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最痛苦莫過於被無情的戳中了痛點,那麼何為痛點? 新聞 第1张

章冉沖着那位工作人員點頭示意,又跟許優和那位那同學遞了一個眼神,便跟了上去。不用說,面試開始了!

坐在休息室等待,許優觀察那位同學,只見他的兩腿開始不停的抖動,臉色比之前更加難看。相比於許優和章冉,這位同學明顯沒有任何優勢,無論是筆試成績也好,社會經驗也罷,毫無疑問,他都是最弱的。在這個靠實力說話的時代,他絕對沒有任何機會。

為了緩和他的緊張,許優刻意找了一些話題,“同學,你是哪裡人?”

那位同學抬頭看了一眼許優,習慣性的託了托眼鏡,應道:“我就來自長遠縣,我住在長遠縣最偏遠的青雲鄉。”

對此,許優沒有多少震驚,相比於留在海東這個大城市,如此選擇,可能是他最好的選擇了,只是,令他沒想到的是,即便是那麼落後的長遠縣,依然碰到了兩位實力都比自己強勁的競爭對手。此刻,或許他心裡在盤算,如若失敗,該如何選擇。

為了讓他放鬆,也為了安慰他,許優不以為然的說道:“其實,你留在海東也沒什麼不好的,既然出來了,幹嘛非要回去啊!”

那位同學長嘆了口氣,有氣無力的說道:“其實,我也不想回去,可是,不回去就更沒法照顧母親,母親身體不好,需要定期去縣醫院檢查,如果我能在縣里工作,就可以把母親接到縣里,以後去醫院也就方便了。”

許優沒有繼續這個話題,他知道,這個故事雖然說不上是悲劇,也必然是悲情的,如若展開,只能讓他壓力更大,更悲催。可敬這位小伙的一篇孝心,剎那間,許優竟有些感慨,若是這小伙筆試第一,那麼自己說不定還真想直接放棄,把名額讓給他。相比於自己,他更需要這份工作。

兩人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不過,許優注意到,那位同學不時的抬頭,似乎有話想說,可每每當兩人四目相望時,又噎了回去。許優笑了笑,問道:“你叫什麼名字,是不是有話想說?”

聽罷,那位男同學含羞一笑,說道:“許大哥,我就是好奇,你為什麼才考公務員啊?哦,對了,我叫趙雷。”

趙雷,許優樂了,問道:“是不是跟那個民謠歌手同名?”

趙雷點點頭回答道:“是的,同名,就是不如人家有才啊!”

許優笑了笑,說道:“趙雷的經歷或許你也了解過,他也是不易啊,能出名靠的不是運氣,是絕對的實力,只要你有實力,無論在哪裡,無論遇到什麼樣的境遇,終究會成功的。至於我,我是一個失敗者,一個loser,我是走投無路了,所以才選擇考公務員。”

趙雷見許優有些情緒低落,笑着說道:“許大哥,你這個年齡,敢於選擇就是勇氣,相信許大哥一定會成功的。只是,許大哥,你為何也要報考長遠縣呢?”

許優笑了笑,走到趙雷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感慨道:“逃避,我是在逃避,只有逃到長遠,或許才能重生吧!雷子兄弟,加油,不要放棄。”

就在許優最後一句“不要放棄”剛說出口,休息室的門開了,章冉微笑着走進來,看狀態,面試應該很順利,這下,許優和趙雷也都有些懵逼,看來,真真就是沒戲了!

“誰是趙雷,請跟我來。”那位漂亮的美女工作人員輕聲叫道。

趙雷聽到叫自己的名字,趕緊起身跟了過去,走到許優身邊時,許優狠狠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鼓勵到:“雷子兄弟,加油,你一定能行。”

話一出口,章冉和那位美女工作人員都把目光投向許優,許優尷尬的沖她們笑了笑,然後又沖着趙雷揮了揮拳頭,便坐回到座位上。

章冉走到許優身邊,問道:“想不想知道考官問了什麼?”

許優看了一眼章冉,哎呀,這姑娘咋這么漂亮呢,迎着她的眼神,許優竟有些不自然的害羞。

許優頓了頓,使勁的搖了搖頭,示意不需要。

對此,章冉有些意外,她盯着許優看了一會兒,然後沖着許優豎了一個大拇指,很自信的說道:“這次,你們都沒有機會,不過,還是為你們送上美好的祝願,祝你們好運,再見!”

我勒個去,什麼情況,這小妮子有點太狂了吧,就算你面試順利,可你是第一個,後面可還有哥們呢?難不成,你有關系,內定了?也絕對不可能吧,對於公務員考試的公平和公正性,許優還是一萬個放心的!

許優站起身,主動跟章冉握了握手,微笑着說道:“祝你成功,再見!”

不知道為何,在走到門口時,章冉停頓了一下腳步,轉身送給許優一個微笑,然後便義無反顧的大踏步離開了。

許優坐着等待,閑的有些蛋疼,心說,幾個意思?難不成是暗示哥們主動給你要個聯系方式?哎,還是算了吧,像我現在這般模樣,能養活自己就不錯,就別想着老牛吃嫩草的事兒了吧!罷了,罷了,如此佳人,就便宜那些年輕小伙去吧!

沒多久,趙雷出來了,看着他一臉的沮喪,許優心說,完球了,這傢伙看來是搞砸了。沒錯,因為太在乎,所以太緊張,因為太緊張,趙雷面對考官的幾個問題,竟然說不出話來了。如此,可想而知,即便許優不正常發揮,他的面試成績都必然墊底,趙雷的此次公務員考試,也必將以失敗告終。

作為最後一個考生,那位美女工作人員,沒有重複那個誰是誰的問題,而是直接沖着許優說:“許優,該你了!”

說畢,便轉身離去,許優趕緊跟了上去。此刻,或許知道自己也將會沒戲的緣故吧,許優竟然一點都不緊張了,他邁着大步緊跟着那位美女工作人員,走在後面,不時還瞟幾眼走在前面的美女工作人員那扭動的腰肢和屁股。心說,怪不得現在都熱衷公務員考試,感情政府也是美女集散地啊!

推門而入,許優掃了一眼面試考官,當目光落在最後那位考官身上後,許優不禁為之一驚。相比於他自己的驚詫不已,對方則是淡定的很,自顧自的低着頭寫着什麼材料。此刻,許優心裡明白,這位早自己十幾年進入公務員體系的同學很可能是為了所謂的考試公平而異地請來的。當然,對於自己,他肯定是認識的,雖然上大學時,兩人的關系說不上多好,可也彼此說的過去。如此場合,即便對方認出來,想幫自己也必然是保持低調和不認識。

只是,這位十幾年不見的老同學真的會幫自己嗎?或者說,人家已經是副處級別了,可自己即便順利入職,也只是一個小科員,兩人相比,可謂天上地下啊!說不定,人家正在心裡嗤笑自己呢!哎,為啥要考公務員呢,許優竟然尷尬的有些後悔自己的選擇。

回想那美麗的大學時光,自己是如此的叱吒風雲,不務“正業”,而對方則是一直默默無聞,潛心學業,由此,兩人的交流也很少。

如今,自己的命運竟然要被人家主宰了,也真真是一個有意思啊!

“準備好了吧?”一位五十來歲的考官微笑着問道。

面對如此和藹和慈祥的考官,許優更加放鬆了,笑着回道:“準備好了!”

那位考官繼續問道:“作為全海洲年齡最大的考生,也是你人生中最後一次作為本科生報考公務員,你如何看待這次考試?又為何選擇在這個年齡報考?如果考上了,你將如何面對身邊眾多的九零後同事和甚至比你還小的上級?”

考官的第一個問題可謂非常直接和犀利,許優略一思考,深吸一口氣,回答道:“非常感謝您對我如此關注,是的,我一定是全海洲最大的本科公務員考生了,對於這次考試,我準備了十五年,選擇這個年齡報考,不只是破釜沉舟,更是有備而來,都說幸運會青睞有準備的人,我相信,因為我十幾年的準備和社會履歷,年齡絕不僅不是負擔,還是我報考公務員的最大優勢和本錢。如果我榮幸的進入公務員的大家庭,對於九零後的同事,我將會以一個老大哥的姿態,用我的人生經驗和他們優勢互補,更好的處理和完成工作;對於領導,年齡更不是問題,因為,一方面,無論是政府還是企業,看的不是年齡而是能力,既然是領導,自然無可置疑;另一方面,每一個公務人員唯一訴求和宗旨,是一心為公,一心為民,也就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對於每一個公務人員來說,既然以同志相稱,那麼無論是性別,還是貧富,還是年齡,那自然都不是問題。我相信我可以調整好心態,做到以一顆平常心,以一顆純凈的初心對待我的工作,我的同事,我的領導!我的回答完畢,謝謝!”

那位年齡大一些的考官聽罷許優的問題,滿意的點了點頭。對於許優來說,則是在心裡一萬個佩服自己,心說,自己竟然能夠說出準備了十五年,哎,臉皮可真不是一般的厚啊!換句話說,若不是公司倒閉,負債百萬,自己會選擇考公務員?對此,絕對是一個呵呵了!

緊接着,第二個年輕一點的考官開口了:“你了解政府辦公室的工作嗎?你覺得如何才能做一個合格的政府辦工作人員?”

說實話,這個問題可以說是送分的問題啊,對於一個報考政府辦公室的考生而言,這塊都是做了充分準備的。許優侃侃而談,從理論上和自己的理解上分別回答了考官的問題。回答完畢,考官同樣是微笑着點了點頭,貌似很滿意的樣子。

最後一位考官,許優心想,作為來自臨近的滕海市組織部的老同學,你會問什麼問題呢?剎那間,許優竟然充滿了期待!

“晉升鄉科級正職領導職務的,應當擔任副鄉科級職務兩年以上,晉升鄉科級副職領導職務的,應當擔任科員級職務三年以上,而晉升科員職務,應當任辦事員三年以上,也就是說,從辦事員到“正科”,正常需要8年時間。而從一個普通科員成長為一位正廳局級官員,大約需要25年。你今年已經36歲了,即便你考上公務員,按照你的年齡來算,你的仕途都將是非常艱辛的,就算你一步都不錯,恐怕也很難有所成就,對此,你如何看待?”

老同學啊,老同學,有點狠啊,你這不是打臉嗎?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哪裡最痛戳哪裡啊!

話說,對於未來,許優還真沒有仔細想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