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3日晚,海南省委政法委發布消息稱:針對網絡上反映的"高院副院長的家族產業:資產超200億"等問題,政法委已牽頭成立聯合調查組開展調查。5月14日10時左右,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刊發消息稱,該院黨組召開會議,堅決擁護省委決定,支持配合調查組查清事實,回應社會關切。

上游新聞記者注意到,上述通報中雖然沒有直接點出涉事副院長的名字,但就行文內容而言,無疑就是近日來因被曝坐擁200億資產而備受關注的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張家慧。

4天前的5月11日,在上海市召開的一場公開舉報張家慧、劉遠生夫婦違法行為的媒體見面會上,舉報人李富華公布了其掌握的證據。上游新聞記者注意到,以權謀私,是舉報人對張家慧夫婦使用最頻繁的詞語。

面對舉報問題,張家慧夫婦的律師王萬瓊向上游新聞記者表示,正在搜集相關證據回應公眾質疑。

對於網傳張家慧已經被停職接受調查的消息,5月14日上午,海南省高院新聞發言人吳春萍向上游新聞記者表示,張家慧停職的消息不屬實。

海南高院女副院長被曝資產超200億,官方回應「正調查」 新聞 第1张

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張家慧。 人民網 資料圖

高院副院長打麻將被拍視頻“敲詐”案

據媒體公開報道,4月30日,在一起涉嫌敲詐勒索罪的刑事案件庭審中,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張家慧的幾段打麻將視頻,被當做證據在法庭播放。

視頻拍攝者、被告人易真武稱,張家慧很喜歡打麻將,而且都是200元起,一把牌往往是幾千元到上萬元的牌資。視頻拍攝時間是2016年上半年,地點是在張家慧二姐兒子辦婚禮所在的酒店包房。陪張家慧打麻將的,不僅有其朋友,還有其海南省高院的同事。

上游新聞記者了解到,易真武是張家慧丈夫劉遠生任總經理的海南迪納斯投資有限公司修建五星級酒店時的包工頭。2014年至2015年間,易真武承接了4萬多平方米、總價值2000多萬元的海南省屯昌縣華君大酒店土建工程。由於修建華君大酒店和結算工作長達4年,易真武耗光了全部家當,還欠下了外債。於是,易真武多次找到劉遠生協商,要求增加工程款。

此後,兩人於2017年11月簽訂了最終的結算協議。雙方協商確定勞務總價為2260萬元。2018年1月,迪納斯公司把結算協議約定的最後80萬元勞務費支付完畢。易真武始終認為劉遠生有些項目的錢不應該被砍下來,簽訂協議後他希望繼續找劉遠生協商,但他卻發現自己已被劉遠生拉入手機黑名單。

2018年4月,易真武把包括張家慧打麻將視頻在內的U盤郵寄到張家慧的辦公室,並附上了一封13頁的長信,希望張家慧能幫他。同年5月30日,劉遠生在轉給易真武50萬元後,當天便以“遭遇敲詐勒索”報案。6月14日,易真武被警方抓獲,之後以涉嫌敲詐勒索罪被檢方移送起訴。

上述案情曝光後,公眾在關注高院副院長被敲詐勒索的同時,易真武指控張家慧夫婦擁有200億資產的消息也迅速引爆輿論。劉遠生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易真武反映的情況並不屬實,並稱自己才是受害者。

高院副院長夫婦被指名下擁有36家公司

據海南省高院官網信息顯示,張家慧系法學博士,副研究員;曾任海南省洋浦經濟開發區中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民事審判庭副庭長、庭長,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監督庭副庭長(正處級),審判委員會委員、民事審判第一庭庭長,2012年7月正式任命為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

相關資料顯示,張家慧的丈夫劉遠生,同樣是法學博士、法官出身,曾歷任海南晉天元律師事務所律師、海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法律顧問、海南唯舍房地產公司董事長、海南明日香旅業有限公司總經理;第四屆海南省政協委員,第五、六屆海南省政協常委;第五、六屆民盟海南省委副主委;海南省監察廳特邀監察員。現任海南現代法律科學研究院院長、第七屆海南省政協常委、第七屆民盟海南省委副主委。

知情人透露,張家慧夫妻二人在海南的影響很大,張家慧本人也為劉遠生的生意提供了不少幫助。

實名舉報人李富華提供證據稱,張家慧夫妻共控股或實際經營公司達36家,其中包括3家境外公司。

李富華向上游新聞記者介紹,多年來,張家慧與其丈夫劉遠生一起,共同在張家慧的勢力範圍內及劉遠生老家附近的四川瀘州市編織了一個巨大的商業帝國。在夫妻二人編織的商業帝國中,為逃避組織審查,除少部分企業直接以劉遠生實名登記外,大多數企業特別是擁有100億元資產的海南明日香旅業有限公司系隱名持有實際控制,代持人均為張、劉的親屬。

海南高院女副院長被曝資產超200億,官方回應「正調查」 新聞 第2张

舉報人梳理的張家慧、劉遠生夫婦親屬代持其資產情況圖。 受訪者 供圖

據李富華梳理的資產脈絡圖顯示,劉遠生參與經營企業的合夥人及法定代表人,均系劉遠生或張家慧的親屬。

上游新聞記者查詢發現,海南明日香旅業有限公司、海南華君農業科技有限公司、海南華君惠民商貿有限公司、海南東坡國際旅遊文化投資有限公司、海南華君商貿有限公司、海南華君醫院投資服務有限公司、海口天賜物業管理有限公司、海南唯舍房地產有限公司等8家公司,註冊地址均為劉遠生開發建設的海口市丘海大道56號水雲天小區。

值得注意的是,劉遠生控股70%的雷士地產《借入公司資金明細表》中,除與劉遠生有關的明日香旅業、迪納斯公司、東坡國際旅遊、海南慧遠文化傳媒、洋浦鑫友實業、洋浦鑫祺工貿等公司,在2012年至2015年共計借給雷士地產近2億元外,還有一筆200萬元的借款,來自於張家慧本人。

近日,劉遠生在回應此事時表示:“個別確實是親屬,但他們都是獨立的市場主體,獨立依法享有權利、承擔義務。”

劉遠生的回應在李富華看來,只是一種逃避責任的說辭。

海南高院女副院長被曝資產超200億,官方回應「正調查」 新聞 第3张

舉報人在上海召開媒體見面會,舉報張家慧、劉遠生的違法行為。 受訪者 供圖

名下多家關聯公司涉及超過30起民事糾紛

5月11日,在上海媒體見面會上,李富華公開舉報張家慧、劉遠生的違法行為,而事情源於一樁裝修裝飾合同糾紛。

據民事判決書顯示,2012年6月,中國有色金屬工業第十四冶金建設公司(以下稱第十四冶金建設公司)與雷士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稱雷士公司)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商定由第十四冶金建設公司對雷士公司開發的小區項目進程承包施工。2014年5月,第十四冶金冶金建設公司將該小區工程中部分鋁合金型材門窗的製作安裝工程發包給了李富華所在玻璃公司。雙方簽訂相關合同後,玻璃公司立即組織人力、物力進場施工,並於2015年完工。

“經雙方結算,工程款共計7906503.82元,抵扣施工期間給付的工程款後,還應支付916114.82元。因多次催要無果,我們向法院提起了訴訟。”李富華說,在起訴過程中,他曾因窗戶維修問題被兩公司反訴,要求賠償150萬元的經濟損失。

法院審理後認為,在這起合同糾紛官司中雙方均存在過錯,2019年4月30日作出判決:第十四冶金建設公司在判決生效5日內支付玻璃公司工程款916108元及逾期付款利息。玻璃公司在判決生效後支付第十四冶金建設公司門窗修理費1416元,違約金24000元,合計25416元。

上游新聞記者查閱判決書發現,此案受理時間為2017年,判決時間為2019年4月30日,李富華於5月10日收到判決書。“一起簡單的合同糾紛,審理兩年未判決,如果說沒有張家慧的干預和影響,我肯定不相信。”李富華表示。

上游新聞記者注意到,涉案雷士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為牟某斌。

在李富華梳理的張家慧、劉遠生的商業關系圖中,牟某斌系張家慧夫婦弟媳的胞弟。除涉及李富華所在玻璃公司案件外,該公司還涉及包括商品房預售、不當得利、借款合同、民間借貸在內的31起民事糾紛案件。

此外,與張家慧夫婦有關的海南明日香旅業有限公司文昌分公司、海南唯舍房地產有限公司、海南慧遠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等,被稱之為張家慧夫婦商業帝國中的唯舍系、洋浦系、明日香系、迪納斯系的成員公司,近年來也是官司纏身。

海南高院女副院長被曝資產超200億,官方回應「正調查」 新聞 第4张

海南省高院官網顯示,張家慧系法學博士,2012年7月正式任命為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 網頁截圖

高院副院長夫婦被指濫用職權騙取重刑犯家屬財產

除被指以權謀私外,5月11日當天,另一名舉報人陳子南也向媒體披露了張家慧夫婦疑似干預司法,騙取重刑犯家屬別墅及象牙雕塑的行為。

陳子南向上游新聞記者介紹,1996年12月,他表姨媽田某清的弟弟從日本來華探親,贊助田某清以近130萬元購得海口市一套別墅。房屋裝修後,田某清夫婦便與兒子范某一起搬進別墅居住。范某還將從1987年度廣交會上購買的象牙雕擺放在別墅客廳里,價值160萬元。第二年,張家慧夫婦也購買了該小區別墅,與田某清比鄰而居。

陳子南介紹,2001年6月,范某因涉金融詐騙罪被海口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死刑。提起上訴後,作為鄰居的張家慧夫婦告訴田某清,現在是人情社會,法院也一樣,要花錢打點才行。像處理你兒子這種死刑案,至少要花80-100萬元作為活動費用。他們夫婦看在多年鄰居份上,完全可以幫忙。

“信任他們,完全是基於張家慧當時是海南洋浦法院的院長。”陳子南介紹,當時除了別墅房產外,田某清家裡大部分財產都被查封。在張家慧的授意下,田某清先是將別墅抵押給張家慧夫婦,後又在2001年7月3日,按照張家慧夫婦的要求將房屋以80萬元的價格“賣”給他們,並簽署了《房屋買賣合同》。

陳子南說,別墅過戶到張家慧名下後不久,她再次上門索要“打點費”。因沒錢支付,張家慧提出可以10萬元的價格將象牙雕賣給她。“2001年年底,張家慧夫婦將田某清夫婦趕出別墅。雖然最後范某被改判死緩,但通過知情人我們了解到,范某的改判與張家慧夫婦沒有任何關系。”陳子南說。

此後,田某清一家多次找到張家慧,要求其返還別墅及象牙雕塑但被拒絕。於是范某及田某清先後在2013年、2014年、2016年、2018年多次舉報張家慧夫婦的違法違紀行為。“直到2017年范某的父親去世,都沒有等到結果。”陳子南說。

“這次公開實名舉報,我們就是想要回被張家慧夫婦騙取的財產,希望相關部門能依法處理張家慧夫婦的違法行為。”陳子南表示。

海南高院女副院長被曝資產超200億,官方回應「正調查」 新聞 第5张

海南省委政法委發布通報稱已組成聯合調查組介入調查。 網頁截圖

海南省高院:副院長張家慧已停職消息不屬實

就在李富華、陳子南召開媒體見面會的5月11日當天,受劉遠生委託,重慶百君(成都)律師事務所律師王萬瓊發布了律師聲明。聲明提到,重慶百君(成都)律師事務所接受海南迪納斯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劉遠生委託,就易真武涉嫌敲詐勒索罪一案作為訴訟代理人參與訴訟,同時對劉遠生本人及家人目前正在遭遇的誹謗、誣告及名譽侵權提供法律幫助。

律師聲明還提到,目前易真武涉嫌敲詐勒索罪一案正在審理中,個別單位和個人未經核實,編造、嫁接、散布有損劉遠生本人及家人的不實音像及文字,涉嫌誹謗、誣告及名譽侵權。

該聲明發布後,上游新聞記者聯繫到王萬瓊律師。對於包括易真武、李富華在內的舉報人所披露情況是否屬實一事,王萬瓊表示目前無法回應,當事人需要收集證據予以澄清。

上游新聞記者注意到,從4月30日起,關於張家慧夫婦被指資產超過200億元的消息一直被持續關注。5月13日,在持續發酵的第14天,海南省政法委發布通報稱,針對近期網上反映“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夫婦屢被敲詐、威脅損失數億元”“高院副院長的家族產業:資產超200億”等問題,近日,省委政法委牽頭,省紀委監委、省人民檢察院、省公安廳參加,成立聯合調查組依法依紀開展調查,相關事實查清後將向社會公布;同時還公布了調查組的聯系方式。

就網傳的“5月12日下午,海南省紀委監委已通知張家慧停職接受組織調查”消息,5月14日上午,海南省高院新聞發言人吳春萍對上游新聞記者表示,張家慧已停職的消息不屬實,一切以官方發布和調查結果為准。

澎湃新聞 時婷婷/上游新聞

編輯 劉學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