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錢卻騙了整個紐約上流社會!父親是卡車司機的她,如何從普通女孩變成以假亂真的「名媛」? 新聞 第1张

“德國富有女繼承人,出入名流晚宴,只住豪華酒店,每次給小費都是100美元。”這是有關安娜·索羅金在紐約的“傳說”。

一直以來,安娜·索羅金以“富二代”安娜·德爾維的身份,混跡於紐約上流社會,可謂風生水起。可誰能想到,這位生活光鮮亮麗,超級有錢的德國女繼承人居然是假冒的!

前幾天,德國假名媛案在美國紐約法庭審判,安娜·索羅金身負四項“重大詐騙”罪名,被判4至12年有期徒刑。

沒錢卻騙了整個紐約上流社會!父親是卡車司機的她,如何從普通女孩變成以假亂真的「名媛」? 新聞 第2张

《紐約時報》報道

自此,被稱為“詐騙傳奇”的假名媛案才告一段落。沒有錢卻能玩轉紐約上流社會,安娜·索羅金是怎麼從普通人變成名媛的?

雜志實習生的名媛之路

1991年,安娜·索羅金出生於俄羅斯,父親是卡車司機,母親是家庭主婦。16歲時,安娜·索羅金隨父母搬家到德國,並在德國上學,高中畢業後,安娜·索羅金搬到倫敦,就讀於中央聖馬丁學院,但她中途退學了。

退學後,安娜·索羅金在德國一家公關公司實習,之後又去到巴黎,成為法國時尚雜志《Purple》的實習生。在雜志實習的經歷對安娜·索羅金來說是非常重要,她在這里接觸到上流社會,並改名為“安娜·德維爾”。

沒錢卻騙了整個紐約上流社會!父親是卡車司機的她,如何從普通女孩變成以假亂真的「名媛」? 新聞 第3张

安娜·索羅金

2016年,安娜·索羅金用新名字“安娜·德維爾”出現在紐約上流社會,開始以名媛身份混跡紐約名流社交場。對於她的突然出現,沒有人關心其來歷,大家只知道安娜·德維爾很有錢。因為她周身名牌、出手闊綽,每次給司機、服務員的小費都是100美元。

她外出只入住豪華酒店,經常參加各類型的名流派對,與各界名流富豪交朋友。她坐私人飛機出行,在世界各地旅行遊玩,準備開辦自己的私人藝術俱樂部......憑借“闊氣”和“貴氣”,安娜·德維爾變成了紐約有名的名媛。

沒錢卻騙了整個紐約上流社會!父親是卡車司機的她,如何從普通女孩變成以假亂真的「名媛」? 新聞 第4张

安娜·索羅金與名流來往

在上流社會有這樣一句話,“每個人都是你最好的朋友,你對任何人都不了解。”大家只跟着“錢”前進,即便你只是看起來很有錢。

在這樣的心態下,安娜·德維爾因為“有錢”,在紐約結交了許多朋友,也在上流社交圈混得風生水起。

假名媛真花錢,該怎麼辦?

雖然安娜·德維爾是假名媛,但混跡上流社交圈,還是要真實的花錢。你很難相信,安娜·德維爾在紐約的消費,要麼是賒賬,要麼是別人為她買單。她非常聰明,利用了人們的心理,花着別人的錢過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沒錢卻騙了整個紐約上流社會!父親是卡車司機的她,如何從普通女孩變成以假亂真的「名媛」? 新聞 第5张

安娜·索羅金在邁阿密旅遊照片

安娜·德維爾約朋友黃勖夫參加威尼斯的雙年展,卻讓黃勖夫訂機票和酒店,她說事後會還黃勖夫錢。黃勖夫愉快地付了錢,可是等到他們從威尼斯回來,安娜·德維爾根本忘記還錢這件事。

還有一次,安娜·德維爾邀請朋友威廉姆斯到摩洛哥旅遊,當時安娜·德維爾許諾會承包她的旅行經費。於是威廉姆斯陪她到摩洛哥旅行,她們入住豪華度假別墅,消費奢侈,這一趟旅行花費了62000美元。

沒錢卻騙了整個紐約上流社會!父親是卡車司機的她,如何從普通女孩變成以假亂真的「名媛」? 新聞 第6张

安娜·索羅金在摩洛哥度假

等到結算賬單的時候,安娜·德維爾的信用卡卻刷不了,她請求威廉姆斯先幫忙刷卡,並承諾回到紐約會把錢還給她。不過安娜·德維爾最終並沒有兌現自己的承諾。

神奇的是,被欠錢的人也很少催安娜·德維爾還錢。幫她墊付金錢的朋友大多都是有錢人,他們沒有很在意為安娜·德維爾花過的錢,只當交個朋友。

安娜·德維爾在騙朋友為自己買單的同時,也不斷將自己裝扮得更有錢,為了讓朋友更加心甘情願為自己花錢。

沒錢卻騙了整個紐約上流社會!父親是卡車司機的她,如何從普通女孩變成以假亂真的「名媛」? 新聞 第7张

她說自己在德國有一份6000萬歐元的信託基金,但這筆信託基金在海外,而且要25歲才能繼承。她說她要拿這筆信託基金開辦一個高級私人藝術俱樂部,還將俱樂部取名為Anna Delvey Foundation。

很快,安娜·德維爾的朋友就幫她找到了一個能開辦藝術俱樂部的地址。開辦藝術俱樂部需要一筆龐大的資金,藉此,安娜·德維爾開始了她新的行騙計劃。

她以財產在國外為由,先後向多家金融機構申請貸款,希望貸得2200萬美元的貸款。她偽造了自己的存款證明、銀行賬單,證明自己在國外的資產。不過假的就是假的,當金融機構說要派人去海外檢查她的資產時,她立馬就撤銷了貸款申請。

雖然沒有拿到貸款,但安娜·德維爾的名媛生活還在繼續。原來在申請貸款時,她已經說服了銀行工作人員給她提供10萬美元的信貸額度。拿着這筆錢,安娜·德維爾跟身邊朋友吹噓自己的經歷和財產。這一切,她的朋友也都還深信不疑。

謊言破滅,仍自信將法庭當秀場

隨着奢靡生活的進行,安娜·德維爾欠下的錢越來越多。最開始入住的霍華德11號酒店因為遲遲沒有收到安娜·德維爾的電匯費用,開始要求安娜·德維爾提供信用卡資料,她都沒有提供。

因為賬單事情,酒店多次向安娜·德維爾發出警告,最終酒店更換了安娜·德維爾房間的密碼鎖,並將她的東西集中存放起來。

然而安娜·德維爾並不覺得自己有錯,等她回到酒店的時候,她臉不紅心不跳的指責酒店工作人員“怎麼可以這樣?”不過她還是搬出了霍華德11號酒店,之後又入住其他酒店,皆因付不起房錢被趕了出來。

安娜·德維爾是冷靜而淡定的,明明付不起房錢快變成過街老鼠,但她依然保持高貴的名媛身份,還企圖在艾美樂帕克酒店吃霸王餐。

最終安娜·德維爾因為被威廉姆斯和酒店舉報,被警方逮捕了。直到安娜·德維爾被警方抓獲,安娜·德維爾身邊的紐約上流圈朋友才知道自己被騙了。

沒錢卻騙了整個紐約上流社會!父親是卡車司機的她,如何從普通女孩變成以假亂真的「名媛」? 新聞 第8张

在警方的調查下,安娜·索羅金被控詐騙酒店、銀行、朋友等多項罪名。

安娜·索羅金甚至把法庭當秀場,每次出庭都是精心打扮自己,以各類奢侈品牌亮相。她還找了設計師為自己設計“出庭造型”,也曾因為對造型不滿意而拒絕出庭。

沒錢卻騙了整個紐約上流社會!父親是卡車司機的她,如何從普通女孩變成以假亂真的「名媛」? 新聞 第9张

安娜·德維爾在法庭上的不同造型

安娜·索羅金的“詐騙事情”就像電影一樣,在媒體界引起了巨大關注,同時也吸引了Netflix的注意。

Netflix正準備將她的故事改編成電視劇,由美國著名導演珊達·瑞姆斯操刀製作,也許不久之後,安娜·索羅金的故事就會出現在熒屏上。

很多人看完安娜·索羅金假扮名媛的故事,都發出了相同的疑問,為什麼安娜·索羅金假扮名媛沒人發現?難道紐約上流社會的精英們都很傻?

沒錢卻騙了整個紐約上流社會!父親是卡車司機的她,如何從普通女孩變成以假亂真的「名媛」? 新聞 第10张

其實這個問題的答案,安娜·索羅金在採訪中已經說到了,“這世上,錢是無限的,但真正的聰明人卻是非常有限的。”

在上流社會里,金錢和財富是每個人最大的閃光點,只要你足夠閃閃發光,你的缺點就可以被掩蓋掉。

其實從一開始,人們就已經被營造出來的光鮮亮麗蒙蔽了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