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倒回至2018年年中,彼時的資本市場明星長園集團恐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不久後其將因子公司造假,成為監管層的“眼中釘”。2019年公司業績遭受重挫,而“造假門”仍在發酵中

投資者網》 謝瑩潔

隨着監管層第三封問詢函發下,長園集團股份有限公司(600525.SH,下稱“長園集團”)想盡快消除“造假門”負面影響的盤算,頓時化為泡影。4月26日,公司發布的年報顯示,2018年公司歸母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幅度分別為同比上升250.24%、同比下滑286.77%,隨後審核年報的會計事務所對其出具了保留意見的報告,原因主要是子公司造假尚未有最終結論等。

這份報告發布後不久,上交所也坐不住了,針對造假事件及年報數據異常,於今年5月13日下發問詢函,要求長園集團回答的問題多達23項,包括存貨賬實不符、成本核算不準確、子公司商譽減值準備不當等。

最近,《投資者網》就年報數據中存在的財務風險等問題,向長園集團發去調研函,得到公司的一些答覆。

長園集團被疑年報數據造假 上交所連發23問刨根問底 新聞 第1张

“造假門”緣何持續發酵

公開資料顯示,長園集團曾是李嘉誠在內地控股的唯一一家A股上市公司,2014年李嘉誠萌生退出之意以後,曾一度成為各路資本爭奪的焦點。直到2018年6月,格力集團宣布終止收購長園集團,股權爭奪戰才告一段落。

但沒過過久,長園集團卻以另一種形象再次成為資本市場的“明星”。2018年9月,公司發布半年報之後,上交所向其發去問詢函,認為長園集團子公司長園和鷹經營存在異常情況,要求其進行核查。

但出人意料的是,長園集團遲遲不予回復,直到一個月後上交所發去第二封問詢函,公司才做出回應。2018年12月,公司承認長園和鷹存在重大虛假銷售等問題,此後長園和鷹原董事長尹智勇因挪用資金、職務侵佔被刑事立案。

2019年4月26日,造假事件終於有了初步結果。 長園集團發布公告稱,長園和鷹2016年、2017年虛增利潤0.85億元、2.63億元,並公布了長園和鷹的財務數據。公司同期披露的2018年年報顯示,報告期內實現營收71.37億元,同比增長0.09%,凈利潤1.11億元,而其扣非凈利潤則為虧損11.9億元。

對於凈利潤變動的原因,長園集團近期回復《投資者網》表示,本年出售長園電子股權形成了巨額投資收益,而扣非凈利潤大幅下降,主要是電動汽車材料板塊、智能工廠裝備板塊毛利率下降,以及人工費用和財務費用上升所致。

不過對於這份年報,上會會計師事務所(以下簡稱“上會”)出具了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上會指出,長園和鷹原董事長立案調查事項尚未有最終結論;長園和鷹存貨、成本認定存疑;長園集團商譽減值準備計提的充分、適當性存疑,且公司自查結果與公安機關立案調查結論之間的差異存在不確定性。

上交所刨根問底再發問詢函

針對這份保留意見報告,長園集團公開表示將積極整改,追究相關負責人。但上交所對此顯然不甚滿意,並於5月13日再次下發問詢函,對於存貨賬實不符、成本核算不準確、子公司商譽減值準備不當等23項問題一一刨根究底,還多次提及“是否與避免連續兩年虧損有關,是否涉嫌合謀利益輸送”。

《投資者網》仔細查閱問詢函發現,上交所此次關注重點依然在於長園和鷹造假事件,認為公司涉嫌合謀利益輸送,並要求公司回答,涉嫌業績造假的起始時點,收益法評估的依據及高估值的合理性,公司董監高主要決策者勤勉盡責的依據,是否侵害了中小股東利益?

此外,上交所對公司2018年年報數據真實性持疑,針對長園集團及長園和鷹應收賬款異常,要求公司回答,2017年、2018年對該其他應收款均未計提的原因和合理性,2018年公司實現歸母凈利潤1.11億元,是否為了避免連續兩年虧損而未對該應收業績補償款計提壞賬準備。

長園集團被疑年報數據造假 上交所連發23問刨根問底 新聞 第2张

上交所問詢函還指出,公司商譽2016年、2017年已累計計提減值準備14.12億元,商譽凈額尚餘1.95億元,在目前資不抵債、業績造假的情況下,2018年未進一步計提減值的原因及合理性,綜合考慮問詢函涉及的各類情況,是否可能造成公司2016年、2017年、2018年連續虧損。

在存貨方面,年報披露存貨期末餘額14.2億元,鋰電池隔膜產量比上年增加257.72%,銷售同比增加125.4%,庫存增加446.93%,上交所要求公司回答該產品銷量大幅高於產量的原因,是否出現滯銷,結合行業狀況,說明在庫存量大幅增加的情況下,是否計提了足額、充分的存貨跌價準備。

上交所還發現,2018年第一季度至第四季度,公司營業收入分別為15.76億元、19.59億元、18.65億元、17.34億元,歸母凈利潤分別為8073萬元、10.59億元、1.38億元、-11.67億元,要求公司回答凈利潤變動趨勢與營業收入無法一致的原因,第四季度大額虧損的原因。

同時,對於中鋰新材、珠海運泰利等子公司經營問題,上交所一一提供詳細資料並加以質詢,要求公司披露各子公司前五大客戶具體情況,資產減值是否充分,部分子公司業績承諾期屆滿後出現業績下滑的原因等,不一而足。

業績受挫 未來經營存隱憂

債務問題也是監管層關注重點之一。據問詢函,截至2018年年末,公司銀行借款與債券餘額約 76.77 億元,流動負債合出流動資產3995.79萬元,上交所要求公司提出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

針對這一問題,《投資者網》此前對長園集團的調研函已指出“一季報顯示,公司總資產同比下滑26.29%,資產負債率達66.34%,遠高於行業平均水平,目前仍有28.61億元商譽,36.35億元短期借款,資金流動性不強,公司如何保持未來可持續發展?”

但長園集團並未做出正面回答,僅表示今年一季度負債率有所下降,為本期出售長園華盛股權、出售金融資產償還借款所致,同時經營現金流量凈額同比大幅增加。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公司業績已遭受重挫,而“造假門”仍在發酵,短時間內公司恐難以翻身。4月29日長園集團發布的一季報顯示,報告期內實現營業收入14.16億元,同比下降10.17%;歸母凈利潤6561.06萬元,同比下降18.73%;扣非凈利潤2207.13萬元,同比下降5.19%。

面對“未來前景不佳”的質疑,長園集團予以否認,並對《投資者網》表示,業績下滑主要為合併範圍變更產生的影響,上年同期包含長園電子及長園華盛,若剔除合併範圍變更影響,營收實際上是同比上升的。(思維財經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