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已調解結案,為何還上訪討薪?檢察官挖出136起虛假訴訟案 新聞 第1张

5月13日,經浙江省嘉興市檢察院指令,嘉興市秀洲區檢察院出席9起浙江千業建設有限公司(下稱“千業公司”)虛假訴訟案的再審法庭。經審理,法院當庭作出再審裁定,支持檢察機關的抗訴意見,依法撤銷原9起案件的民事調解書,駁回9名原審原告的起訴。

至此,由嘉興市秀洲區檢察院提請抗訴的136起千業公司勞務糾紛虛假訴訟案,全部獲得嘉興市檢察院支持,嘉興市檢察院提出抗訴後,案件均已發回原審法院再審。除16件還在審理之中外,已獲法院裁定撤銷原審調解書的共120件。

奇怪的上訪討薪

2016年春節前夕,多名自稱是“千業公司工人”的建築工人到秀洲區信訪局上訪討薪。為維護工人合法權益,該院及時向區信訪局了解情況,被告知這些工人都是在某鎮政府一項目工地打工,上訪是因為沒有拿到足額工資款。而某鎮政府稱已於2014年8月為千業公司墊付了全額工資款,雙方各執一詞。

檢察官通過進一步了解發現,涉案工程項目是某鎮政府拆遷安置工程,由千業公司承建,工程於2012年11月30日開工,之後千業公司又分別與10多名包工頭簽訂協議分包工程項目。後來,千業公司出現資金周轉問題,無法履行合同各項義務,導致工程逐步停工。2015年10月,136名工人向秀洲區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千業公司支付工資款共計400餘萬元,後經法院調解均由千業公司支付。

“工人工資已經付清,為什麼還要上訪討薪呢?我們當時就覺得工人的信訪行為太奇怪了,既然法院已調解結案,那麼工人為什麼不向法院申請執行?為何仍要上訪討要工資?這其中到底有何隱情,是不是存在虛假訴訟?”秀洲區檢察院民行部門檢察官胡繼飛和他的同事都覺得案件實在“太可疑”。

調查撥開迷霧,還原案件真相

帶着這些疑惑,該院民行部門檢察官先後走訪了區人社局、公安局、法院及相關單位了解情況,並堅定了他們的直覺判斷。掌握了初步情況後,該院當即成立辦案組,全面開展調查取證。

辦案組先後獲取了工程建設合同、工程分包合同、民事訴訟起訴書、授權委託書、調解書等大量關鍵性書證,並分批次、有重點地對涉案工人展開調查取證,還通過委託兄弟檢察院對遠在外地的涉案工人進行詢問並製作筆錄。經過歷時6個多月的調查取證,辦案組調取材料達1000餘份,製作詢問筆錄100餘份,漸漸還原了136件虛假訴訟案的真相。

原來,2012年10月,秀洲區某鎮政府就該鎮節地型村莊整理啟動區項目與千業公司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當年底工程開工後,千業公司分別與多名包工頭簽訂《建築分項工程內部承包協議》分包工程項目,並由各包工頭自行負責工人招錄、日常管理、薪酬發放等。後因千業公司資金鏈斷裂,造成該工程爛尾無法竣工,而且該公司因延期交付構成違約,2014年8月11日鎮政府足額墊付了該工程工資款600餘萬元。

2015年10月,千業公司法定代表人徐某為稀釋債權串通多個包工頭,由包工頭偽造工資發放表及工人簽名,採用授權委託訴訟的方式,以136名工人名義向法院起訴,要求千業公司支付工資款共計400餘萬元。經法院調解,這些工資款由千業公司支付。

找准抗訴理由,分批提請抗訴

查明事實真相後,接下來,檢察官開始準備提請抗訴。辦案過程中,辦案組深入分析證據,查清了每起虛假訴訟案件中包工頭採用的手段方法及涉案金額,並製作表格進行詳細記錄。

辦案檢察官從授權委託書、起訴書中發現,包工頭偽造工人簽名代為訴訟,例如“原告”鄭某和宋某,他們雖在涉案工地打工,但從未委託他人代為訴訟。“另外,我們從人員信息等證據中發現,包工頭大量捏造虛構原告身份,例如‘原告’楊某根本不是涉案工地的工人,也不認識代理訴訟的包工頭,類似情況的多達十餘起。”胡繼飛回憶道,“從包工頭言辭證據及借款憑證中發現,包工頭甚至還把與徐某的私人借貸款項也計入工人工資中一併起訴。”

辦案組認為,徐某串通包工頭,通過偽造《工資發放表》,虛構了千業公司與各工人的勞動關系;包工頭通過偽造授權委託書、偽造簽名等,虛構了拖欠工人工資的事實。據此,該院依法提請抗訴。

從2016年7月6日該院依法提請上級院抗訴第一批案件並獲支持開始,至今千業公司136起勞務糾紛虛假訴訟案已全部抗訴並被發回原審法院再審,涉案金額高達400餘萬元。

“通過該系列案的辦理,最大程度體現了檢察監督的本意,既維護了債權人的合法權益,又有效維護了司法公正和司法權威。”該院檢察長薛保其說。(檢察日報 范躍紅 周悅平 朱芳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