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五、孩子不是親生,對母親不理不睬很多年,父親講了件事,孩子哭了

小說:孩子不是親生,對母親不理不睬很多年,父親講了件事,孩子哭了 新聞 第1张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我16歲。

我16歲生日那天,娘第一次沒有參加我的生日宴會,這是從沒有過的現象。同學們在生日宴會上為我祝賀,我卻高興不起來。我鬱郁寡歡走到窗前,想看到娘回家的身影。父親像看透我的心思,他走上來問:“小傑,怎麼了?不舒服,還是想娘了?”

我點點頭說:“想娘了,娘第一次沒有參加小傑的生日宴會,娘是不是不要小傑了。”

父親抬頭看一眼窗外的月光,意味深長對我說:“我家小傑長大了,是大人了,終於想起你娘了。有些事情是該告訴你的時候,一直以來,你對你娘不好,但你娘從沒有怨言。我知道那場車禍,對你幼小的的心靈傷害很大,但那隻是場意外,不是你的錯,也不是你娘的錯。”

我睜大眼睛看父親。

{!-- PGC_COLUMN --}

“你娘一直深愛着你,就像父親深愛你一樣。不止你親娘會為你獻出生命,你娘一樣也會為你獻出生命。你不知道,你娘已為你奉獻過一次。那是你很小的時候,大約四歲吧。你從三樓的陽台摔下來,摔斷了腿,流了很多血,我在外地出差,你娘那個急呀,差點沒急瘋過去,她在醫院為你輸了血,一天24小時守着你,直到你醒過來,她才鬆了一口氣。因為你的血液中流着她的血,所以她把你當成了她生命的一部分。”

我問:“那我娘,她去哪了?她今天為什麼沒來?”

父親嘆了一聲說:“你娘原本是叫我不要告訴你,但她時日不多,現在該是你去看她的時候。”

我大吃一驚,連問父親我娘出了什麼事。父親不說,只是掩面而泣。

我發瘋般奔向醫院,看見娘靜靜躺在病床上,已進入深度昏迷。醫生告訴我說,我娘已是肝癌晚期,時間不多,讓我趁惜這最後的時光。我握着娘的手,拚命地喊:“娘,娘,小傑來看你來了!”娘已不能說話,她眼角有淚水無聲地流出。我忍不住號啕大哭。

娘要走了,怎麼辦,怎麼辦?

父親和同學們都趕到醫院。父親抱緊我,遞給我一個信封說:“小傑,這是你娘留給你的一封信,打開看看吧。”

我接過一個牛皮紙信封,上面是娘娟秀的字跡:

娘的摯愛,我親愛的小傑收。

信紙上是娘淚水干過的淚痕:

小傑,娘對不起,讓你痛苦了這么多年,娘一直想辦法彌補娘的過失,但無論娘怎麼做,總不能讓你高興,娘一輩子都很痛苦,很痛苦,等你長大後,你就會明白娘的一片苦心……

此生,娘的最大滿足,是能與你一路同行,雖然我不能同你走完人生的最後旅程,但有你作伴,娘很知足了……

傑兒,你長大了,如果娘能夠陪你走進婚姻殿堂,該是多麼快樂的一件事,但娘沒有這個機會了,你要好好愛護自己,更要愛你未來的媳婦……

我死後,你要把我的骨灰運到四川去與你親娘合葬在一起,生前我們是冤家,死後我們要成為好姐妹,因為有了你,我們才是一家人……

傑兒,你很久沒有叫一聲娘了,你能再叫一聲娘嗎?娘好想聽到你叫俺一聲娘啊!

……

我早已淚如泉涌,泣不成聲。窗外有歌聲飄進病房,好似我的心聲和憂傷:

紅色燭光又再次點亮

提醒我又度過一次成長

那些夢想還閃着歲月的光

曾經的眼淚還堅持着如今的夢想

微笑鼓掌給自己獎賞

經歷了錯過才懂得分享

有誰不想忘掉記憶的傷

又有誰能忘酒後年少的衷腸

祝你生日快樂

娘,我親愛的娘

祝你生日快樂

我希望再次見到你的笑臉和青春模樣

如果我有夢想我就能飛翔,我有夢想嗎?

有。所以我能滿足我娘的每一個願望。

娘,我的親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