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大愚小孩,每天陪你讀不一樣的紅樓夢

薛寶釵是一個近乎完美的女孩,無論是出身,還是才情容貌都是首屈一指的。賈元春非常看好她,王夫人也力挺她,賈母也曾經誇過她,認為自己家裡的四個女孩都比不上她。但是人無完人,再優秀的薛寶釵身上也是有缺點的。尤其是在金玉良緣的指引下,為了自己的形象和婚姻大事,她時不時的會做出一些過分出格之舉。劉姥姥第二次進賈府,她就做了兩件比較過分的事情,最終惹惱了賈母這個老祖宗,忍不住當眾發飆批評了她。

薛寶釵做了兩件有違常理之事,一件比一件出格,賈母忍不住發飆了 【小孩的煩惱】 自媒體 第1张

第一件事情,劉姥姥講笑話時,她做出了一件違背常理的事

劉姥姥是窮苦人家出身,因為生活所迫,所以到賈府里打秋風。生活好轉之後,她知恩圖報,第二次再進賈府,送上了新鮮的瓜果蔬菜。因投了賈母的緣,所以被挽留在賈府中做客。

為了能討賈母的歡心,王熙鳳和鴛鴦兩個人設計,在賈母宴請劉姥姥時,變着法子讓劉姥姥出笑話,藉此哄賈母開心。有着豐富社會經驗的劉姥姥,對這種安排沒有拒絕,假裝渾然不知,極其配合的進行了的表演。在她說出“老劉,老劉,食量大如牛,吃一個老母豬不抬頭”之後,大家忍不住了。史湘雲、賈寶玉和林黛玉等人笑得失了態,王夫人和薛姨媽等人也笑得合不攏嘴。而唯獨薛寶釵卻與眾不同地沒有任何錶現,也沒有笑。

薛寶釵之所以這樣做,原因無外乎兩個。一個是根本看不起劉姥姥,所以也看不起劉姥姥講的這個笑話。換句話說,對劉姥姥的舉動不屑一笑。另一個是強忍着不笑。平時薛寶釵始終以端莊賢淑出名。尤其是在眾人集會時,往往會把自己偽裝起來,以一個大家閨秀的面目出現。

但無論是哪種原因,眾人大笑她不笑的背後,不僅出格,更是違背了人的天性,是虛偽,是不真誠,是裝出來的。而這一切在賈母看來,是無法認同和認可的。

如果僅僅是因為這樣一件事兒,賈母對薛寶釵的舉動也許會原諒,會假作不知。但當她看到薛寶釵做的第二件事,終於忍無可忍。

薛寶釵做了兩件有違常理之事,一件比一件出格,賈母忍不住發飆了 【小孩的煩惱】 自媒體 第2张

第二件事情,在裝飾自己閨房上,做出了有損賈家形象,違背女孩子人性的事

賈母帶着劉姥姥游覺大觀園,遠遠的看見了薛寶釵的蘅蕪院,便帶着大家去參觀。蘅蕪院外奇草仙藤愈冷愈蒼翠 各種花草異香撲鼻。但是到了房間裡邊,擺設與外截然不同。原文是這樣寫的:及進了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無,案上只有一個土定瓶中供着數枝菊花,並兩部書,茶奩茶杯而已。床 上只吊著青紗帳幔,衾褥也十分樸素。

賈母看到這種擺設之後,先是感嘆早餐太老實了,然後又埋怨王熙鳳照顧不周。薛姨媽解釋薛寶釵在家裡不大弄這些東西後。賈母忍不住了說出了這樣的話:“使不得。雖然他省事,倘或來一個親戚,看着不象;二則年輕的姑娘們,房裡這樣素凈,也忌諱。我們這老婆子,越發該住馬圈去了。”

賈母為什麼要當眾批評薛寶釵?因為她房間的擺設不僅有悖於常理,而且有些過分。賈府是百年旺族,薛家也是有名的皇商,在劉姥姥這個窮人面前,薛寶釵房間的擺設有損貴族身份,而這一切其實是薛寶釵的有意為之,所以賈母覺得有些過分了。

事實上,薛寶釵在賈府生活,一貫是以假面示人。外面簡朴,裡面華貴,里外不一樣。她染病梨香院的時候,賈寶玉去看她時,見她外穿蜜合色棉襖,玫瑰紫二色金銀鼠比肩褂,蔥黃綾棉裙,一色半新不舊。但在解金鎖時,卻露出裡面的大紅衣裳。所以薛寶釵房間擺設得之所以簡朴,並非她的天性所為,而是有意做作。

賈母歷經百年風風雨雨,閱人無數,對一個人的認識往往是深刻的。雖然沒有看見她服飾的穿戴,但是從她在酒席宴上的表現以及房間的擺設,也能推斷出薛寶釵是一個善於偽裝之人,更是一個做事有違常理,做人有違天性的女孩。而這一切,就是要裝給自己和賈府的人看,目的自然是為了博得一個端莊賢淑好名聲。所以,賈母看她不僅覺得虛偽而且過分。尤其是與林黛玉的真誠相比,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這種情況下,賈母參觀林黛玉和賈探春的房間後,再到薛寶釵的房間,所以會忍不住當眾發飆。

一家之言,僅供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