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AI財經社 肖超

編 | 明萱

為准考證折騰了兩回,三隻松鼠這次終於要上考場了,在距離第一次沖刺IPO的兩年多後,三隻松鼠將在5月16日上會接受審核。

此前在2017年3月29日,成立剛滿五年的三隻松鼠正式提交招股書,但在半年後宣布主動中止IPO審核,據稱是因為“簽字律師辭職導致IPO中止”;2017年10月底,在更換律師並重新提交了更新的預披露招股書後,三隻松鼠的IPO審核得到恢復,並定於2017年12月13日首發上會。

但就在預定上會的前一天晚上,證監會網站發布補充公告稱,鑒於三隻松鼠尚有相關事項需要進一步核查,此次上會安排被取消。

彼時有媒體報道稱,三隻松鼠在12月初收到匿名郵件,自稱是自媒體團隊,要求三隻松鼠與其聯系,並出資500萬元“合作”,不然將對外公開“相關負面信息”。但三隻松鼠選擇了拒絕,並訴諸法律維權。

從小混混到日銷6.8億元

三隻松鼠最早是一家賣堅果的天貓店。憑借出色的品牌營銷,和電商紅利的高速發展,成立僅5個月時間,三隻松鼠便在2012年的雙十一中創下了766萬元的銷售額。

在2018年天貓雙11的食品類top10榜單上,三隻松鼠以6.82億元的銷售額、41%的同比增長率仍然排在第一位。第二名是茅台,再往後是良品鋪子和百草味。

三隻松鼠今日過會,創始人從小混混到日銷7億,但存食品安全風險 新聞 第1张

出生於1976年的三隻松鼠創始人章燎原,起初只是一個讀技校的街頭小混混。畢業後,章燎原做過電工,在酒吧里端過盤子,開過小飯館,也跑過黑摩的。

直到他當起了銷售員,進入做山核桃生意的詹氏食品公司。在詹氏的九年時間里,章燎原一路從銷售員做到了總經理,並在內部創立了在網上賣山核桃的“殼殼果”,當年的銷售額就突破了2000萬元。

眼看着公司仍然偏於線下不看好電商,章燎原決定放開拳腳,辭職創立三隻松鼠。他也當真搭上了線上零售野蠻生長的風口,三隻松鼠成為第一批晉級天貓百億俱樂部的快消品牌。

到線上易,回線下難

三隻松鼠的增長的確是高速的,截至2015年9月,三隻松鼠拿到了來自IDG資本、今日資本等的四輪約3.3億元融資,估值也達到了33.7億元。

根據其招股書顯示,也就是從2015年起,三隻松鼠扭虧為盈,2015年至2017年上半年的營業收入分別達到20.4億元、44.2億元及28.9億元;凈利潤分別為897萬元、2.36億元和2.4億元。章燎原還在後來的媒體採訪中表示,三隻松鼠在2017年全年的營收約為68.5億元。

三隻松鼠今日過會,創始人從小混混到日銷7億,但存食品安全風險 新聞 第2张

但招股書也顯示出三隻松鼠過於依賴堅果、過於依賴線上銷售的問題。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三隻松鼠堅果的營收佔到主營收的88%、80%、70%及69%,而通過天貓實現的銷售收入佔比又分別為79%、76%、64%及55%。

對堅果的依賴可以通過推出花茶、乾果、零食、果乾等其他零食來緩解,但線下零售店的布局卻並沒有這么容易。想要在網購普及率相對較低的二、三線城市打開線下市場,三隻松鼠在2016年9月在蕪湖開出了首家線下體驗店,並在隨後設立了2017年開出100家、5年內1000家的宏大規劃。

但由於追求速度、趕工期,三隻松鼠開出的第三家體驗店就出現了裝修問題,對此,章燎原在公司大會上怒斥其為史上最爛工程,並帶着管理團隊前去“掄錘砸店”,開店速度也由此放緩。截至2018年10月,三隻松鼠的線下體驗店共開出45家。

存食品安全風險

雖然生意做得大,但三隻松鼠本質上只是採購加工廠的產品、放到自己的網店上銷售。根據招股書披露的其採購流程,對於進口堅果,三隻松鼠會自主採購,然後讓加工廠代為加工,對於普通堅果及其他零食,則從材料到加工均由其他企業完成,三隻松鼠只能進行質量檢測、產品篩選及分裝。

但在這種模式下,食品安全的風險有時不可避免。在招股書中連續多年被列為三隻松鼠主要供應商的杭州鴻遠食品有限公司,就曾在2018年12月因生產、銷售不合格的松子,被杭州市蕭山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處以5萬元的行政處罰。

三隻松鼠今日過會,創始人從小混混到日銷7億,但存食品安全風險 新聞 第3张

而在2017年,三隻松鼠銷售的產品更是被“實錘”存在食品安全問題。8月,國家食葯監總局發布的公告顯示,三隻松鼠出售的開心果黴菌超標,隨後三隻松鼠召回了不合格產品。10月,安徽省食葯監局又通報稱,三隻松鼠生產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未按規定對採購的食品原料進行檢驗,被處以5萬元行政處罰。

而在招股書中也顯示,從2016年年中至2017年8月,三隻松鼠被14名消費者起訴,食品訴訟涉及鹵藕、雪菊、凍干檸檬片、瓜子、和田駿棗等,索賠金額共計超過20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