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智能還款APP跑路了!

湖南衛視都市頻道報道了智能還款APP“養提還”跑路的信息,大批代理商血本無歸,警方已經介入調查。

近幾年,無卡支付APP、智能還款APP、境外POS等違規支付平台跑路、被查封的新聞隔三差五就會登陸官媒。

最轟動的當屬2018年,無卡支付“一哥”雲付被端,雲付團隊11人被捕,涉案金額高達179億元。

各家公司跑路的姿勢雖有不同,但用戶和代理踩雷的傷亡整齊劃一。

暴利、違規、貪婪、無知,金融詐騙鯨吞的人血饅頭,八字足釋。

1.太陽底下無新事

暴利,是一個恆久的主題。

馬克思一百多年前就高度濃縮的總結過這個問題。

無卡支付、智能還款、境外POS這些違規支付平台,為何會屢禁不止且層出不窮?

進入門檻低,利潤足夠誘人。

註冊一個公司,開發或者買一套軟件,對接幾個支付通道,架子就支起來了。

剩下的就是銷售和等待跑路時機。

這跟P2P和高炮網貸有點神似,P2P和高炮貸是買一套或多套APP及後台,然後再買一個黑名單數據庫,就可以起鍋做飯。

不同之處在於:

P2P和高炮貸主要通過購買網絡流量獲客,靠跑路和暴力催收賺錢;

違規支付靠層層代理獲客,靠代理費、捲款破路和盜刷賺錢。

2.套路拆解

無卡支付、智能還款、境外POS的騙錢套路主要就三種:

  • 代理費

  • 捲款跑路

  • 盜刷

    無卡支付和智能還款,發展到今天,多數都合二為一了。

    代理費拆解邏輯——

    這類APP,從一開始就沒打算髮展真正的支付用戶。

    其核心賺錢邏輯就是代理費用。

    第一,代理層級會非常多,代理費用也會非常高。

    頂級代理一般都需要大幾十萬甚至上百萬代理費,入門代理一般也需要數百上千元代理費。

    第二,上級代理髮展一個下級代理,代理費提佣比例非常高。

    舉個例子,比如一級代理費用50萬,二級代理代理費用30萬。

    一級代理髮展一個二級代理,代理費提佣60%。

    那麼,一級代理每發展一個二級代理,就可以賺18萬。

    第三,這種“高提佣”的傳銷模式,一定要配合高刷卡分潤。

    這種模式下,分潤比例一定要足夠高。

    動輒萬20、萬30的分潤。

    為什麼得把分潤訂到超出成本價?

    因為需要把餅畫的足夠足夠大,餅畫的不大怎麼招代理。

    捲款跑路邏輯拆解——

    很多智能還款APP,一開始可能沒有準備跑路,真的。

    但每一款智能還款APP,都都存在一個跑路的臨界點。

    這個點,要看實控人抵抗資金誘惑的具體值:

    1億、5億、10億、100億?

    不一而足!

    智能還款APP的業務流程:

  • 用戶下載註冊智能還款APP;
  • 綁自己的信用卡進去,卡號、有效期、姓名、CVV2安全碼、支付密碼、綁定手機號,全部給到平台;
  • 平台將持卡人的這些信息全部寫進數據庫;
  • 然後用戶可以在APP設置每天的刷卡時間,也可以選擇平台默認(智能)選擇;
  • 到了刷卡時間,平台就拿着用戶的這些信息,去刷合作的支付通道里的商戶;
  • 整個付款過程,不是不需要支付密碼!!!
  • 而是,平台記錄了你的密碼,並且在每次支付的時候,“代替你”輸入了支付密碼。
  • 然後根據平台結算時間,再把扣除手續費後的資金,還到綁定的信用卡里。
  • 周而復始,就這樣循環盜刷下去。

    這也是一些有良心的代理,在發現自己代理的平台跑路後,會在朋友圈通知被他拉入坑的朋友——盡快更換支付密碼、掛失止付的原因。

    當平台用戶越來越多,作為二清平台,其平台賬戶上面就會沉澱下越來越大的資金量。

    這些不受監管的錢,每時每刻,都在誘惑着平台控制人——

    兄弟,卷錢跑路吧!

    盜刷的邏輯——

    不管是智能還款還是境外POS,都不受央媽監管。

    不受監管的後果就是,你的卡片在他那裡走過一遭。

    就變成一張透明卡。

    卡面所有信息、卡片密碼都會被偷(明目)偷(張膽)保存下來。

    這些被偷偷保存下來的信息,

    可能被賣到黑市

    也可能平台自己轉手直接操作

    完成盜刷!

    3.貪婪的博弈,無知的學費

    代理費的套路,一代、二代上鉤的時候,多數心裡明鏡一樣。

    他們博弈的,無非是可以在平台跑路前,拉到更多的“下線”。

    他們更不會想着通過發展“刷卡用戶”賺取分潤。

    分潤來錢太慢了!

    他們習慣了和各種套路平台共啃人血饅頭。

    但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有時候,人頭分成還沒把代理費賺回來,平台就溜之大吉了。

    這時候,這些已深諳世事的頭部代理,就會組團報案、找媒體曝光等等。

    頭部代理和平台跑路時間賽跑,貪婪者和貪婪者的博弈,願賭服輸。

    真正可憐的,是最底層代理實實在在去開發的、使用平台APP的持卡人。

    需要使用智能還款軟件還款的,多數都是佔到了債務破產的邊緣——月度收入已經無法還清信用卡,甚至無法還清分期後的月度賬單。

    在5%留存額度可以還清100%欠款的廣告宣傳下。

    這群人像是抓到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美滋滋使用了一個月,甚是滿意!

    進而變成擁躉和推廣者,推廣身邊的朋友一起來使用“神器”。

    突然有一天,平台沒有再如期還款,卻如期扣了款。

    跑去找代理,代理告訴他——平台跑路了,自己也被騙了XX萬元。

    並且和他一起同仇敵愾,誓死要維權、報案到底。

    三個月後,代理微信他:兄弟,我代理了XX智還,這個100%靠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