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不顧父母反對我出錢買房嫁給媽寶男,婚後生活卻差點讓我上法院 新聞 第1张

王夢妮再一次遇到前夫徐傑的時候,是在商場里。

他們都沒有想到會在這種忽然的情況下相遇。

迎面走來的時候,都愣住了。

徐傑身邊挎着一個挺着肚子的孕婦,那個孕婦看起來三十來歲的樣子,王夢妮認識她,她是徐傑的同事陳嬌,她曾經在徐傑的手機里看到過她的照片,也因為大吵過一架,沒想到他們竟然會過走到一起。

王夢妮心裡想,是了,他們還沒離婚的時候,徐傑就跟陳嬌在一起了,後來離婚了,又怎麼會不在一起呢?

看到了徐傑就想到了他的母親,王夢妮的前任婆婆,一想到這個人,她就覺得一陣惡心,雖然都是過去的事了,但是王夢妮一想到這個人就覺得當年她做得還不夠狠。

徐傑和陳嬌顯然也看到了王夢妮,兩年多未見的王夢妮已經不再是當初離婚時那個憔悴的女人了,她穿着駝色羊絨大衣,臉上化着淡妝,嘴上塗着水紅色口紅的王夢妮看起來整個人散發着淡淡的柔光,就像當初徐傑喜歡的那樣。

王夢妮看徐傑反倒是比當初離婚時看起來憔悴了一點,但是容貌還是那麼英俊,尤其是那一身儒雅的氣質,當年她也就是喜歡這樣的他,才會不顧那些困難嫁給他的。

三人走到了對面,陳嬌使勁扯着徐傑的胳膊,而徐傑還是猶豫要不要跟王夢妮打招呼。

但是王夢妮一點也沒有猶豫,也沒有任何停頓,踩着高跟鞋從徐傑的身邊擦身而過,連一個眼風都沒有給他們。

既然是陌生人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晚上王夢妮回到家,也許是因為白天見到了徐傑,他們畢竟也曾經有六年的時候是與彼此相伴,晚上王夢妮做了夢,夢見了曾經的生活。

她和徐傑是大學同學,那時她青春美貌,徐傑也帥氣瀟灑,倆人水到渠成的在一起,他們在一起走都是校園的一道風景。

那時候他們牽着手每天在圖書館和教室之間,學習上互相鼓勵,戀愛上又是百般甜蜜,王夢妮真的覺得找對了人。

大學畢業之後,他們的工作都穩定了,徐傑因為個人成績優秀找到了一家相當不錯的公司,王夢妮的工作也不差,倆人不僅外形搭配,連優秀都是那麼的相襯。

他們順理成章的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但是王夢妮的父母卻不太同意,他們都是大學教授,王母說:“我不同意的理由不是徐傑家裡窮而且是農村出身,而是徐傑的生長環境,徐傑的父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是他的媽媽自己把他撫養長大,並且還讓他以優異的成績考上大學,徐傑這個孩子是優秀的,我跟你爸是同意的,但是他的媽媽在上次來城裡與我們會親家的時候大家也見到了,我跟你爸並不認為他的媽媽會是一個好相與的婆婆。”

王母說:“一個早年喪夫的女人獨自把兒子養大,她會把兒子看得比什麼都重,甚至這個兒子在她的生命里還要承擔‘丈夫’這個角色,所以,我跟你爸爸不同意你跟徐傑結婚。”

王夢妮那時候也工作一年了,她也有過社會上的見識了,但她還是年輕,或者說對徐傑的愛戰勝了一切,以為她會擺平這一切,以為徐傑會愛她勝過一切。

王夢妮當時怎麼回答的呢,後來的幾年她都還記得,她說:“我愛他,我願意為他克服一切,我願意把他的媽媽當做自己的親人來對待,我會跟徐傑一起對她好、孝順她,我想人心都是肉長的,她也一定會接受我的。”

後來,王夢妮想起當時這句話的時候,特別想穿越回去一巴掌扇醒自己,有句話叫什麼來着:“婚後流的眼淚都是你婚前腦子進的水。”

一點也不錯。

而且王母對她婆婆的評價也沒有錯,她的婆婆的確把徐傑當最重要的東西一樣對待。

以致於婚後徐傑接婆婆來他們家裡小住的時候,婆婆看到徐傑在分擔家務,她都非常不痛快,直接就說:“我們家阿傑啊,從小到大我都沒讓他干過活的!”說完還瞪着王夢妮。

王夢妮婚前與徐傑商量的就是家務各自分擔一半,她做飯他刷碗,她擦地他洗衣服,大家都很公平,倆人的生活也很和諧,讓王夢妮覺得很舒心,同時也覺得沒有嫁錯人。

所以此時面對婆婆的指摘,她乾脆就當沒聽到。

徐傑這時說:“媽,我都這么大人了,也得干點活。”

婆婆還嘟囔着:“從小到大都沒干過活,結婚了反倒受罪了。”

王夢妮一聽這話,婆婆都挑得這么明了,她心裡也就來氣了,誰在父母家裡的時候不是家裡的小太陽,就他徐傑金貴,她王夢妮就是泥土嗎?

王夢妮剛想張嘴,但是看到徐傑哀求的眼神,想到徐傑對她的好,他們倆生活得也非常幸福,王夢妮就忍了。

婆婆看王夢妮不吱聲,搶過兒子手裡的抹布,開始像模像樣的干起活來。

王夢妮不吱聲,她就看着婆婆幹活,婆婆自己樂意乾的,跟她有什麼關系?但是徐傑哀求的眼神再一次打敗了她,他用嘴唇無聲的對她說:“求你了,親愛的老婆。”

王夢妮又心軟了,嘆了一口氣,想着婆婆也就住幾天,忍她幾天,哄一哄徐傑,也給他們倆以後一個清靜。她就將抹布從婆婆手裡搶了過來,開始干起了活。

婆婆見王夢妮幹活了,這才滿意,嘴上還說:“對,女人啊就得持家有道,不僅得把收拾得乾乾凈凈讓男人覺得舒心,還得好好伺候老公、照顧孩子,我們女人的天職就是這個啊。”

王夢妮聽她說這種話就生氣,她是愛徐傑,可是在職場上,徐傑月新一萬,她也能掙八千塊啊,而且他倆的這個房子還是王夢妮家裡拿的首付,S市這個地方連首付都得掏個二百萬,徐傑家裡一分錢不出不說,老太太還來挑三揀四的,真是讓王夢妮無語。

王夢妮愛徐傑,也想對徐傑的母親好,但是婆婆剛來就擺起譜來,讓王夢妮心裡拔涼。這年頭又不是舊社會,當兒媳婦就得像個老媽子似的伺候全家老小,所以婆婆這么一頓折騰,讓王夢妮對她也沒了一點親近的心裡,只在心裡想着一切都是看在徐傑面上。

晚上徐傑好一頓哄王夢妮,王夢妮心裡的不痛快才散開。

結果第二天晚上吃飯,飯菜是王夢妮做的,按照她和徐傑的約定,碗筷就該是徐傑來收拾和清洗,徐傑剛要收拾,就被婆婆給阻止了,婆婆還說一句:“阿傑你別動,讓夢妮洗,女人家的哪有不洗碗讓男人去乾的?”

王夢妮終於火了,昨天因為這事兒說了一頓,今天怎麼還說?徐傑一個勁兒的飛眼她也不管了,直接就說:“我跟阿傑的家務分配就是我做飯他洗碗,現在我做完飯了,就該是他洗碗,媽你剛來不知道我跟徐傑的分配計劃,現在跟您說了,就讓阿傑去干吧。”

老太太一聽也火了:“我徐家娶你是來當媳婦的,是來伺候我們全家的,不是讓你來當祖宗來的!還跟阿傑分配家務?你怎麼想的?我告訴你,我阿傑就不幹活!”

徐傑趕緊兩頭勸,王夢妮這時候也不管徐傑昨晚勸她那一套了,對徐傑說:“昨天你還說你會跟媽好好解釋,這就是解釋的效果?還有,我跟你結婚不是為了給你全家當老媽子的,我跟你結婚是因為我愛你,而不是別的原因。”說完起身就回了房間,將屋門鎖了起來。

老太太聽她鎖門就扯着嗓子喊:“把你能耐的!我們老徐家娶你進門了,你還不伺候老公、不伺候婆婆,我倒想問問親家到底怎麼教出的女兒?這么不孝!”

徐傑趕緊拉他媽,但是他媽才不管那套,她若是不厲害,也沒法把徐傑拉扯長大,老太太扯着嗓門喊:“我告訴你,進了我徐家的大門你就是老老實實的,別在那裡作妖!今天這碗我就給你放這了,我就不信了,看誰能挺過誰!”

王夢妮聽見婆婆還扯着自己父母,想到婚前她媽媽對她說的那些話,眼淚一下就涌了上來。

論吵架她不是婆婆這種村婦的對手,但是她難道就得任她欺負嗎?她王夢妮的字典里沒有隨便讓人欺負的事!

婆婆聽王夢妮沒了聲音,以為將王夢妮打敗了,王夢妮在屋裡哭呢,哭這一點她猜對了,但是她沒有猜對結果。

王夢妮忽然一把將門拉開,見客廳里的徐傑拉着婆婆在那裡勸,徐傑見她出來喊了她一聲:“夢妮,你別生氣啊,看在我的面子上別吵了,求你了。”

婆婆見徐傑這么低聲下氣就來氣,憑什麼她優秀的兒子要跟兒媳婦這么低聲下氣?她一個人將他撫養長大可不是為了讓他對兒媳婦百依百順的,他是要給她養老,讓她活得痛快的!

王夢妮沒說別的,將手裡的結婚證和戶口本拿出來,對徐傑說:“別說那些沒用的,我王夢妮當不了你老徐家的兒媳婦,咱倆現在就去離婚去,正好給你們找個新媳婦的機會。”王夢妮也是氣上頭了,離婚這話也說出來了。

徐傑一下嚇得上前去拉住王夢妮,“夢妮,你說什麼呢?別這樣!”

婆婆聽她要離婚,也生氣了:“離!你不是要離婚嗎?跟你離婚!看你這二婚頭的女人上哪去找比我兒子更好的男人去?”

徐傑趕緊說她:“媽,你少說兩句吧!我不會跟夢妮離婚的!”

婆婆才不管他,眼睛還環顧了一下這屋子的四周,說:“我告訴你,離婚了這房子也是我兒子的!”

王夢妮嗤笑一聲:“這房子首付是我爸媽出的,貸款是我跟徐傑共同承擔的,離婚的話徐傑想要這房子可以,但是把首付的200萬和這一年我跟他共同承擔的貸款錢還給我!”

婆婆聽了站起身,急促的呼吸大罵道:“你嫁給我兒子了,就全是我老徐家的!”

王夢妮鄙視的看着她,那種鄙視的目光讓她婆婆覺得特別刺眼,被自己的兒媳婦這么鄙視,她一下也怒了!

王夢妮說;“不還錢咱們就法庭上見!我就不信,法律治不了你這不要臉了!”

本來說離婚也就是她一氣之下說出的話,可是聽見婆婆這么要吞掉她家的財產,王夢妮一下就怒了,對徐傑說:“你媽不要臉你也跟着不要臉,我告訴你徐傑,我跟你過不了了!你們老徐家的兒媳婦守着你媽這樣的,誰都當不了!”

說完拎着包就往外走,徐傑上前去拉她,也被王夢妮一把手甩開。

王夢妮冷冷的說:“現在知道拉着我了,知道攔着你媽了,早幹什麼去了?你是不是在試探我的底線?我告訴你,你不用試探,我直接告訴你,這么過,我過不了!”咣一聲甩上大門,她就走了。

當晚王夢妮就回到娘家住去了,回到娘家王夢妮就說了情況,一邊說一邊就哭了,摟着自己的媽媽,委屈的哭了。

“我不知道要怎麼做才能好,我也不想離婚啊,我跟徐傑明明挺好的,可是他媽媽來之後,一切都變了。”

王母摟着女兒,溫柔的開導她,說做人家的兒媳婦了還是要柔和一點,情商要高一點,不要直接跟婆婆對上,這樣太傷害她和徐傑的感情了。

王夢妮說:“我是抱着尊重她的心來對她的,可是她說的什麼話?什麼娶了我就是伺候他們老徐家的,什麼我的錢財帶進老徐家了就都是他們的,有這么不要臉的嗎?”

王父聽到錢財這段,又仔細問了,才知道她婆婆這段無恥的話,王父說:“他家要真的這么辦事,那我們是一定上法庭見面了。”王母瞪了王父一眼,覺得哪有這么勸架的?

王父說:“我跟你媽當然是希望你倆好的,但是好不是以犧牲你的快樂為代價,我們好好的將你養大,養得這么優秀,是希望你幸福,而不是為了讓你去給別人家做牛做馬的!”

王母聽了,嘆了一口氣。

因為王夢妮關了手機,徐傑的電話就打到王母手機上來了。

王母接了電話,徐傑焦急的聲音就傳來了,王母安慰他:“夢妮在我們這里呢,人沒事,就是受了委屈。”王母雖說勸王夢妮別直接對上,但是對徐傑也有怨氣。

徐傑一個勁兒的道歉,王母說:“今晚就讓夢妮在這里住吧,你跟夢妮都冷靜一下,你也好好勸勸親家,我們雖然是長輩,但是不應該參合進小輩兒的生活里,你倆過得好好的,我們長輩這一參合反倒不好了。”

徐傑說他一定好好勸勸他媽,讓夢妮平靜一下雲雲。

掛了電話,徐傑就開始說他媽,“您非得跟夢妮置氣幹什麼?你就來住這幾天,誰幹家務不行?我跟夢妮原來好好的!”

徐母一聽不樂意了,“你是不是我生的兒子?我是為了你好才教訓她的!她還讓你也分擔家務?從小到大你干過活嗎?怎麼結了婚反倒給別的女人來幹活來了?”

徐傑說:“不幹活怎麼辦?夢妮的工作也很忙,我們倆互相分擔有什麼啊?”

徐母說:“女人家的不好好在家待着做家務、照顧丈夫、伺候孩子,出去工作能有什麼大出息?能跟男人一樣嗎?讓她辭職回家算了!”

徐傑說:“夢妮一個月也能掙八千塊呢,如果她不掙錢我們怎麼還這房貸?”

徐母一聽王夢妮也掙得不少,也是咋舌,但是話風沒變:“掙錢多是好,但是也不能讓你幹活受累,我不同意!再說你聽她說那些話,指着我說我不要臉,這都成什麼樣了!”

徐傑說:“夢妮是不對,我會說她的。但是你也不要來攪和我們之間的事了,怎麼生活是我倆的事。”

徐母也生氣了:“真是娶了媳婦忘了娘!”說完也坐在沙發邊垂淚了。

徐傑撓着頭,兩頭不討好。

對待將自己撫養長大的寡母,想到一個個點着昏黃電燈泡的夜晚,母親在燈下縫縫補補的身影,徐傑也是難受,又想到與自己相戀六年的王夢妮,也是兩處為難。

雖說他的個人條件不差,可是王夢妮的條件也不差啊,而且他畢竟在她身上投入了那麼多的感情,怎麼能說離就離?

徐傑勸自己垂淚的老母親,也沒見好轉,徐母說:“就王夢妮這樣,等我老了還能不能給我養老?我老了,誰管我?”

徐傑說;“夢妮很孝順的,不會不管你的,我們會一起養你的,媽你就放心吧。”

徐母:“哼,她都指着我鼻子大罵我不要臉了,還能養我?當我是小孩子哄我呢?我告訴你,她要離婚就離婚,這房子不給她,我就不信,離了她你還找不到比她更好的了!”

那一晚,徐傑求着徐母勸了半宿,才終於給勸不哭了。

徐傑躺在床上也是疲倦,想到摔門離開的王夢妮,他心裡也是怨,為什麼王夢妮就不能為了他忍一忍他媽媽呢?忍一忍不就好了嗎?非要這樣針尖對麥芒的,她心裡還有他嗎?只是吵個架而已,就提離婚……

這次吵架最終的結果是徐傑兩頭求饒,終於讓兩頭都各退一步,這事才算過去。可是這件事只不過是他們婚後一團雜亂的開端。

自從那次吵架之後,徐母每次打電話就問徐傑是否還做家務之類的事,徐傑每次都應付說是王夢妮做的,徐母聽了還說:“看見沒,就得治一治她,要不就不老實!”

徐母再來,或者倆人回到鄉下過年,徐傑都提前跟王夢妮商量,求她好好表現,王夢妮到底還是愛着徐傑,想跟她好好過日子的,也就都同意了。

這樣,生活到底還是繼續過了下去。

事情真正爆發是王夢妮懷孕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