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A股在上周五和本周一(10月19日、22日)連續兩天出現罕見的爆漲行情,上證指數由最低的2449點強勢飆升至最高2675點,兩個交易日上漲226點,漲幅超過8%,為歷年來所罕見。政策面所釋放出來的利好,是提振A股大漲的主要因素,但在其背後,則是政府托市穩住股票市場,不讓市場風險擴散到其它領域的防控措施。

早在上一周,股票市場就已經被深圳市政府動用500億資金進場救市的措施所吸引,筆者當時也對此作了一番簡單的評論,具體可看《深圳巨資救市,敗家子歡呼雀躍,納稅人則鬱悶:憑什麼你的鍋要我來補?》,結論重點強調如果上市公司自身風險防禦意識不足,且市場內外環境進一步惡化,恐怕難以從本質上消除目前股票市場所面臨的風險問題!這個風險,主要指的是股權質押即將爆倉的風險。

股權質押即將爆倉,將是市場面臨的最大的黑天鵝風險 新聞 第1张

那麼,什麼是股權質押呢?為什麼要做股權質押?這個就要從近幾年房價爆漲說起了(唉,說什麼都離不開房價這個話題呀),自從2014年政府實施房地產去庫存政策後,出台了“棚改”新政措施,變相地印了過萬億鈔票出來,使房價在一年當中,不管是一線、二線、三線還是四五線甚至是邊遠的小縣城,房價少則漲一倍,多則翻幾倍,成功地把房子由商品屬性變成金融屬性,房子是用來炒而不是住的,“實業誤國、炒房興邦”,改變了中國人的價值觀。既然投機炒房可以輕松賺錢,幹嘛累死累活地去做實業呢?

因此,房地產把社會財富都吸幹了,大家都把錢拿去買房了,而且是動用槓桿操作的,導致居民消費一年不如一年,最後的結果就是百業凋零,市場蕭條,實體經濟生存困難。在實體企業面臨生存危機時,上市公司的大股東就會把企業的股權拿到金融機構去做股權質押融資進行套現跑路。

舉個例子,A企業是深交所中小板上市公司,總股本1億股,屬於全流通股票,在2016年時股價為20元,即A企業的市值為20億元;甲是A企業控股股東,占股20%即2000萬股,當時市值約4000萬元;由於2015年6月份股災後,證監會出台新規限制了大股東的減持,所以甲無法通過交易所賣出A企業的股票進行套現,因此就會通過銀行或券商把手上2000萬股A企業的股票(市值4000萬元)進行質押,給點通道費和手續費,按60%的折價可套現約2400萬元;如果A企業股價由20元跌到12元(跌幅40%),那麼甲質押給銀行或券商的2000萬股的市值就會縮水到2400萬元,如果股價跌破12元,甲的股權質押就會出現爆倉,即銀行或券商有權對甲質押的股票在交易所進行強行賣出,如果這筆大單砸下來,毫無疑問,A企業的股價將會被連續砸幾個停板,從而引發更大的危機。這就是股權質押爆倉後面臨的黑天鵝風險!

股權質押即將爆倉,將是市場面臨的最大的黑天鵝風險 新聞 第2张

在2013年時,做股權質押只有900億,而到了2016年,股權質押的交易金額就達到了3.1萬億,加上2017年的股權質押金額,預計會超過5萬億,而A股總市值才約50萬億,即金融機構(主要是銀行)通過股權質押控制的股票市值,就達到了A股總市值的10%了,從而成為股票市場最大的莊家。大家想想,如果金融機構按規矩辦事,只要跌破質押的平倉線,就會強行平倉賣出股票,那麼中國A股市場豈不是要被砸穿、要被推倒重來了?

在大城市裡,深圳市轄區的上市公司最多,股權質押的數量和金額也最大,在今年(2018年)上證指數已經爆跌了超過30%的情況下,跌幅超過40%的個股,比比皆是,所以,只要大股東進行了股權質押的,基本上都已經到了爆倉強平的基準線了,這個時候,你說深圳的領導人能不着急嗎?如果這個雷在自己手上爆了,那麼未來的仕途,就完蛋了,倉促之間動用500億進行救市,這種心情可以理解了吧!

股權質押即將爆倉,將是市場面臨的最大的黑天鵝風險 新聞 第3张

因此,股權質押即將爆倉,將是市場面臨最大的黑天鵝風險,也是當前政府托市穩住股票市場,出台措施不讓市場風險擴散到其它領域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