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0月,享騎共享電單車在遭遇用戶擠兌299元“誠信押金”之後,公司就已經處於停運狀態。目前街頭已經很少看到享騎綠色電動車的身影。位於上海市閔行區華中路麗嬰房大廈的辦公場所,自去年12月4日搬走後,該公司的新辦公地點,就成了退押未遂用戶們執着挖掘的目標。公司公告退押活動還是可以通過享騎的APP操作。但是,申請提交後,從此石沉大海。

299元享騎押金正常退款遙遙無期,卻能在閑魚上「秒退」,是誰在操控? 新聞 第1张

去年年底排隊辦理退押金的享騎用戶 (資料圖)

299元享騎押金正常退款遙遙無期,卻能在閑魚上「秒退」,是誰在操控? 新聞 第2张

貼在玻璃門上的聲明(資料圖)

然而,近日享騎退押問題突然出現“轉機”。享騎用戶吳先生在閑魚交易平台上,竟然花錢請人把押金給退回來了!這是怎麼一回事?

享騎退押業務在閑魚網借屍還魂

吳先生說,他的單位離地鐵站還有兩三公里,享騎共享電單車曾經在一段時間內,的確給他提供了便利。“莘庄地鐵站那邊享騎單車滿多的,停在仲盛邊上。我一度是它的忠實擁躉,從沒想過它會這么快就結束了。”吳先生告訴記者,去年11月初,他還充值150元。充完錢後看到新聞,享騎押金退不了,他才有點慌。

一開始,吳先生並沒有隨大流去擠兌享騎押金,因為那段時間,街頭部分享騎單車還能騎。直到進入12月份,街頭的享騎單車要麼損壞,要麼沒電,他才意識到,享騎可能已經不能共享了。

我是去年12月6日去麗嬰房大廈的,當時,2樓和14樓的享騎辦公室都關門了。

吳先生隔着玻璃門望進去,裡面一片狼藉。門上貼着告示,他們搬走了。大樓的物業公司也證實享騎已經搬離,去向不明。

跟眾多用戶一樣,吳先生也只好按照告示的提示,在享騎的APP上申請退押。然而,一直到今年5月初,那299元“誠信押金”還是影子都沒一個。

五一假期里,吳先生在閑魚網上無意發現,有人將自己的“享騎退押金”掛在網上,等待有門道的人來拍。價格從150元到200元不等。

299元享騎押金正常退款遙遙無期,卻能在閑魚上「秒退」,是誰在操控? 新聞 第3张

我看到有人貼出了成交記錄,就將信將疑的,也將自己的享騎押金在網上掛賣了。

令吳先生驚訝的是,當天晚上,就有買家前來搭訕,表示只要吳先生付150元的勞務費,他們就可以幫吳先生退回299元享騎押金。吳先生覺得不靠譜,就沒有繼續跟對方聊下去。

又有一個買家向吳先生髮起視頻聊天。“對方是個中年男子,說他的朋友是享騎公司的高管,可以代辦退押。”這一次,這個人說可以先退押,再付款,但是要收代辦費199元。吳先生覺得可以試一試,如果押金沒有退回來,這199元他就不付。

吳先生把自己的享騎賬號以及支付寶賬號都給了對方。不到一分鐘,他的手機收到一條信息,支付寶里有299元進賬。吳先生還沒有來得及打開支付寶查賬,對方已經在催他支付199元代辦費。

此人告訴記者,他只是在為上家攬客。180元給上家,他從中拿10元辛苦錢。此人承諾“秒到賬”,不過需要先付款。

記者體驗:押金秒退到賬

5月10日下午,記者在閑魚註冊後,將自己的享騎賬號發布出去,出價199元,並在商品描述中寫道:“因為自己沒有辦法退回享騎的押金,請人代理。”

當天晚上,有個頭像為機器貓的人希望跟記者私聊。見記者沒有立即理會,對方主動說,他只要190元。對方表示:

我這邊有渠道,相信的話,可以找我。190元就可以,我收10塊錢手續費。

此人告訴記者,他只是在為商家攬客。180元給上家,他從中拿10元辛苦錢。此人承諾“秒到賬”,不過需要先付款。

299元享騎押金正常退款遙遙無期,卻能在閑魚上「秒退」,是誰在操控? 新聞 第4张299元享騎押金正常退款遙遙無期,卻能在閑魚上「秒退」,是誰在操控? 新聞 第5张

記者:“怎麼確定你會把押金退給我?”

對方:“就是我來擔保,要是退不了,我可以退錢給你。”

記者:“有沒有什麼收款憑證或者第三方資金擔保平台?”

對方:“嗯嗯,這個不行唉,我只能拿這個賬號擔保了。這個賬號不會為了100多元毀信譽。”

昨天上午10點32分,又有一名頭像為機器貓的“買家”前來搭訕。(以下簡稱“機器貓”)

機器貓:“需要退押金對吧?”

記者:“要退哦。”

機器貓:“號給我,看能不能退?”

記者將賬號提供給對方。

機器貓:“你是用什麼充的押金,微信還是支付寶?”

記者問:“微信和支付寶支付押金,有什麼區別嗎?”對方說,他們只能退支付寶充押金的。微信充押金的,退不了。記者表示時間久了,記不清楚怎麼充的。對方說,他們會查到的。

三個小時後,對方聯系記者,說可以退了。

機器貓:“223元可以接受嗎?操作價223元。”

記者:“操作價223元是什麼意思?”

機器貓:“就是我幫你退押金的錢。”

記者:“要223元?”

機器貓:“不然你299元都沒有了。這是享騎賬戶最後的押金了。”

記者:“你幫我把押金退到帳,扣除223元,剩餘的給我,是這個意思嗎?”

就在記者跟他對話的時候,對方說已經退款成功,讓記者打開支付寶查詢一下。

在記者的支付寶賬單第一條,赫然出現“批量付款-押金退款,內部訂單……+299元”。

299元享騎押金正常退款遙遙無期,卻能在閑魚上「秒退」,是誰在操控? 新聞 第6张

隨後,對方給記者發來支付寶賬號,要求記者將223元打進其支付寶賬戶。不過,記者選擇了閑魚轉賬。

退押人員:享騎已四個月沒發薪水

吳先生自從去年12月6日在享騎APP申請退押之後,退款進度就一直停留在申請狀態,近半年時間,沒有任何動靜。享騎公司原來位於閔行華中路麗嬰房大廈的辦公地址,已經沒有享騎的任何蹤跡。大廈物業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他們早就搬走了,還欠着房租呢。

我也一直在找享騎公司的新辦公場所,但是一直沒有找到。

吳先生告訴記者,期間有人告訴他,享騎公司搬到莘庄某大廈,他也去看過,證實為假消息。

享騎公司前員工匿名告訴記者,自從搬出麗嬰房大廈後,該公司就再也沒有辦公場所了。

去年12月3日晚上搬的。這之前公司跟我們說,要搬到另外一個地方去辦公。在新場地布置好之前,大家先在家裡辦公。

該前員工說,他們也不知道公司搬到哪裡去了,原來在麗嬰房大廈那些辦公設備被悉數變賣。在1月25日,公司以不發工資為由,要求員工在網上提交離職協議。大部分離職員工簽署的離職協議上,離職時間為2018年12月31日。公司只留了幾個人善後。5月14日上午,記者試圖聯系享騎“最後的員工”,原人事總監孫女士,對方的手機一直在“通話中”,無法接通。

記者了解到,享騎員工自從回家上班後,基本上都沒有拿到工資。給記者辦理退押業務的人也聲稱,他是享騎最後一批員工,已經有四個多月沒有拿到工資。他的說法與記者了解到的信息吻合。

這個能操作退押業務的神秘人士向記者透露,退給記者的這筆錢,是原來用戶們用支付寶交的押金。

支付寶並不是立即將用戶交的押金轉到我們公司賬上,中間有個安全保證期。現在,這筆錢是可以退還給用戶的。但是,不是所有用戶都可以退到,只有當時用支付寶交押金的人可以退到。也就是錢從哪裡來,就退到哪裡去。微信交押金的,不能退。

支付寶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商戶的資金是由商戶自己管理的,支付寶不代管。享騎給用戶退押金,不需要支付寶許可。

299元享騎押金正常退款遙遙無期,卻能在閑魚上「秒退」,是誰在操控? 新聞 第7张擅自動用用戶押金,或構成盜竊罪

記者了解到,閑魚上有些退押信息,是這些能操作退押的人自己發布的。“我們自己發布信息的目的,是想告訴還沒有退押的用戶,通過這種途徑可以退押。我們從中賺一點代辦費。”一名自稱有“渠道”的人在閑魚上這樣告訴記者。

除了閑魚平台,記者在淘寶也看到了類似的退押信息。這一“內部交易”,在閑魚等平台上,儼然成了一樁新生買賣。“類似的信息發布很多,但是真真假假難以識別。不是所有人都能代辦退押。”上述“有渠道”人士在攬生意的同時,還善意提醒記者,謹防上當。

上海市中聯鼎峰律師事務所余同昊律師告訴記者,享騎押金還可以這么退,很離奇。“這種事情,我覺得應該涉嫌犯罪。”余律師說,錢款的所有人是當時付押金的享騎用戶,所有的錢應由用戶按照份額共有。享騎只有保管的權利,沒有使用的權利。每個用戶都是自己這筆錢的實際擁有人,用戶應該享受同等的受理退款的權利。而自稱“享騎員工”的人通過這個手段退押金,就侵害了其他用戶同等退賠的權利也侵害了用戶的所有權。

余律師說,

有人拿着用戶押金從中牟利,涉嫌佔有了用戶本應該全額退的錢,涉嫌構成侵佔罪名。或者其實是利用非法手段竊取了用戶本應全額退還的錢款,也涉嫌構成盜竊罪。

余同昊律師認為,支付寶作為代管方,他們也無權支配這筆錢。這些錢之所以能被退到用戶的支付寶賬戶,還是因為支付寶接到了享騎的指令。所以,這筆錢還是享騎後台在操控。

用戶通過閑魚等平台,花錢請人代退押金,在程序上是不合法的。如果相關部門介入,已經通過非正當途徑退回來的錢,可能還會被收繳回去。用戶要想拿回自己押金,還是要督促政府監管部門採取行動,盡快讓享騎將這部分錢拿出來,發還給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