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的遊戲》這部劇堪稱史詩巨作,人物設定出色,N條故事線交織。取景方面也是非常宏大,而且劇情緊湊,就連人物的台詞在小編看來,一句廢話都沒有。

裡面有熱血的雪諾、“開掛”的龍媽、虐心的血色婚禮、“千古一帝”喬弗里、帥氣的二丫...

而今天小編要跟大家聊的是——“The hound”獵狗。

『權游』獵狗:冷血暴戾,卻有一顆溫暖的心,這個殺手不太冷 新聞 第1张

獵狗是蘭尼斯特家族最忠誠的騎士之一,冷血暴戾。

他不屑權貴,對所謂的騎士更是嗤之以鼻。但諷刺的是,作為維斯特洛唯一一個不是騎士的御林鐵衛,他卻是最具有騎士精神的一個。從登場開始,獵狗殺了無數人,並且絲毫不會為逝者惋惜。但是隨着劇情的進展,他開始脫離君臨,不再受人擺布,不會再做無畏的屠殺。到第七季後變得非常有人情味,變得暖心,圈了一大波粉。下面小編從幾個方面和大家聊一下獵狗。

獵狗的背景『權游』獵狗:冷血暴戾,卻有一顆溫暖的心,這個殺手不太冷 新聞 第2张

原名桑鐸·克里岡,人送外號“獵狗”。按說每個劇都會有主角嗎,但是《權游》這個劇卻非常特殊,可以說全是主角,也可以說沒有主角,但是獵狗在裡面就算是一個配角中的配角了。獵狗的親哥哥是“The mountain”魔山,魔山就像是一個“魔鬼”。兄弟二人不是貴族出身,狗叔回憶在12歲的時候是他第一次殺人,這對於職業殺手來說是件自豪的事,但是狗叔的臉上卻沒有驕傲的神情。小的時候因為狗叔偷了哥哥魔山的玩具,被哥哥把臉摁到了火盆里,這是他臉上傷疤的由來,也因此怕火。而親手殺了魔山也成了他的畢生所願。

『權游』獵狗:冷血暴戾,卻有一顆溫暖的心,這個殺手不太冷 新聞 第3张

這個殺手不太冷

在父親意外死亡後,魔山繼承家族,當天的狗叔選擇離開克里岡家族,為蘭尼斯特效忠。在他生命中出現了兩個叫史塔克的女孩,而第一個就是珊莎·史塔克,她也被狗叔稱為“小小鳥”。身為喬弗里身邊的侍衛,他也是唯一一個沒有欺負珊莎的人,還時不時做出一些暖心的舉動,默默的照顧、守護着珊莎。雖然一直被喬弗里成為“狗兒”,但是狗叔卻絲毫不介意,並且保持自己的忠心。

『權游』獵狗:冷血暴戾,卻有一顆溫暖的心,這個殺手不太冷 新聞 第4张

直到“黑水河之戰”,“野火”布滿整個黑水河,狗叔內心對火的恐懼令他無法再堅持下去,一句“***the king”離開了君臨。在他離開的那天,甚至還去找了珊莎,要帶她離開這個鬼地方,但是珊莎還是拒絕了他……有人說,狗叔的一生非常的悲慘,面對珊莎的時候更是一個痴情漢,令人心疼。離開君臨的狗叔,這一次爛醉如泥後被“無旗兄弟會”抓住,而這時的二丫也在他們手上。

『權游』獵狗:冷血暴戾,卻有一顆溫暖的心,這個殺手不太冷 新聞 第5张

就這樣,狗叔與二丫相遇了。在經歷一波三折後,兩人逃了出去,開始了奔波。一開始的時候狗叔單純的是為了"綁架"二丫,想把她送到羅伯那裡換一筆贖金。但是“血色婚禮”的發生,再加上二姨媽的去世,二丫對狗叔來說已經毫無利用價值。但是狗叔還是把二丫留在了身邊,因為他知道,如今險惡的世道,二丫很難獨自活下去。於是狗叔默默的守護者二丫,就像大哥哥、又像慈父一般。甚至也為了二丫的安全和布蕾妮決斗,差點搭上性命。而這一切的一切,二丫都看在眼裡,也記到心裡,甚至把狗叔的名字從他的死亡名單里去掉了。在於布蕾妮決斗身受重傷之時,二丫也沒有親手解決掉狗叔。有人說,二丫沒動手是因為留狗叔在那裡等死就是對他最好的懲罰;而小編看來,二丫已經對狗叔產生了感情,沒有動手是因為於心不忍。

桑鐸·克里岡『權游』獵狗:冷血暴戾,卻有一顆溫暖的心,這個殺手不太冷 新聞 第6张

一別就是很久,當“第七季”狗叔出現的那一刻,有很多人都激動得不知所措,並且回歸後的狗叔完全獲得了重生,也不見曾經的戾氣。在他加入無旗兄弟會路過荒野小屋的時候,這個小屋狗叔是不陌生的,當他看到兩具枯屍之後,更是不會陌生:這就是招待或他和二爺的那對農家父女。曾經面對盛情招待自己的這對父女,狗叔不僅打傷了父親,還搶走了他們的銀子,而理由就是“不搶走銀子,他們也熬不過冬天。”而現在的狗叔心中只有愧疚,才會深夜將已成枯屍的父女埋葬。這一刻,月光下的狗叔顯得尤為高大。

『權游』獵狗:冷血暴戾,卻有一顆溫暖的心,這個殺手不太冷 新聞 第7张

相對於以前的冷血、殘暴,現在的狗叔才是桑鐸·克里岡。

狗哥的一生似乎沒有快樂可言,即使當了御林鐵衛,獲得了金錢還有地位,他的內心也沒有任何波瀾,似乎對他來說只有親手殺了哥哥魔山才能給他的人生帶來一次快感。

在第八季的第五集中,獵狗終於對上哥哥魔山,最終雙雙墜入火海。

『權游』獵狗:冷血暴戾,卻有一顆溫暖的心,這個殺手不太冷 新聞 第8张

編後語

用原著的一堆話來總結狗叔:“這是一個苦難而飽受折磨的靈魂,一個嘲笑着諸神同時也嘲笑人類的罪人。”狗叔雖為殺手,但是這個殺手不太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