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信證券高善文:資本市場已較充分吸收和消化了外部擾動影響 【澎湃新聞】 自媒體 第1张

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  IC 資料圖

5月16日,安信證券舉辦中期策略會。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在會上表示,資本市場已經比較充分地吸收和消化了外部擾動的影響,下一步市場重心將重新回到經濟、政策層面。

高善文指出,從全球經濟增長情況來看,2016年初到2018年,中國經濟和全球經濟同步有所好轉,但在2018年晚些時候以來,全球工業增長再次出現比較顯著的減速,到目前已經基本上回到2016年年初啟動時的水平,而中國的情況在一定程度上是相似的。

這一輪全球經濟的減速,和歷史上其他階段相比有不同的特點,最顯著的特點之一是,減速主要發生在製造業、貿易領域,而在服務業領域迄今為止景氣依然維持在比較高的水平。所以去年下半年以來製造業和服務業PMI出現了越來越大的分叉。分國別來看,這種情況還是很清晰,美國服務業景氣指數相對比較穩定,製造業景氣指數從去年四季度以來在下落。日本的情況是一樣的,歐洲的情況也是類似的。

高善文認為,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在於中國的去槓桿,特別是由此導致的國內經濟、內需出現了一定程度的減速,這一減速擴散到了全球領域。

他指出,盡管出口下降,但是進口下降得更快,因此中國的貿易盈餘在過去半年內仍然在擴大,這清晰表明了中國內需的減速。中國歷史上的經濟減速主要來自於投資上的減速,去年以來投資總體相對穩定,經濟的減速主要來自於消費活動下降,這在歷史上非常少見。微觀層面上也有很多證據,比如市場上所謂的消費降級。

那麼,為什麼消費活動會減速?內需的減速有沒有可能在某個時候穩定下來?

對此,高善文這樣回答:“消費活動下降最流行的解釋是因為房地產。想法很樸素,房子那麼貴,老百姓咬着牙買了房子還要還月供,所以消費很緊張。對於要買房子的人來說,房子漲價了,實際收入下降,這一點容易理解,但是房子漲價以後,對於大量已經持有房產的人而言,這一群體的財富是在上升的,應該帶來財富效應,反過頭來應該會刺激消費。經過測算,推翻了流行的解釋,實際上是房地產銷售支持了社會消費品零售的增長。我們認為,消費活動的減速很可能跟與去槓桿相關的金融政策調整的副作用有關。對老百姓來講,收入100元,一部分要去消費掉,經濟學上把沒有消費掉的東西定義為儲蓄。中國居民總體上講,每獲得100元,會把大約33元儲蓄起來。這33元是怎麼分布的?平均二十多塊錢是存到銀行,或者是買了理財產品,還有大約10塊錢是買了房子或者自己做了生意、做了投資。但是2016年到2018年這三年期間,居民收入用於存在銀行的部分突然出現大幅下沉,100元的收入中只有大約15元的水平。2018年是歷史上第一年居民戶存到銀行的錢比從銀行拿出的錢更少。我們發現,這一下降不能用買房來解釋。那麼形成這種變化的原因是什麼?是貨幣供應出現下降,而這背後最重要的原因是資管新規和去槓桿。”

他指出,資管新規和去槓桿政策的抑製作用未來是可以消除的,這一政策的調整比刺激基建、地產的副作用更小,而且將有助於經濟的穩定。

高善文預期,隨着這些調整的落地,貨幣供應能夠回到更正常甚至更寬松的水平,消費活動可能會重新恢復加速,經濟活動的穩定應該可以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