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初明峰 劉磊最高院:典當行同意註銷相關抵押登記的,典當合同無效! 新聞 第1张裁判概述:

典當行業在我國實行特許經營,其經營行為主要受《典當管理辦法》規制,典當公司解除當物抵押登記之後出借款項的行為已超出其經營範圍,認定該行為屬於發放信用貸款。典當行發放信用貸款,即會擾亂國家金融管理秩序,影響到社會公共利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的規定認定典當公司發放信用貸款的行為無效。

筆者質疑:

本判決認定典當合同無效欠妥,本案當事人雙方合意解除抵押的目的是計劃通過抵押物另行爭取資金償還典當款項,且在合意解除抵押時約定如不能通過抵押物取得資金償還典當款,則10日內恢復典當抵押。可見整個過程中不存在任何影響社會公共利益的情形,法院如此認定的確牽強。

該認定與(2006)民二提字第10號公報案例直接沖突,公報案例後對於典當並無新的法律法規規定,該沖突不能合理解釋。

另:本文主案例作出5個月後,2017年9月1日最高院作出的(2017)最高法民再113號案件(本所律師代理)明確認定典當行直接通過《借款協議》發放貸款的行為有效。筆者認為本文主案例認定典當合同無效難以服眾。

案情摘要:

1、2013年10月14日,喻廣華與吉托典當公司簽訂《典當合同》:甲方將其名下房屋作為當物,抵押典當給吉托典當公司。當金數額350萬元。典當期限從2013年10月14日起至2014年4月13日止。該合同簽訂後,雙方就合同中約定的當物辦理了抵押登記。

2、2014年1月3日,雙方約定將上述房產解押後抵押給恆豐銀行重慶分行借款用以歸還典當公司的典當款,同時約定如融資不能恢復抵押。後雙方註銷了前述抵押登記。

3、合同到期後,逾期未還,吉托典當公司將喻廣華訴至法院要求其承擔還款責任。

爭議焦點:

《典當合同》是否有效及法律後果?

法院認為:

《典當管理辦法》明確規定典當行不得發放信用貸款,吉托典當公司作為經營典當業務的專門企業,在典當期內與債務人合意解除當物抵押且未實際更換新當物之行為,實為將典當業務變更為發放信用貸款,已違反前述規定,應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第四項之規定,認定合同無效。同時,吉托典當公司以典當為長期的、專門的營業活動,其與喻廣華、全興房地產公司之間訂立的合同不屬於"法人之間、其他組織之間以及它們相互之間為生產、經營需要訂立的民間借貸合同",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一條中應當認定民間借貸合同有效的適用前提。因此,本案《典當合同》在解除抵押後合同無效。

本案中,喻廣華與吉托典當公司於2014年1月7日申請解除了上述當物抵押,應視為雙方協議將典當合同關系變更為借款合同關系,該借款合同無效。喻廣華從吉托典當公司取得的350萬元信用借款,喻廣華依法應予返還。喻廣華與吉托典當公司對前述借款合同無效均具有過錯,喻廣華佔用吉托典當公司前述350萬元資金,給該公司造成資金佔用損失,應賠償吉托典當公司的資金損失。

案例索引:

(2017)最高法民申331號

相關法條:

《合同法》

第五十二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無效:

(一) 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訂立合同,損害國家利益;

(二) 惡意串通,損害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 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

(四) 損害社會公共利益;

(五) 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

第五十八條 合同無效或者被撤銷後,因該合同取得的財產,應當予以返還;不能返還或者沒有必要返還的,應當折價補償。有過錯的一方應當賠償對方因此所受到的損失,雙方都有過錯的,應當各自承擔相應的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

第十一條 法人之間、其他組織之間以及它們相互之間為生產、經營需要訂立的民間借貸合同,除存在合同法第五十二條、本規定第十四條規定的情形外,當事人主張民間借貸合同有效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典當管理辦法》

第三條 本辦法所稱典當,是指當戶將其動產、財產權利作為當物質押或者將其房地產作為當物抵押給典當行,交付一定比例費用,取得當金,並在約定期限內支付當金利息、償還當金、贖回當物的行為。

本辦法所稱典當行,是指依照本辦法設立的專門從事典當活動的企業法人,其組織形式與組織機構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的有關規定。

實務分析:

一旦典當合同被認定無效,合同中所約定的計息計費標准也隨之無效,僅能按同期銀行基準利率支持;且為保障典當合同所設的各項擔保措施(合同)也因主合同無效而無效,可謂損失巨大。

最高院對典當行發放信用借款是否有效,出現了截然不同的認定,說明法官存在較大的自由裁量空間,司法判決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這要求在典當業務過程中,典當行應嚴格按照管理規定進行業務操作,避免類似情形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