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東有限責任原則有兩層含義:其一,股東以其出資額或所持股份為限對公司承擔責任,這種責任屬於法定的有限責任;其二,公司獨立責任,股東責任與公司責任相互分離。

股東對公司負責,不對公司債權人負責;公司的責任屬於公司責任,原則上不能向股東進行追索,亦即公司具有獨立的法人人格,其作為法人團體或法人在法律上能夠獨立地參加民事法律關系,享受權利和承擔義務的主體資格。

因此,公司法對公司的註銷進行了嚴格的限制,公司辦理註銷程序之前一定要依法進行公司清算,包括終止生產經營銷售活動、了結公司事務、了結民事訴訟、清理債權和債務、分配剩餘財產等。

公司註銷後,股東就萬事大吉了嗎?可沒這么簡單(附案例) 新聞 第1张

一、現實問題

現實中,如果公司已註銷,但尚有相關債務未清償,債權人的利益如何保護?能否直接對公司股東提起訴訟?對於此類情況下應否追究股東責任,主要有以下兩種觀點:

1、在這種情況下追究股東責任缺乏法律的支撐,如果在公司經過一個正當的程序註銷後仍追究股東責任的話,勢必會破壞公司法人制度。

2、誠實信用原則是民法的基本原則,股東違反誠實信用原則而承擔相應的責任不能說沒有法律的支撐,直接追究股東責任更有利於完善公司法人制度。

此種情況應分類討論,如果公司嚴格依法清算、在工商行政管理機關辦理註銷登記, 其法人人格絕對地、永久地消滅,其不能清償的債務依法免除。但是針對實踐中大量存在未經依法清算即被註銷的情況,存在的那些即使清算也難以發現的隱性債務,在企業被註銷後才引發的糾紛,此時若繼續堅持股東責任有限,則對債權人的利益保護顯屬不利。

此時就涉及“揭開公司面紗”制度,如上所述,公司作為一種具有獨立人格的企業組織體,以其所有的財產對外承擔責任,公司的股東僅以其投資額為限對公司債務承擔有限責任,因而公司的獨立法人人格就像一層面紗將公司與股東的責任分開,即使公司財產未能全部償還公司的所有債務,公司股東也免遭公司債權人的追索。但是,如果股東利用公司的獨立法人人格來從事各種規避法律和違法的行為,損害公司債權人的利益時,為了保護債權人的利益、維護穩定的市場經濟秩序,在特定的情況之下,應揭開公司神秘面紗,追究股東的相關民事責任。

公司註銷後,股東就萬事大吉了嗎?可沒這么簡單(附案例) 新聞 第2张

二、裁判案例

實踐中,公司註銷而尚未清償債務的案件大量存在,且情形不一而足,下面我們通過一系列案件的判決情況來詳細闡釋。

1、未盡清算之責的

未經清算即註銷公司,逃避債務的

因許良藝、陳景亮怠於履行股東職責,放任鄭東社繼續偽造手續辦理公司註銷,導致泉州美郎公司未經清算即被註銷,資產已被處理完畢,無法進行清算,故鄭東社、許良藝、陳景亮應對泉州美郎公司欠百興公司貨款承擔清償責任。

清算不通知債權人,自行註銷的

榮鑫公司在未通知債權人金隆公司的情況下,對公司進行了清算和註銷,並承諾如清算報告不真實或尚有未清理完結的債務,由全體股東按比例承擔責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第十九條、第二十條的規定及上述承諾內容,生效判決判令馮卷領、張飛周對125338元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並無不當。

通過以上判決可見,當股東或清算組成員不盡清算之責(這種行為可以是積極的作為,也可以是消極的不作為)造成公司財產流失、貶值,甚至私分公司的財產,致使債權人的債權受到實際損失的,應當對債權人承擔賠償責任。股東的此種不盡清算責任的行為無論是在清算過程中還是在公司註銷後被揭發的,股東均應對債權人承擔賠償責任。

法條鏈接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一百九十條:

清算組成員應當忠於職守, 依法履行清算義務。清算組成員不得利用職權收受賄賂或者其他非法收入, 不得侵佔公司財產。清算組成員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給公司或者債權人造成損失的, 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公司註銷後,股東就萬事大吉了嗎?可沒這么簡單(附案例) 新聞 第3张

2、股東承諾承擔公司債務而註銷公司的

現實中,有的公司股東在向工商行政管理機關申請辦理公司註銷登記時,公司沒有進行清算,但作出了類似“企業人員解散、各項財產和債權債務由股東(或者開辦單位)接管”,或者“公司的債權債務已經清理完畢”的承諾,並由工商行政管理機關登記在冊,工商行政管理機關據此給予辦理了註銷登記。

如果在公司註銷過程中股東出具了相應的承諾書,那麼,法院是否會直接判決股東承擔清償責任呢?

股東作出承諾由其承擔責任

張保安等三被告在2008年7月22日作出的公司清算報告中載明“截止二〇〇八年七月二十二日止,未產生任何債務;如果有債權債務,則由公司股東承擔相應的責任”,因此在天水潤生公司被註銷後,其因繼受徽縣閆家溝鉛鋅礦資產而同時繼受了該礦應承擔的民事侵權損害賠償責任,應當轉由公司股東張保安、堅公平、李春蘭承擔。

股東以不實材料註銷同時作出承諾

本案中,被告向市場監督管理局出具的原楷德公司註銷清算報告存在不實情況,現原告以此為由要求兩被告對原楷德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符合法律規定,本院予以支持。

本案中,兩被告在清算報告中承諾,公司債務已清償完畢,若有未了事宜,股東願意承擔責任。...兩股東亦表示,公司債務已全部清償。如有未發現、未清償之債務,由股東繼續負責清償。上述表述已明確兩被告對原楷德公司未了債務是承擔清償責任,而非清理責任。現原告選擇主張兩股東對債務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其實質結果就是要求兩被告承擔清償責任。

在商事改革後,企業簡易註銷的過程中常出現上述這些情形,依據《市場監管總局關於開展進一步完善企業簡易註銷登記改革試點工作的通知》,簡易註銷只需要全體股東出具承諾書,在此種情況下,法院判決股東依法並依承諾擔責,應屬正當。

法條鏈接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2014修正)第十九條:

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以及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在公司解散後,惡意處置公司財產給債權人造成損失,或者未經依法清算,以虛假的清算報告騙取公司登記機關辦理法人註銷登記,債權人主張其對公司債務承擔相應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2014修正)第二十條:

公司解散應當在依法清算完畢後,申請辦理註銷登記。公司未經清算即辦理註銷登記,導致公司無法進行清算,債權人主張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以及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對公司債務承擔清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

公司未經依法清算即辦理註銷登記,股東或者第三人在公司登記機關辦理註銷登記時承諾對公司債務承擔責任,債權人主張其對公司債務承擔相應民事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

注意:在公司債務尚未清償完畢時即使註銷公司,無論是使用隱瞞、欺詐手段騙取登記機關和債權人,抑或在註銷公司之前作出了承諾,只要還存在尚未清償的債務,一般而言股東都不可能溜之大吉。公司股東有限責任制度是為了鼓勵投資和商事的繁榮而人為設計出來的一種制度,但是,在股東或清算組惡意損壞債權人利益註銷公司的情形下,股東有限責任制度絕不是惡意股東的“保護傘”。

更多企業管理知識、法律知識、創業服務可在廣西中小企業公共服務平台獲取,平台為創業者提供一站式企業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