方海濤從博世公司賬戶中取出100萬元,只要方海濤不能證明取出的款項用於了博世公司的生產經營,即不影響方海濤構成抽逃出資的認定。而其他股東知曉並協助抽逃出資的,將產生承擔連帶責任的法律後果。本案一、二審判決以方海濤未能就取款用於博世公司舉出合理、充分的證據證明為由,認定方海濤的行為構成抽逃出資,並無不當。方海濤關於一、二審判決認定其構成抽逃出資錯誤的申請再審理由不能成立。

實務分析與公司治理建議

Ⅰ、涉事股東是否構成抽逃出資,其他股東即使知道或默許其抽逃出資,仍不能免除其承擔抽逃出資的責任。但是涉事股東如果想免除責任,需自證清白即負有舉證證明其“沒有抽逃出資而是合法提取資金用於公司經營”,否則應承擔舉證不力的責任,那就要承擔抽逃出資的責任進而返還出資本息的責任。

Ⅱ、涉事股東之所以能抽逃出資成功,原因就是有人鼎力相助,如公司的董事、經理、財務總監等公司高管,如果這些職務的公司管理人員助人了,則可能與涉事股東承擔連帶責任,所謂“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法條鏈接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2018)

第三十五條 公司成立後,股東不得抽逃出資。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

第十二條 公司成立後,公司、股東或者公司債權人以相關股東的行為符合下列情形之一且損害公司權益為由,請求認定該股東抽逃出資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一) 製作虛假財務會計報表虛增利潤進行分配;

(二) 通過虛構債權債務關系將其出資轉出;

(三) 利用關聯交易將出資轉出; 被11篇案例引用

(四) 其他未經法定程序將出資抽回的行為。

第十四條 股東抽逃出資,公司或者其他股東請求其向公司返還出資本息、協助抽逃出資的其他股東、董事、高級管理人員或者實際控制人對此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公司債權人請求抽逃出資的股東在抽逃出資本息範圍內對公司債務不能清償的部分承擔補充賠償責任、協助抽逃出資的其他股東、董事、高級管理人員或者實際控制人對此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抽逃出資的股東已經承擔上述責任,其他債權人提出相同請求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作者 張長河律師 交流方式 41217619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