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針見血!委員們在全國政協會上,談了一個存在多年的創新痛點! 新聞 第1张

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

今天,科技創新正在重塑全球經濟結構,在我國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進程中,科技創新對經濟社會發展的主導作用也愈發凸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大力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加快創新型國家建設步伐,創新之火在中國的大地上勢成燎原,取得累累碩果。

不過,要使科技創新真正成為支撐國家核心競爭力的“筋骨”和“肌肉”,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5月14日,全國政協在京召開“創新驅動發展”專題協商會,257位全國政協委員參加,79位院士委員發言。會上,委員們為我國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取得的成績感到振奮,也為我國科技創新過程中一些不足之處感到憂慮。其中,基礎研究相對薄弱是大家特別關注的問題,不少委員認為,我國科學技術的重大研究成果大多集中在技術方面而不是科學方面,與世界上一些科技強國比,我們的基礎研究與原創性創新仍有很大差距。會上,委員們提出了諸多意見建議,大家都希望強化我國基礎研究,實現更多從“0”到“1”的突破。

要為“知其所以然”提供穩定支持

基礎研究是整個科學體系的源頭,是所有技術問題的總機關。

“我國邁向世界科技強國必須重視自由探索性基礎研究,有能力不斷湧現重大院士創新科技成果,發現新的重大規律、產生新的重大理論、開拓新的領域,在全世界發揮引領作用。”孟安明院士說。

然而,在基礎研究領域,我國一直存在投入不足的困擾。在發達國家中,基礎研究經費佔全社會研究與開發經費投入比例約15%,我國這一比例則嚴重偏低。

要加大投入是一些委員的普遍看法。閻錫蘊院士認為,從投入規模看,我國一直在增加R&D(年度內全社會實際用於基礎研究、應用研究和試驗發展的經費支出)投入。從投入增長率看,2007年以來,我國R&D投入增長率與世界主要發達國家相比是最快的。但是,盡管我國R&D經費不斷增長,對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的投入還是顯得不足。為此,閻錫蘊建議合理協調、引導在基礎研究、應用研究與試驗發展上的投資規模,保證三類研發活動協同發展,提高研發活動的整體效率。

為什麼基礎研究投入不足?全國政協教科衛體委員會副主任曹健林認為,作為發展中國家和追趕者,我們習慣於仿製、逆向工程,總希望花盡可能少的代價、力量去“知其然”,捨不得花大力氣去“知其所以然”。這種思維方式決定了我們很難從源頭上穩定支持基礎研究。

增加投入要從哪些方面入手?在袁亞湘常委看來,純自由探索的基礎研究(如數學、理論物理等)往往不適合組織大的團隊,不宜寫出明確研究目標和技術路線,因此,由於學科特殊性,基礎學科需要在經費上得到與其他學科不一樣的支持。蔡榮根院士認為,基礎理論研究項目都比較小,現在往往把項目和待遇掛鉤,沒辦法“養人”,而且,對數學、理論物理等基礎理論學科,不適合國家實驗室模式,而更適合於基礎研究中心。陳賽娟院士認為,對企業中的前沿技術、通用技術和重點大設施的研究,都應納入基礎研究範疇。通過政策性鼓勵,引導企業放遠眼光,把R&D支出主要用於基礎研究,實現R&D支出中基礎研究佔比10%以上的突破,使R&D支出佔GDP比重達到2.5%。此外,還有部分委員認為,要完善多元化投入機制,引導企業和社會資本加大對於基礎研究特別是應用型基礎研究的投入。

改善科研環境

“能不能創造一個環境,讓科學家一輩子專心干好一件事?”此次會上,趙宇亮院士提出了一個問題。

做基礎研究是要坐冷板凳的,要有“十年磨一劍”的耐心和毅力。不少委員認為,要進一步改善當前的科研環境,給原創人才創造良好的發展氛圍。

朴英委員說,“要創造一種對原創人才的寬容環境,希望建立培育前沿學科若干國家特有的年輕團隊,提高國家原創能力。”朱日祥院士還認為,管理部門對創新要有容錯機制。

改善科研環境,要尊重科學規律。袁亞湘常委認為,我國在科技政策、管理、評價等方面基本套用的是搞工程的方式,常常制定一個統一的表格,要求不同學科都來填寫,然後據此打分、排名。這表面上看來公平合理,但實際上卻沒有尊重某些學科的自然發展規律。在國家重點實驗室、重點學科等涉及跨學科的評估排名中,所設計的評價指標也通常不利於純基礎的學科。他建議充分考慮各基礎學科的各自特點,採用各學科國際通行的做法。比如在數學領域,要更看重研究工作在本領域的學術影響和國際同行專家的公開意見。蔡榮根院士也認為要對基礎研究、應用研究、成果轉化和技術開發進行分類支持和分類評價,他還建議營造良好的基礎研究社會環境,在社會大眾中倡導愛科學、學科學、用科學、尊重科學的良好氛圍。

在陳義漢院士看來,當前基礎研究的目標還不夠明確,基礎研究是源頭性、根本性的、普遍意義的、顛覆性的或者革命性的科學技術研究,需要重點攻關和着力超越一些重大瓶頸問題。饒子和院士認為,一方面基礎研究要為製造業創新發展提供智力保障,另一方面要轉變基礎研究只能服務於製造業的觀念。要尊重基礎研究的特點,鼓勵基礎研究做深、做透,由國家和機構推動下游企業參與轉化,對此國家要牽頭制定好相關的政策機制。此外,還有一些委員認為,要精心凝練經濟社會發展中的關鍵科學問題,認真研判未來可能發生的變革性技術的前沿科技領域,及早進行戰略性、前瞻性布局。

科技水平影響民族興衰,創新能力關乎國家命運。當前,以人工智能、大數據和量子計算為技術引領的產業革命正在呼喚基礎科學的重大突破,引領世界科技革命的機遇就擺在眼前。這樣的機遇,與會的每一位委員都不想錯過,他們正在用自己的努力,為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作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