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閨蜜嫁豪門總向我炫耀,6年後我見她丈夫,戳開她美滿婚姻假象 新聞 第1张

1

李太太正義凜然地移情別戀了。

我不知道是該恭喜她幹得漂亮,還是斥責她道德敗壞。

李太太原本是我的閨中密友,我們從小就有一起和泥巴的情誼。

但自從大學時李太太和我搶漢子,而且她成功了我失敗了,我和李太太的關系就有點不遠不近,不尷不尬。

被搶的漢子是學生會主席李先生,李太太憑借溫柔賢惠、顏高胸大虜獲了李先生,從此兩個人出雙入對,郎才女貌,羨煞旁人。

李太太和李先生18歲開始戀愛,長跑8年;26歲結婚,已婚6年;李太太28歲時懷孕生子,此後李先生在外創業,李太太在家相夫教子。

夫妻感情和睦,伉儷情深。

我一直以為李太太和李先生是完美愛情的典範,直到我不久前換了工作,才戳開了完美婚姻的華麗外衣,看到了齷齪的真相。

我新入職的單位是星月私募,公司成立不到四年,團隊不到20人,卻是私募市場上不可小覷的一匹黑馬。

黑馬的主人是李總,也就是李先生。

承蒙李總關照,我才順利從吃大鍋飯的國企跳了出來。

星月私募自負盈虧,賺得多,也累人。整宿整宿加班都是常事,在工作崗位上暈倒了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員工除了吃喝拉撒,所有的時間都貢獻給了工作。

入職不到一個月,我們家老趙就給我拉了警報,勒令我趕緊辭職,再不辭職他就要來單位捉我回家了。

為了多賺點錢,我嘴皮子磨破了才先穩住了老趙。

我思量着長久下去,錢是賺到了,但一年到頭不是在單位加班,就是在天上飛來飛去地出差,老趙也該和我離婚了。

我愛錢,但我更愛家。我得和李總談談。

走到辦公室剛準備敲門就被行政小敏拉走了。

小敏說:“你不想混了!李總和張總在裡面,你這個時候進去可犯了大忌!”

聽說公司有不成文的規定,當李總和張總“閉門議事”時,所有人不得打擾。所有不小心敲錯門的員工都已經被掃地出門了。

我看了看錶,現在是午休時間。辦公室里的聲音,很奇特,我突然明白了,我的臉有些微紅。

倒是小敏,非常老練地叮囑我:“記住,出差時千萬不要和李總、張總訂同一個航班,也不要和李總、張總訂同一個酒店。”然後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

看得我直羞,彷彿我才是那個偷情的人。

下午張總讓我去買禮物,張總說:“我兒子下禮拜過生日,4歲,還是5歲了,你去買個生日禮物。”

我問:“您家寶寶平時喜歡什麼?”

張總像看怪物一樣看了我一眼,“我怎麼知道,我知道還用得着你去買嗎?”

天下竟然有當媽的不知道兒子今年幾歲,也不知道兒子平時喜歡什麼!

張總是我的直屬上級,像拚命三郎一樣24小時待機,秒回工作的一切信息,是女強人,是風向標,我曾敬佩她、敬仰她,但是這一刻,我有些啞然。

2

晚上我約了李太太一起去逛街,畢竟李太太在家相夫教子,在買兒童禮物這方面應該比我有經驗。

穿着居家服的李太太讓我很難想象她當年也是個叱吒風雲、能夠引起男生火拚的姑娘。

李太太挑禮物挑得很認真,她說:“下個月是兒子的生日,不知道他還記不記得。”

我本想安慰李太太兩句,但是話到嘴邊卻變成了,“你們還好嗎?”

李太太說:“14年了,連冰箱都過了保修期,彩電都已經更新了好幾代,牙刷都從手動變成電動,但是躺在你身邊的那個人,卻還是那個人。你說呢?”

我乾笑了兩聲,“說明你們感情好啊。”

李太太笑了,“感情?從激情四射,到例行公事,到連例行公事都省了。感情又經得起幾年光景的消耗呢?比錢都不經花呢。”

李太太逛到彩妝品牌,邊試色邊說:“你相信嗎,我有外遇了,一夜情。”

說得那麼輕松,就像說着“今晚我吃了西紅柿炒雞蛋”。

我被晾在一邊不敢相信。

李太太說:“他已經一個月沒回家了,你在他們公司,難道什麼都不知道嗎?”

原來李太太一早就知道李先生出軌了。

從回家的時間越來越少,從對她的關注越來越少,從對家裡的冷漠越來越多。

李太太不知道家是不是對李先生來說,就是一個換洗衣物的地方,睡覺的地方,中轉的地方。

李太太說:“他們有一起創業的情誼,他們有一個戰壕打仗的情誼,他們有職場上相互扶持的情誼,那麼我呢,我算什麼呢?成功男人背後默默付出的女人嗎?不,我不是。”

李太太抿了抿烈焰般的紅唇,化妝鏡里的她美得很妖嬈。

我急了,“因為對方出軌,所以你也出軌,這簡直是強盜邏輯!為什麼不和他離婚呢?!”

“離婚?你以為還是大學時代,我不愛你了,分手就好嗎?傻妞兒,離婚,是傷筋動骨,是抽筋剝骨。”

3

李太太的出軌對象是酒吧的小哥,他給她年輕的胴體,給她關注,給她贊美,給她她想要的愛撫、關心、呵護、還有口口聲聲的愛,她給他錢。

然後穿好衣服,兩不相欠。

其實,李太太的心裡仰慕着一個男人,叫廖先生。

廖先生是李太太的客戶,兩個人一年四季見不到兩面,大部分事情都是通過打電話、發郵件溝通。

廖先生既不帥,也不有錢,能讓李太太傾心,是因為廖先生特別顧家。

但凡聊起天來,廖先生三兩句話就變成誇自己媳婦。

誇廖太太人長得美,性情溫和,知書達禮又包容,放別人家媳婦可能早撂挑子不過了,但是廖太太卻像一個溫婉的小女人,讓常年在外漂泊的廖先生總記掛着家。

廖先生常說,“再干一年,再多賺一年錢,說啥我也該換工作,回家守着老婆孩子熱炕頭。”

但是孩子呱呱墜地之後,花出去的錢就像撒出去的水,廖先生辭職喊了好幾年,工作也沒換。

李太太常說,“嫁人就要嫁給廖先生這樣顧家的好男人!”

李太太翻出廖先生的朋友圈給我看。

廖先生的朋友圈裡果然是赤裸裸的表忠心、曬幸福。

但是,我仔細瞧了瞧。

和廖先生在一起的廖太太不正是我的鄰居嗎?

可是瞎子都看得出來,那鄰居妹子常年領回家的男人,可不是廖先生。

4

一天里收到兩個炸彈,一個是李太太有外遇了,還出得正義凌然;一個是鄰居的妹子竟然常年在偷情,她天天領回家的那個漢子根本不是她老公。

我要趕緊回家,和我們家老趙分享這兩個大八卦。

順便和他表表忠心,我愛工作愛賺錢,但我更愛老公愛家庭。

回到家老趙已經燒好了魚,我脫了鞋,衣服都來不及換,就跑到廚房打下手。

被老趙趕了出來,老趙說,萬一油點子濺到我高級定製的女裝上,他半個月的班就白上了。

我嘿嘿笑了兩聲,就乖乖擺碗筷準備吃飯。

我和老趙分享了兩個重大八卦之後,我等着老趙的下巴掉到地上,但是老趙咂巴着嘴說:“今天這魚燒到味兒了,剛剛好,你快吃。”然後夾了一大塊魚肉放在我碗里。

我驚訝地看着老趙,這個在政府部門混跡了8年還是個辦事員的男人,天天默背四項紀律八項要求的男人,又紅又專的男人,竟然一點也不差異,輪到我的下巴掉到地上了。

老趙說:“有什麼好奇怪的,是你太年輕。”

老趙和我一般大,今年32歲,只不過老趙一直在政府部門工作,情商比我高得不止一個段數。

老趙說:“我敢和你打賭,你說的那個廖先生肯定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

“怎麼可能!廖先生可是出了名的好先生,又顧家,又有責任感,他不可能有問題的。”

“說你年輕,你還當是誇你呢。第一,常年出差在外,生理需求怎麼解決?你別說都當了爹的人了,還左手右手一個慢動作;

“第二,你知道職場男人怎麼快速建立友誼?一起分過贓,或者一起嫖過娼,友誼都是在酒桌上,或者澡堂里建立的,廖先生的銷售做得那麼好,你以為靠得是什麼?”

我扒拉着米飯,覺得今天的米一定沒煮熟。

夾了一口老趙燒的魚,也覺得鹽放多了。

怎麼吃都不是味。

一時間彷彿身邊的人都出軌了。

我問老趙:“那你呢,你也會出軌嗎?”

老趙把碗一摔,“怎麼可能!”

我看着老趙認真又深情的眼睛,我說:“老趙,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出軌了,可千萬不要讓我知道。”

我是一隻鴕鳥,當問題出現時,只要我看不見,就可以當作不存在。

如果真的有一天老趙也出軌了,那我希望,我永遠永遠都不要知道。

這樣我還是一個天真的相信幸福的傻妞。

但是,我還是要威懾一下他。

我說:“如果你出軌讓我知道了,我一定會殺了你。”

我意味深長地看着老趙陰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