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薄荷

跟2017年各大影視公司動輒盈利幾個億的業績比起來,2018年是業績虧損、狀況復雜的一年,主流的20家上市影視公司里僅有4家實現盈利,而整體虧損總額近60億。這樣的苗頭從各個公司2018年下旬發布的半年報中便能看到端倪,只是當時還沒有如今這般“慘烈”。

2018年的“巨虧”主要反映在實際經營狀況和商譽減值,後者並不能直接體現一家公司的經營實質,影視公司們選擇輕裝上陣、割掉商譽這堆“贅肉”,很大程度上是為了新財年的數據能夠好看一些。

目前以涉獵劇集較多、特質較為突出的幾家公司來看,它們呈現出了分化明顯的態勢,有巨額虧損,也有穩定持平,還有一騎絕塵、凈利潤大幅度提升的。總體來說,2019年,“誰會超越,誰會衰落”,還需觀察。

虧損梯隊

憑借《芳華》《前任3:再見前任》成功佔據賀歲檔,華誼兄弟在2018年迎來開門紅,誰曾想這份助力,成了2018年財年的主要亮點。相比2017年華誼兄弟獲凈利潤8.28億的風光,在2018財年,華誼兄弟虧損近11億。

這是自2009年A股上市以來,華誼兄弟歸母凈利潤的首年虧損,它將虧損原因歸結為“重點電影項目的票房失利和商譽減值”。

2018年上市影視公司合計虧損60億,2019年Q1怎麼樣了? 新聞 第1张

再看Q1財報,華誼兄弟的凈利潤持續虧損,為9393萬元,同比下降136.33%。巧的是,去年同期上映的正是《芳華》《前任3:再見前任》兩部爆款作品,今年的《雲南蟲谷》和《把哥哥退貨可以嗎?》僅分別實現1.5億元和171.3萬元票房。電視劇方面,去年有《好久不見》播出並且取得良好收入,可以說華誼兄弟今年Q1在電影和電視劇上雙雙失利,其財報中也表示,虧損原因是“票房不及預期”。

唐德影視在Q1的凈利潤虧損4406萬,降幅高達280.41%,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減少了4,406.35萬元,同比下降280.41%,其營業收入也大幅縮水,僅為3327萬。同時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進一步縮減。

唐德影視的Q1狀況可以用“下降”一詞來概括。營業收入的下降主要是因為電視劇項目銷售進度低於預期,部分正在發行中的電視劇項目尚不滿足收入確認條件,導致營業成本、稅金、銷售費用隨之下降。另外,唐德的財報顯示,報告期內收到了一筆45.39萬的營業外收入,為“主要系本期收到違約賠償金所致”。

然而就報告中所言,“由於電視劇《巴清傳》尚未實現播出,相應合同款項回收滯後,對公司經營活動現金流造成不利影響,加之受影視行業景氣度下滑的影響,公司債務融資成本較高”。去年下半年,唐德依靠《巴清傳》回收了一部分利潤,導致在眾多上市影視公司中,唐德成功歸屬於盈利梯隊中,今年范冰冰抽身,或使得唐德套現300萬,並且可能存在回收違約金的情況,只是從Q1的報告中看,財務狀況非常緊縮。

2018年上市影視公司合計虧損60億,2019年Q1怎麼樣了? 新聞 第2张

收入大幅縮水,預付款項卻增加了130.22%,為4.62億元,主要用於向合作方支付電視劇《追光的戀人》《為了明天》承製費和聯合投資攝制款。另外,《一身孤注擲溫柔》《因法之名》的發行工作正在進行中,未能及時確認收入。

從報告中透露出的信息來看,唐德或摒棄依靠單個明星的做法,轉而投向IP的懷抱,並且重視對優質小說版權、劇本等內容資源的持續儲備:

“市場存在較大的整合空間,公司預計未來電視劇市場60%的市場份額會被6-7家主流的影視企業佔據,公司希望能在其中佔據8%-10%的市場份額。公司將繼續鞏固和擴大電視劇領域的優勢,着力打造大IP、大製作頭部劇,繼續發力網絡劇特別是短集網絡劇,增加與網絡視頻平台的粘性。”

2019年唐德有9部影視作品目前在計劃內,主要集中在Q4,一共5部,以電視劇為主。在打造IP作品的願景上,唐德已經在進行電影《古董局中局》的籌備,劇本正在修改中,預計在Q3開機。

2018年上市影視公司合計虧損60億,2019年Q1怎麼樣了? 新聞 第3张

值得注意的是,范冰冰的名字已經從前10名的股東列表中消失,趙薇則以585萬元的持股量排在倒數第二。而在5月9日早間,唐德影視公告稱,公司股東陳蓉擬3個交易日後的3個月內,以大宗交易的方式減持不超過359.97萬股,即不超過公司總股本的0.87%。

小盈梯隊

在報告期內,歡瑞世紀的營業收入為5762萬元,較同期下降26.82%,但凈利潤為1098萬元,上升了29.55%。另外,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為995萬元,比去年同期提升了2557.70%,歡瑞表示,這是由於“報告期藝人經紀收入大幅增長所致,而銀行理財收益較上年同期較少。”

2018年上市影視公司合計虧損60億,2019年Q1怎麼樣了? 新聞 第4张

因此,在營業收入不及去年同期的情況下,歡瑞在今年Q1的總資產基本沒有發生變化,僅僅下降了2.84%。現金流的支出大幅度減少為4722萬元,而去年同期的數字高達3.03億,“主要系報告期應收賬款回款金額大於上年同期而支付的電視劇拍攝製作費用金額小於上年同期所致。”

另外,歡瑞世紀繳納的所得稅有大幅度上升,為1124萬元,較同期增長了247.04%,這部分主要是因為報告期藝人經紀收入增加。但是隨着李易峰和歡瑞世紀的解約,這部分業務的營收或將在Q2出現明顯波動。

2018年上市影視公司合計虧損60億,2019年Q1怎麼樣了? 新聞 第5张

歡瑞世紀如今僅存的一位一線藝人

歡瑞方的態度也否認了這種不樂觀,在財報中歡瑞預測,年初至下一報告期期末的累計凈利潤可能為虧損,或者與上年同期相比發生大幅度變動,“不適用”。

和歡瑞世紀相似,慈文傳媒在2019年繼續保持低調。

慈文傳媒在Q1雖然盈利,但是同比降幅較高,營業收入為1.54億,同比下降46.05%,凈利潤為624.95萬,同比下降92.85%。報告顯示,營業收入減少,“主要繫上年同期確認的《回到明朝當王爺之楊凌傳》發行收入相比較高所致”。

2018年上市影視公司合計虧損60億,2019年Q1怎麼樣了? 新聞 第6张

然而《楊凌傳》並沒有帶給慈文傳媒滿意的結果,在2018年一整年到2019年Q1,慈文傳媒表現地都相當低調,Q1階段主要確認了《等等吧我的青春》等網絡劇的收入,大劇缺席,營收收入也隨之縮減。隨着作品的減少,其營業成本、稅金都有所下降,經營活動所產生的現金流凈額較上年同期增加105.52%,主要是本報告期繳納的稅費減少所致。

在Q1中,慈文傳媒的營業成本為1.31億,總成本達1.46億。

在不甚樂觀的賬面和高昂的支出下,慈文傳媒的劇集“靜悄悄”,備受矚目的《風暴舞》依然沒有開播的消息。但相比於劇集的定檔,慈文傳媒“易主”的消息顯然更吸引人,不僅如此,慈文傳媒的“變身計劃”還包括和愛奇藝加深合作關系,包括擬設立合資公司、製作定製劇等等,慈文傳媒或許在2019年將交出一份新答卷。

向好梯隊

華策影視這艘巨輪的行進依然平緩穩定。

Q1華策的營業收入為7.35億元,同比增長23.79%,報告顯示,收入增長的原因是“本期銷售規模擴大所致”,但凈利潤卻下降了0.11%,為3605萬元,其他收益較上年同期數增長308.67%,主要是因為Q1華策收到了一筆政府補助所增加。

2018年上市影視公司合計虧損60億,2019年Q1怎麼樣了? 新聞 第7张

在報告期內,華策影視在劇、綜、電影方面全面鋪開,其中在劇集和綜藝方面都有作品播出,劇集方面為《獨孤皇後》《我的奇妙男友2之戀戀不忘》;綜藝方面則是承製了《2019央視春晚無人機舞台秀》《2019中超聯賽開幕式》,於央視播出;上映電影作品2部,分別為參投、主控宣發的《戰斗民族養成記》,批片的《朝花夕誓—於離別之朝束起約定之花》。

另有三部劇集開機,分別是《南歌嘹亮》《鹿鼎記》《熱血神探》。

雖然三界開花,但是諸個項目均未能引起較大關注,和2018年的境況相似,Q1的華策依然無爆款。為華策Q1財報增彩的,主要是全網劇《我的莫格利男孩》等、電影《地球最後的夜晚》等,以及藝人經紀業務收入。

完美世界依然向好。

報告期內,營業收入為20.41億元,同比增長13.26%,凈利潤4.86億元,同比增長34.95%。作為遊戲領域里的“萬年老三”,完美世界的遊戲收入在去年便顯出了一些疲態,反而是影視板塊增長強勁,在Q1的報告中,完美世界沒有將遊戲和影視的收入分開來談,僅僅以“遊戲影視業務同比增長13.6%”的口吻來披露營收增長數據。

2018年上市影視公司合計虧損60億,2019年Q1怎麼樣了? 新聞 第8张

為完美世界Q1帶來收益的主要是由趙寶剛執導的、爭議很高的《青春斗》,由於同時在東方衛視、北京衛視及芒果TV、愛奇藝、優酷、騰訊登多平台聯動播出,在數據和熱度方面表現不俗,為完美影視在影視業務方面獲得了良好的市場收益。

芒果超媒一枝獨秀。

在Q1報告期內,芒果超媒的業績十分漂亮,營業收入為24.85億元,同比增長2.1%。引入注目的是凈利潤和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分別為4.18億元和4.12億元,後者增長幅度高達4945.41%。

可以說芒果超媒是實現營收大幅度增長的唯一存在。

芒果超媒不僅在營收上一路領跑,在Q1的綜藝表現也是風頭無兩,《妻子的浪漫旅行第二季》《女兒們的戀愛》《明星大偵探第四季》等多款自製綜藝的數據和熱度表現不俗,為帶動芒果超媒在報告期內營業收入較上年同期增長44.47%的主因。而據報告透露,報告期末,芒果TV的付費會員數達1331萬。

2018年上市影視公司合計虧損60億,2019年Q1怎麼樣了? 新聞 第9张

除此之外,芒果超媒在媒體零售業務、影視劇業務上的收入有所下降,同時新媒體平台毛利率較高的業務收入佔比上升。

相比其他影視公司,芒果超媒擁有更復雜的屬性,集影視製作業務、藝人經紀、媒體零售業務和互聯網視頻平台屬性為一體,在各大影視公司紛紛向視頻平台靠攏的時候,芒果超媒憑借自身屬性、湖南系電視力量的支持,完成了自給自足。

顯然,芒果超媒的目的不僅僅在於盈利,走向國內視頻網站的前端梯隊,是它目前的野望。

在2018年,總結分析2017財年的上市影視公司財報時,我們發現,除卻總體盈利能力喜人,爆款作品頻出導致一兩部作品就能帶動公司實現盈利甚至“翻身”的境況,在今年已經消失了。

2019年Q1,劇集市場的整體表現平淡,作品數量減少導致無法確認收入是一些上市公司虧損的主因。目前正處在行業的洗牌期,也能從側面看到政策變動對影視行業的影響之大。

2018年上市影視公司合計虧損60億,2019年Q1怎麼樣了? 新聞 第10张2018年上市影視公司合計虧損60億,2019年Q1怎麼樣了? 新聞 第11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