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亨通光電33億預付款與集團69億其他應收款之謎》,讓亨通光電(600487)開盤跌停,市值一天內蒸發逾44億元。在經歷了“雙康”的連環雷之後,投資者脆弱的心臟,一下子又懸了起來。

亨通光電遭質疑!董事長:與集團之間資金往來乾乾凈凈、清清楚楚! 新聞 第1张

記者對話亨通光電董事長錢建林

對於這篇文章,亨通光電也緊急發布澄清公告,表示與凱樂科技之間的預付款業務屬正常的商業往來。公司董事長錢建林在接受證券時報·e公司採訪時強調稱,亨通光電和集團間的資金是乾乾凈凈、清清楚楚的。

為何存在33億元預付款?

回應:涉密項目,客戶指定上游採購方,需提前付款訂購

記者:網上有人質疑亨通光電2018年預付33億元給凱樂科技開展貿易業務的合理性,投資者對此也非常關注,公司對此有什麼回應?

錢建林:我們在澄清公告中也說了,這項業務屬於正常的商業往來。同時這項業務扣除成本後,2018年實現凈利潤6732.2萬元,也符合商業邏輯。

我們在2016年下半年拿下了某央企專網通信設備的涉密訂單,並委託湖北凱樂科技代工。我們能獲得這樣訂單,就是因為有這方面的研發能力,對方需要我們提供的是量子通信設備,國內在量子通信設備領域實現產業化的企業,其實沒幾家。

當然,受生產資質、生產場地和設備等因素的制約,公司暫時並不具備加工能力,後來我們委託凱樂科技加工,當然我們也可以委託其他公司加工。為什麼我們交給凱樂科技加工呢?因為我本身生產光纖光纜,凱樂科技有時會買我們生產的光通信上游產品,本身有這種業務合作的關系,再加上凱樂科技也是上市公司,彼此之間有一種信任關系,所以我們拿到訂單後,就選擇凱樂科技來代加工。

亨通光電遭質疑!董事長:與集團之間資金往來乾乾凈凈、清清楚楚! 新聞 第2张

記者:還是會有人認為不該預付33億元。

錢建林:當然網上有人表示不理解,為什麼要預付33億元給凱樂科技。

就是因為生產量子通信設備所需的原材料,大部分都由央企客戶指定了採購方。因為涉密產品的重要級別非常高,所以對原材料供應商的選擇也有明確要求,這不是我們公司能決定的,但我們不便對外多講。

而採購這些原材料都是專門訂制的,需要提前付錢過去。否則萬一我們不要這批原材料,對方就會遭受損失。而這體現在亨通光電的賬面上,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產品還沒賣出,就預付這么大一筆錢。當然亨通光電也不是一次性支付33億元現金,我們只是分期分批付了承兌匯票。

巨額預付是否合規?

回應:已經在可轉債發行材料中詳細說明

記者:有人質疑錢最終流向集團,您有何回應?

錢建林:在公司發行可轉債的已經詳細說明過了,並認可“具備商業合理性,屬於正常交易”。

承兌匯票付給凱樂科技後,他們再將錢付給指定的原材料供應商,實際上凱樂科技也沒拿到這筆錢。凱樂科技相當於是一個承兌匯票的“中轉站”,除扣除加工費外大部分支付某央企指定的原材料供應商,打個比方的話:凱樂科技相當於“富士康”,但這個“富士康”加工產品所購買的關鍵部件,都是客戶指定的。

亨通光電的採購一般都是對方發貨後,我們在三個月內付錢。但唯獨這項業務是先預付款。也正因此有人會想入非非,覺得我們把錢拿出去,轉一圈又回到集團,覺得大股東把這個錢掏空了,這種揣測是完全不負責任的。必須要強調的是,我們這種業務模式在公司發行可轉債的審核提問過的,我們已經作了書面詳細的說明,並提供相關證明,包括某央企給監管機構出具了專項說明,都認可的,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當然我們因為要嚴格遵守相關的保密協議,所以沒辦法更詳細的解釋。

記者:您之前也提到相關產品都是由公司研發的,為何掌握核心技術,但是毛利率卻只有2%?

錢建林:首先我們的利潤是凈利率2%,不是毛利率,再加上委託OEM加工的,故利潤不高。再說有些項目是為國家做貢獻的項目,不可能賺大錢,如果用在民用高端市場的產品,我們2%的凈利率後面可能還要加個“零”。但我們也要為國家做貢獻,不可能賺很多錢,大家都以為造飛機、造坦克能賺很多錢,其實也賺不了多少錢。

是否提供資金給亨通集團?

回應:上市公司的錢,集團是不可能碰的

記者:網上也質疑稱亨通集團其他應收款對象,與亨通光電的定增對象之間存在密切關系。

錢建林:這么多年來,亨通集團對上市公司的資金是一分錢都不碰的。

2017年參與亨通光電定增的投資者包括上海普羅股權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和亨通光電實控人崔根良先生。兩者均沒有與共青城亨通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等亨通集團其他應收款客戶發生除出資以外的其他資金往來。

我們也反覆澄清,集團是集團,上市公司是上市公司,上市公司的錢,集團是不可能碰的。集團跟共青城亨通等公司之間,只是註冊的錢是集團出的,其他就沒有任何資金往來了。我們在澄清公告里也說得清清楚楚,公司業務經營和資金管理完全獨立於亨通集團,未通過任何方式直接或間接地將資金提供給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使用。

亨通光電跟集團之間的資金往來,是乾乾凈凈、清清楚楚的。我們之前做了定向增發,又做了可轉債,所有的文件資料我們都向相關部門遞交好幾遍,也核查了好幾遍,否則證監會也不會讓我們定向增發。

因為我們所有的澄清公告,每一個字都是負法律責任的。如果有問題的話,那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臉了。

關於與凱樂科技的合作,如果接下來還有人質疑的話,我們可以不做了,其實對我們也沒有影響,主要是真沒想到這次會引發這么大的質疑。

如何看待這次質疑風暴?

回應:就像感冒一樣,會增強抵抗能力

記者:這些年來,亨通光電發展總體上可以說是順風順水的,以前也沒有遇到過這么大的爭議,如何看待這次質疑帶來的影響?

錢建林:這樣的質疑明顯是斷章取義,也嚴重影響了中小股東的利益。有小股東上月買了亨通光電的股票後,結果突然來個跌停。當然不管是亨通集團還是上市公司亨通光電,我們本身不會減持,現在股價低一點也不會受多大影響,相信優質的公司股價最終還是會漲上來的。

網上的質疑文章出來後,我們也非常重視,輾轉找到了“夏草”本人,原上海國家會計學院財務專家鄭朝暉老師。但他表示這篇質疑文章不是他所寫,而是別人冒用了“夏草”的名字,他知道後很生氣,讓我們抓緊澄清聲明。

但事情發生以後,馬上就是一個跌停,給我們的壓力也很大,畢竟好幾萬股民的血汗錢都投進來了,我們真不希望他們因為這件事受損失。

亨通光電遭質疑!董事長:與集團之間資金往來乾乾凈凈、清清楚楚! 新聞 第3张

當然我們也要反思,以前公司的負面新聞真的很少,我們在這方面也不是特別重視。總覺得我們有重大的技術突破就很厲害了,總覺得只要自己做的好,就不怕人家說三道四。看現在看來這個觀念錯的。如今我們再去反思這個事情,對我們來說也不一定是壞事情。就像人感冒一下,會增強自己的抵抗能力。

事實上,對那些主觀猜測與臆斷的文章,我們有時真的是有口難辨。我們認為有些文章明顯是不了解公司實際情況,大家可以到公司調研,可以看我們的財務報表,也可以跟我們財務經理溝通,而不是片面的發布信息。

我們亨通光電的技術進步,很多都代表了國家的技術進步。如果說我們亨通光電不行了,那就相當於我國的光纖光纜行業不行了,說穿了就是這么回事。亨通作為行業內民族產業的代表,每年都加大研發投入,改變了中國在世界上的行業地位。

對於這樣的報道,我們是非常憤慨的。在行業內我們是非常專注的,可以說通過我們創新,已經將歐洲、日本的很多企業都遠遠甩在身後,我們的技術創新能力比他們強得多,厲害得多。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也希望資本市場能夠穩定。亨通光電作為上市公司,過去20多年來一直穩健增長。公司實際控制人崔根良,其實也不是善喜歡冒風險的人,他做事是非常穩健、踏實的,像我們稍微偏離主業,我們最後都不允許的。

公司發展情況如何?

回應:訂單已到明年5月,公司不缺錢

記者:公司現在的發展情況怎麼樣?接下來會怎麼樣?

錢建林:公司在行業里處於領先位置,光纖通信領域我們的實力位居全球前三,電力能源領域我們排名全球前四,在中國則一直排在第一位。現在我們的國際化進程非常快,在全球十個國家都有工廠,去年我們又在埃及、印尼、印度、德國建設工廠。可以說,在國際化上我們以每年50%的速度在增長。

另外,我們在重大技術上也取得了突破。我們的500KV海底超快電纜創造全球記錄。最近我們與聯通共同申報的《基於量子通信幹線的信息加密防泄漏防篡改網絡系統》榮獲C5類別最高獎項,這也是此次我國唯一獲得最高獎項的項目。這個獎是從一千多個項目里選出來的,有一百多國家參與。

我們的海洋電力電纜,訂單已經排到明年5月份,全部排滿了。從業績的角度來說,我們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

亨通光電遭質疑!董事長:與集團之間資金往來乾乾凈凈、清清楚楚! 新聞 第4张

記者:公司是否存在資金緊張的情況?

錢建林:我們各公司總經理從來沒考慮錢的問題,因為我們早就根據自身發展戰略,將相關的資金全部都匹配好了。

我在2001年改股改時就開始擔任亨通光電總經理,一直在亨通光電當了13年總經理,後來擔任亨通光電董事長,在整個過程發展中,我們亨通光電從來沒缺過錢,我們也不會為了募集資金而募集資金。雖然我們負債率並不是行業最低的,但我們創造的效益是高於同行的,而且最近我們也沒有資金壓力。

這次我們也參與了雲南聯通的混改,前期也已經公告了,也充分說明了各方對我們的認可。我們自己認為,在這個行業裡面,我們就是國家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