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一點多,夜色極深極沉。

沿着山路往上蜿蜒排列的路燈雖然全都是亮着的,但路燈的光芒與深色的闇夜相對抗,就是顯得微弱,再加上空氣中彌漫着薄薄的雲氣與水霧,讓山路呈現出一股詭譎的氛圍來。

這地方是“晴山”,在它的山腰地帶有一處高級別墅區。“晴山”因為遠離巿區塵囂,而且風景十分優美,所以吸引着有錢富豪入住,雖然通往別墅區得繞行山路,但環山道路十分寬敞,只要不貪快,平和駕駛,這條山路倒還不曾發生過嚴重車禍。

咻——

一輛黑色高級轎車在開上環山道路後,突然加快速度往山上疾馳,下一秒,另一輛同色系、沒有掛車牌的轎車也跟着尾隨上山。

兩車一前一後行駛在環山道路上,前車快,後車也快;前車速度變慢,後車速度也跟着慢了下來。

這分明是跟蹤!

前車駕駛者是一位中年貴婦,她緊張地看着後視鏡。雖然尾隨在後的黑色轎車並沒有撞到她的車,可是後車明顯企圖不良,因為她從巿區開始就感覺到對方在跟蹤她,直到來到了“晴山”,對方依然尾隨着。

在這三更半夜的時刻里,為什麼會突然冒出這么一部車子來?對方意欲為何?

中年貴婦梨雪月原本就沉鬱的心情更加滯悶了,思緒也變得更慌更亂。

來了嗎?她擔心的事情要發生了嗎?原本她還只是懷疑,難不成會成真?

不,他們不會這么狠絕才對……

梨雪月愈想頭愈昏,眼前的景物竟然開始扭曲了起來。

她知道自己這陣子精神狀況不太好,甚至有在吃藥,所以她也擔心會不會是自己想太多,誤會了“他們”,畢竟她並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他們”要傷害她啊……

梨雪月想着思着,又踩下油門,車子的速度更快了。不管了,她目前最優先要做的就是保護女兒,她要打起精神解決自己的財富被丈夫全部吞掉的危機才行!

她,梨雪月,出身富家,並且是梨家唯一的獨生女,因而繼承了父母的龐大財產。她年輕的時候遇上了艾澤,艾澤的勤奮努力感動了她,於是她答應他的求婚。身為富家女的她嫁給了家境平凡的艾澤,但她無怨無悔,甚至還將自己娘家的財產通通交給丈夫處理。就因為愛,就因為信任,所以這十多年來,她不曾對丈夫有任何防範,豈料,人心是會變的。

艾澤在三年前有了外遇,雖然他費盡心力地隱瞞她,但她仍是察覺到了。近年來,她更發現他外遇對象的行徑愈來愈囂張,竟有着鳩占鵲巢的打算,這讓她不安,也讓她開始秘密地想要將原本屬於她梨家的財產拿回來,留給自己唯一的女兒。

她又加快車速,往“晴山”的黑家別墅而行,她此行正是要去黑家求援。

因為先前的放縱,讓“梨氏企業”完全由丈夫艾澤掌控,現在想要取回,必須費點心神,所以她請求好友黑夫人的幫忙。

她老實地告訴好友,自己的丈夫有了外遇,而且外遇的女子意圖謀奪財產。

不過,她也再三交代黑家絕對不可以跟女兒說明真相,她並不想讓單純的女兒陷入痛苦裡。

至於丈夫與他所外遇的女子是否真的意圖傷害她……

梨雪月搖了搖首。沒有證據不能亂講,所以她只能把不安深埋在心裡,連黑家都沒說。

前方有彎路。

梨雪月的腦袋雖然昏沉沉的,但還是鬆開油門,改踩煞車以減緩車速。

只是,煞車是踩了,車子卻完全沒有減速的跡象!

梨雪月一驚,暈眩感更強烈了,而前方就是一處轉彎。

她再度踩煞車,車卻不停,甚至還暴沖!

砰!

一聲巨響。

黑色轎車飛出山路,栽下山坡,還翻滾了好幾圈才停下……

嗚嗚聲、鳴笛聲響起,警車、救護車、拖吊車都在最快的時間里趕到出事現場。

不過栽下山坡的轎車極難救援,費了好一番工夫,大伙兒才把女性駕駛送進了醫院。

梨雪月沒有當場殞命,但傷勢卻十分嚴重,一直住在加護病房裡。

“怎麼會這樣?雪月做事情一向很小心的呀,怎麼會出車禍呢?”接到車禍通知的家屬朋友們,在醫院里煩躁緊張地討論着車禍的原因。

“雪月怎麼會在三更半夜跑到山上去呢?”

“……她最近情緒十分不穩定又常失眠,有在服用安眠藥、鎮定劑等葯物,她這么晚了還臨時出門,也許就是去散心,結果卻精神不濟,才會出了這么嚴重的車禍。”西裝筆挺的中年男子艾澤,對警方陳述妻子的狀況。

另一隅,一個身着簡單的白色襯衫、牛仔褲的十七歲女孩哀傷地站在一旁,每次看見醫生或護士經過,就焦急萬分地請求醫生和護士救救母親,一邊期待醫生能捎來好消息,一邊懊惱自己無法幫上母親任何忙。

艾彌兒這些天來都在醫院里祈禱着,希望能等到好消息。

“黑先生,我不是要你別再來探望我夫人嗎?我夫人就是因為要去你家才會出了這場車禍,你還好意思來探望?!”

艾澤非常生氣地阻止一位年輕男子前來探望梨雪月。

艾彌兒終於被吵鬧聲拉回神智,這些天來她都渾渾噩噩的,一心一意只在祈禱母親能平安無事,至於病房前發生的事情,她都毫無感覺,就連來來去去的探望者身份,她也一點印象都沒有。

直到現在,她才回過神來。

抬首,和與父親爭執的男人對上視線。

驀地,她心一動。那是一對深邃、迷人,卻又神秘的漂亮雙眸。

艾彌兒知道他的身份,他叫黑崎封,年長她五歲,不僅擁有俊美五官、修長的身材,他還有一顆精明的腦袋。二十二歲的他雖然年紀輕輕,但已經是被企業界所矚目注意的未來巨星了。也難怪有這么多人看重他,因為單單是他眉宇間散發出的王者之氣,就教人不敢小覷他了。

艾彌兒與黑崎封有過幾面之緣,因為黑崎封的母親與她的媽咪是死黨兼好朋友,她曾去黑家拜訪過幾回。

黑崎封沒理會艾澤的阻擋,直視着艾彌兒,她依然是一副柔弱無依的模樣。

小臉蒼白而憔悴,明亮雙眸含着淚水,貝齒因為煩惱而咬住下唇,但即便如此神傷,卻仍掩不去她的天生麗質、清秀美麗。

黑崎封見過她幾回,雖然都只是匆匆瞥過,但她夢幻般的美麗外表早已進駐他心裡,不過他也覺得她是那種亟需被人保護的嬌弱丫頭,再加上這兩個月來,梨阿姨除了與他商談財產的處理方式外,就是再三強調她唯一的愛女亟需人保護,要他多加關照她。

“還不走?”艾澤再度趕着黑崎封。他努力了二十年,終於成為一位成功的企業家,他的平凡人生在遇上千金小姐後得以翻轉,他在妻子娘家的財富支持下不斷擴展事業,也漸漸發展出一定的規模來,只是支持他成功的妻子突然車禍重傷,因此他此刻的心情既不安又煩惱。

“我不走。”黑崎封回道。

艾澤動怒了。“我不懂你怎麼好意思堅持?雪月會出車禍就是因為前往你家——呃!”

黑崎封深不可測的視線掃向艾澤。

艾澤到嘴的狠話硬是吞了回去。

這人年紀輕輕,倒是威力無比。

“爹地,在醫院不要吵架。”艾彌兒捂着臉要大家別吵架,已經夠煩了。

“好,我不說,不說了。”艾澤閃到一旁去,吵下去對他也沒好處。

黑崎封凝望着艾彌兒沮喪痛苦的模樣,再聽到她難受的啜泣聲,也不再說話了。

生離死別的情緒好可怕、好可怕,萬一母親撒手了,她該怎麼辦?

“不要啊……”艾彌兒只能不斷不斷地祈禱着。

只是,天不從人願。

又三日後,昏迷的梨雪月突然清醒了過來,艾澤剛好不在醫院,而梨雪月也只想見獨生女兒以及黑崎封。在床榻上,梨雪月顯得異常清醒,艾彌兒看着母親的狀況,卻沒有任何開心的情緒,她滿腦子塞滿的只有“迴光返照”這四個字。

“崎封,把彌兒帶去黑家,幫我照顧她。”梨雪月虛弱地開口,一說便是請求。

“是。”黑崎封一點遲疑都沒有,立刻同意。傷重的梨阿姨雖然無法多做解釋,但這兩個月來梨阿姨的請托,讓他很清楚阿姨擔心唯一的寶貝女兒,以及不想讓單純的女兒知道太多事情的心情。

而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艾彌兒聽着母親像在交代遺言的說法,心裡更亂了。她不懂,母親為什麼要把她往黑家塞?

“我為什麼要去黑家?我跟黑崎封並不熟。”她只知道母親跟黑崎封的母親是好朋友。

梨雪月沒有多做解釋,只是再度強烈地要求。“去,彌兒,聽話,去黑家。要聽崎封的指導,一定要跟在他身邊。”

“為什麼?”艾彌兒仍是一臉茫然,獃獃地問道:“我為什麼要跟去黑家?我跟在黑崎封身邊做什麼呢?”

梨雪月看着女兒,沒有回答,只是綻放一抹微笑,再度要求她。“乖,你要跟在黑崎封身邊喔,不然最害怕一個人的你就真的只能一個人了。”

艾彌兒的心重重一震,那祈求似的命令讓她不敢拒絕,也撼動了她。

“我……”可是黑家對她而言是陌生人呀……

“乖,你要跟在黑崎封身邊喔,不然最害怕一個人的你就真的只能一個人了……”梨雪月喃喃地說着,不斷呢喃着同樣的話語。

艾彌兒不敢反駁。

黑崎封的眉心一蹙,原本想說什麼,但終究還是沒有說出口。

而留下這句話的梨雪月,不久後又昏睡了過去,只是這一睡,就再也沒有醒過來了……

點擊屏幕右上角“關注”按鈕,打開短言情頭條號,查看專欄,一天一部浪漫小說,喜閱不停。

小編提示:購買專欄後,到專欄頁面,點擊“目錄”,目錄頁下拉會看到一些標題和圖片的文章,文章是該書章節,第一篇文章是第一章,第二篇文章是第二章,按順序閱讀即可。

不明白可私信小編。

最受讀者歡迎作品

1.:她瞞着他生下了孩子,數年後相遇,被他發現了這個秘密......

2.:你情我願度過一晚,醒來她發現這男人居然是她的頂頭上司。

3.:身邊躺着個男人,她想當作酒後意外,家世驚人的他卻讓她負責。

4.:嫁給他這將軍卻被忽視,現在她一心和離,夫君卻堅持奉旨洞房。

5.:同時被兩個王爺看上,她應付得焦頭爛額,只能使詐逃跑。

6.:她是集團的副總,卻被自家上司算計,簽了個假婚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