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商報/中國商網(記者 周子荑)繼權健之後,不少直銷企業的問題相繼被爆出。日前,業內人士胡華(化名)向中國商報記者透露,美國葆嬰公司在中國存在多項違規直銷業務並涉嫌傳銷。

實際上,這已經不是葆嬰第一次被爆出違規直銷並涉嫌傳銷。此前,葆嬰山西分公司因涉嫌傳銷、違規直銷,被當地相關部門處以1700萬元的高額罰款,廣州分公司還曾被凍結資金。此外,葆嬰前董事長劉宇文下落不明,外界懷疑其已經被捕。而這到底是一家什麼公司?

跨區域違規直銷

資料顯示,2010年7月,葆嬰有限公司在中國獲得了直銷牌照。同年8月,帕特琳公司(USNA)被優莎娜以6270萬美元的價格收購,而USNA正是葆嬰的美國母公司。

葆嬰在中國疑似存在多項違規直銷業務,最明顯的是在非直銷區從事直銷業務。根據商務部直銷行業管理網站公布的信息,葆嬰僅有北京、天津、江蘇、陝西四個地區的分支機構獲得了審批許可。然而,根據葆嬰官網公布的數據來看,葆嬰在全國多個省份共擁有29個分支機構。

根據《商務部關於直銷企業分支機構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直銷企業在從事直銷活動的省、自治區、直轄市應當設立負責該行政區域內直銷業務的分支機構。企業申請設立分支機構的,應當通過註冊地省、自治區、直轄市、計劃單列市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商務主管部門,向商務部提出設立分支機構的申請,註冊地省級商務主管部門應當自收到企業申請材料之日起7個工作日內,將申請材料報送商務部,商務部根據《直銷管理條例》依法辦理。可見,葆嬰在中國的分支機構大多都沒有在商務部進行備案註冊,屬於私自跨區域直銷。

為進一步了解葆嬰分支機構是否存在經營業務。記者致電葆嬰分支機構獲悉,在葆嬰未備案的25家分支機構中,深圳、上海、山東等幾家分支機構電話無人接聽或號碼不存在,其餘的大部分分支機構確實存在經營業務。

據胡華給中國商報記者提供的照片,葆嬰在廣州、武漢、合肥、重慶等多個分支機構都有進行直銷推廣、開展經銷商培訓等行為。

起底葆嬰:違規直銷、涉嫌傳銷…… 新聞 第1张

起底葆嬰:違規直銷、涉嫌傳銷…… 新聞 第2张

胡華提供的重慶地區經銷商開展業務和獎勵經銷商的圖片

此外,還有消費者在葆嬰廣西分公司買到了葆嬰牌鈣加D咀嚼片,而這個產品正是葆嬰在商務部正式備案的直銷產品。

起底葆嬰:違規直銷、涉嫌傳銷…… 新聞 第3张

葆嬰廣西分公司的產品訂購單也顯示,廣西分公司作為葆嬰的非備案分支機構卻銷售葆嬰備案的幾乎所有直銷產品。

起底葆嬰:違規直銷、涉嫌傳銷…… 新聞 第4张

將葆嬰銷售額進行橫向對比,我們可以發現,葆嬰在中國取得審批許可的四省份分支機構的銷售額與其他直銷企業20多個省份的銷售額相當,這也使得葆嬰在中國只有四個省份在從事直銷業務的說法較為可疑。

資料顯示,2018年,康寶萊在中國28個省份的銷售額為10億美元,如新在中國25個省設立的分支機構的銷售額為8.86億美元,無限極在中國八個省份設立的分支機構銷售額為2.06億歐元(約合2.3億美元),而葆嬰2018年在中國四個省設立的分支機構的銷售額卻達5.86億美元之高。

起底葆嬰:違規直銷、涉嫌傳銷…… 新聞 第5张

公司存其他違規直銷行為

除了在非備案直銷區開展直銷業務外,葆嬰違規直銷還表現在非備案直銷員從事直銷業務。據USNA2018年年報顯示,截至2017年底,中國有10.6萬人銷售葆嬰公司的產品,而葆嬰實際公布的直銷人員數量只有223人。對比其他直銷企業,康寶萊在商務部備案的直銷人員數量為20餘萬人,如新為39399人,無限極為54652人。

在葆嬰直銷區江蘇南京,一位叫錢圓圓的經銷商通過微信向記者推銷了葆嬰的多款產品,而記者發現,在葆嬰公布的直銷人員名單中並沒有錢圓圓的名字。此外,從事直銷業務、自稱葆嬰西安經銷商的閆瑞也同樣不在商務部批準的直銷人員名單中。

除上述違規行為外,葆嬰在國內還疑似違規銷售非備案註冊的直銷產品。根據商務部網站公布的信息,葆嬰總共有36款產品獲得批准報備,但葆嬰官網公布的產品眾多。記者查閱後發現,葆嬰總共有10款產品沒有在商務部報備,包括葆苾康牌濃縮磷脂亞麻酸軟膠囊、葆苾康潤牌多種維生素礦物質片、葆嬰牌益生菌粉等。

根據《直銷管理條例》和商務部、工商總局2005年第72號公告,直銷企業可以通過直銷方式銷售本企業生產的產品及其母公司、控股公司生產的產品,直銷企業的直銷產品可通過信息系統查詢,未經審核公布的產品不得通過直銷方式銷售。

前中國區總裁疑似被捕

更為嚴重的是,葆嬰中國區一直流行的“葆嬰細胞式獎金制度”疑似傳銷。據記者了解,“葆嬰細胞式獎金制度”是要求業務員發展兩條下線,即兩個商務中心,兩個商務中心的銷售額不相等,系統會用團體銷售額較低的一邊來計算傭金,但這種計酬方式不符合直銷企業直接支付給直銷員傭金的規定。

《直銷管理條例》規定,直銷企業支付給直銷員的報酬只能按照直銷員本人直接向消費者銷售產品的收入計算,報酬總額(包括傭金、獎金、各種形式的獎勵以及其他經濟利益等)不得超過直銷員本人直接向消費者銷售產品收入的30%。

而《禁止傳銷條例》規定,傳銷是指組織者或者經營者發展人員,通過對被發展人員以其直接或者間接發展的人員數量或者銷售業績為依據計算和給付報酬,或者要求被發展人員以交納一定費用為條件取得加入資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擾亂經濟秩序、影響社會穩定的行為。

除此之外,葆嬰中國區高層的頻繁變動也惹人深思。資料顯示,2014年,葆嬰創始人Matthew J.Estes(中文名:伊榮基)卸任中國區總裁,時任葆嬰副總裁的楊立基接替其職位。而2016年,劉宇文又接替楊立基成為中國區總裁。2017年10月,史濱海接替劉宇文職位。2018年5月28日,原葆嬰中國區總裁史濱海因個人原因正式離職。四年時間里,葆嬰中國區已經換了四任總裁。

胡華向中國商報記者透露,曾經的葆嬰中國區總裁劉宇文已經被警方逮捕。胡華向記者提供了一名辦案民警的辦案材料,該材料顯示葆嬰在網上推銷化妝品、保健品,規定公司會員交2400元或6000元的會員費,而發展人可從中提成20%,劉宇文作為葆嬰公司負責人從中獲取巨大利潤而被捕,立案日期為2017年1月。

實際上,葆嬰此前已多次被曝光違規直銷並涉嫌傳銷。公開資料顯示,2017年初,葆嬰公司被刑拘13人,掛網通緝數十人,凍結賬戶資金3.6億元人民幣。同年3月,警方從廣州帶走葆嬰公司一人和十幾個高級別經銷商。胡華向中國商報記者表示,上述提及的被警方逮捕的葆嬰人員就是曾經的葆嬰中國區總裁劉宇文。

此外,資料顯示,葆嬰山西分公司還因涉嫌傳銷及違規直銷,被當地相關部門處以1700萬元人民幣的高額罰款;成都工商部門也曾在直銷企業座談會上點名葆嬰,指出其在四川存在跨區域違規直銷的問題。

對於葆嬰在中國違規直銷、涉嫌傳銷以及前總裁下落不明等問題,中國商報記者致電葆嬰中國區相關負責人,對方表示無可奉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