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反映用水被污染、農作物減產,土地租賃存爭議

法制周報·新湖南客戶端記者 易新

近日,《法制周報》記者接到武岡市秦橋鎮秦橋村5組村民投訴,稱該村青雲頁岩磚廠無立項許可、無用地許可、無建設許可、無環保許可等證件,竟然正常生產了5年,給周邊農田造成了極大污染。

“一到梅雨季節,從磚廠排泄下來的污水就直接流進農田裡。如果下大雨,磚廠下面所有農田裡全是黑色污水。”64歲的村民柳英梅告訴記者,她以前每年賣板栗能賣1000多元錢,磚廠開了以後,板栗樹剛結果就掉了,“另外,橘子、辣椒也都是剛結果就壞了”。

該磚廠有無合法資質,是否對環境造成影響?記者來到秦橋村5組進行了調查。

磚廠占林損田還擴建 被質疑 新聞 第1张

(△栽在煤矸石上的樹苗基本都已枯死。)

“無限期”的租賃合同

“當時簽租賃協議時,是一部分老人簽的,沒有經過組里開會討論。”投訴人村民柳導書認為,“這份土地租賃協議就是一份霸王條款。”

2013年4月20日,秦橋村5組9名村民簽訂《土地租賃合同》,用來開設磚廠。甲方為達代平,乙方為秦橋村5組。

合同中約定:乙方提供建設所用土地為螺絲寨和黃土寨之間的5組所有公家田、山地、林地甲方需從煤炭塘通過磚廠修建公路,乙方必須無條件免費提供所需田、地;租賃時間為無限期,乙方不得終止租賃,租賃終止時間只能由甲方所定為准 ;租賃費用,第一年從2013年6月1日開始計算,租金為2萬元整,第二年從6月1日開始每年租金為2.4萬元整,乙方不得中途隨意變更租金。合同簽訂的第二天,達代平就開始修建磚廠。

“我們在磚廠動工建設後才知道這事,後來去組里問,也沒問到答案。”柳英梅說,“達代平是隔壁村村民,我們都認識,不好意思去鬧,就沒有再過問磚廠的事情。”

2018年9月,達代平將磚廠轉讓,新老闆要擴建。得知這一消息,秦橋村5組村民召開會議決定不再出租土地給磚廠。

“以前不知道會有這么多問題”,村民柳福古說,“如果繼續擴大生產,後果不堪設想。”

水稻減產 蔬菜瓜果爛掉

李崇嶺住在磚廠下方的山腳下,他告訴記者,磚廠開了以後,不僅水稻減產,連白菜、辣椒的種植都受到影響,“蔬菜瓜果容易掉、容易爛,小菜都沒得吃了”。

柳福古指着田邊水溝告訴記者:“一到雨天,這里的水全部是黑色。雨大時,周圍農田全部是黑色污水。”“以前這些土地是種稻穀的,現在產量低了。我們現在就想辦法種點別的東西,試試。”

秦橋村5組村民達良坤說,自己家的水井就打在山腳下,“磚廠的污水排下去除了污染農田,還污染水渠,幾個村的生活用水都受到影響。”

“鄰居家本來住着一位70多歲的老人,因為住在這里老是咳嗽,就被女兒接走了。”李崇嶺回憶,每到三四月刮南風的時候,整個村裡都是濃煙。

“磚廠24小時不停地運轉,白天晚上都有煙冒出來。”柳英梅說,每次外出都能聞到很重的煤氣,“我們找磚廠老闆反映過,他說改善,卻一直沒行動。”

“我媽媽就是這幾年經常打電話說晚上睡不着覺,一直咳嗽。後來一查查出了支氣管炎,我就把她接到鎮里去住了。”達良坤坦言,組里的年輕人一般都在外務工,留下的都是老人和小孩。“這次我專門請了假,從廣東趕回來幫組里協調磚廠問題的。”

磚廠被質疑無合法資質

4月17日,記者在青雲頁岩磚廠看到,施工隊正在修建3個新磚窯。

磚廠左前方立着一塊寫着“廠礦重地,嚴禁入內”的牌子。達良坤指着牌子告訴記者:“這塊地方以前是我們的耕地,不是集體土地。由於年輕人外出務工,這塊地逐漸荒廢,我們響應政府號召退耕還林。但磚廠肆意填過來了,從來沒有跟我們打過招呼。”

在磚窯後面,記者看到一片挖出來的煤矸石,這些煤矸石上栽種了上百株小樹苗。對此,村民解釋:“這些可能是磚廠為了應付檢查的,這些小樹苗在煤矸石上不可能存活。況且,磚廠還要靠煤矸石燒磚。”

“5年來,他們在組里想挖哪裡就挖哪裡,想填哪裡就填哪裡。填埋損毀林杉木300多畝,其中損毀良田3畝,耕種土地1畝多。”柳導書質疑該磚廠並沒有取得用地許可、建設許可等證件。

當天,記者看到磚廠工作人員直接將生活用水倒在門口流到山下。“以前開工時,工業用水和廢水也都是直接傾倒流到山下。”柳導書懷疑磚廠生產中沒有任何環保措施,特別是“三廢”處理設施,也沒有看到相關部門對磚廠的環保措施進行驗收的文件。

已成立聯合調查小組

對於村民反映的問題,記者來到相關部門進行了解。鎮黨委書記李洋透露,武岡市政府接到投訴後高度重視,已經由分管工業的副市長牽頭組織市發改局、科信局、自然資源局、林業局、邵陽市生態環境資源局武岡分局等部門成立聯合調查小組。

市自然資源局工作人員戴小春告訴記者,2013年7月,青雲頁岩磚廠取得了省林業廳《准予行政許可決定書(使用林地審核同意書)》,同意使用採礦區範圍內林地1.5466公頃。2014年,達代平經過政府公開拍賣競得了採礦權。“我們給他發的採礦許可證的成交期是兩年,有效期限:2016年12月29日至2018年12月29日。兩年到期後,該磚廠也辦理了延續登記。有效期限為:2018年12月29日至2020年12月29日。”

磚廠雖然取得了使用林地審核同意書,但是否超過規定面積?在調查小組對秦橋村5組村民的回復意見上顯示,2019年3月26日,市森林公安局雲山派出所通過調查,查實青雲頁岩磚廠未批先佔,改變林地用途,面積正在勘驗鑒定核實中。

此外,據邵陽市生態環境資源局武岡分局局長周志軍介紹,青雲頁岩磚廠原址在青雲村,2013年搬遷到青橋村。2011年,青雲頁岩磚廠取得了環評報告,在搬遷後,該磚廠向分局申請環評變更。考慮到該磚廠搬遷後的規模、工藝、產品產量等都沒有變化,且搬遷後磚廠附近居民少了,保護目標減小。據此,分局對該文件進行了批複。

周志軍還說,2013到2018年,由於該磚廠檢測沒有達標,磚廠一度停產。“今年,該廠拿到了新的環評報告,現在磚廠還在建設中,如果實際運行過程中不達標仍然不能生產”。

律師認為租賃合同無效

“這份合同是當時的組長把我們叫過去簽的。”柳福鍾是當時簽定土地租憑合同的9位老人之一。柳福鍾回憶,當天組長把所有在家的組民都叫了過去。“當時陸陸續續來了十幾個人,後來有一些人走了。”

“當時組長說要簽合同的,我提出過要全組開會討論。但組長說反正大家最後都會簽,只是我們先簽。”看有人簽了合同,柳福鍾最後也簽了。

“這份土地租賃合同是無效的,沒有經過組里開會討論,也沒有經過組里三分之二以上成員同意。”柳導書介紹,秦橋村5組全組約33戶人家110餘人。

這份租賃合同是否有效?記者採訪了湖南湘瑞事務所律師尹倚民。尹倚民表示,根據當事人敘述,租賃合同的承租方不是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土地管理法》第15條規定,農民集體所有土地由本集體經濟組織以外的單位或者個人承包經營的,必須經村民會議三分之二以上成員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同意,並報鄉(鎮)人民政府批准。該合同未經村民會議三分之二以上成員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同意,因此無效。

對此事進展本報記者將繼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