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司斃掉我稿子29次我憤怒反擊,卻不知掉入他策劃1年甜蜜陷阱 新聞 第1张

1

周小橋剛才進行了人生第29次投稿。

她坐在電腦前,一邊用開水將泡麵泡上一邊想着,這都第29次了,紅軍長征也該到頭了吧?她也不是要競爭諾貝爾文學獎,就是投一篇輕松愉快的小愛情文,怎麼就總也不中呢?

周小橋就想起之前的28次投稿,全都是血淚啊。

剛開始投的時候她沒有經驗,常常被編輯斃掉,後來被斃得有經驗了,也就慢慢有了進步,連編輯都佩服她能不氣餒地投這么多次的決心。

後來她的水平上來了,小編看了她的稿子基本上就能一次通過了,可是偏偏到了主編那裡,又被斃掉了。

小編發了一個淡定的表情,安慰她說:“沒事,咱下次繼續努力。”

就這么的下次下次,一直下次到了第29次。

上次投稿被斃掉之後,周小橋就向編輯要了主編的賬號,主編剛開始不在線,她連着轟炸了一上午,主編終於通過了她的好友申請。

她氣呼呼地連轟帶炸地問他:“為什麼,到底為什麼總斃掉我的稿子啊?知不知道你都斃掉我28次了?”

主編過了好半天才回復了一句,“文筆清水,情節幼稚,結構鬆散,還要我繼續說嗎?”

周小橋看着這三個方方正正的詞擺在那裡,腦子里嗡嗡一片,自己辛苦熬了好幾宿夜寫出來的稿子,每一個靈感每一個字都熬着她的心血,那麼努力的她,就這么被否定了。

周小橋又問他:“難道你就沒有看到我的進步嗎?”

主編說:“確實進步了一點。”

周小橋看到這句話心裡才稍微有點好受,說:“那我再繼續努力,你不要再斃掉我的稿子。”

主編說了一句讓周小橋吐血三升的話,“努不努力是你的事,斃掉你的稿子是我的責任。”

周小橋一口心頭血差點吐屏幕上!然後主編的頭像就灰暗了,她再說什麼他都不搭理了。

周小橋捧着電腦,恨不得能生穿進電腦那頭,站到那個該死的主編面前生生將他掐死!

周小橋腦袋氣得嗡嗡疼,過了好一會兒,她點進了主編的空間,主編也還沒來得及限制她的進入,她就很容易地進去看了下主編的資料和一些照片。

結果發現主編就比她大兩三歲,而且從照片來看,高高瘦瘦、白白凈凈、戴着一副眼鏡,看起來十分英俊的男生,可是他怎麼就這么的狠毒!

回想到往事,周小橋憤恨不已地吃完了泡麵,小編上線了,跟周小橋說:“我這關肯定是沒問題的,你知道的,你的稿子現在很標准,是我們雜志的風格,只是主編那裡需要審一下。”

周小橋咬牙切齒說了倆字,“我懂。”

小編說:“等我消息。”

結果過了兩天小編給了回復,“主編斃掉了你的稿子,你是不是跟主編有仇啊?他怎麼專門斃你的稿子啊?”

周小橋陷入沉思了半天,說了一句:“你們主編是不是想泡我,想引我出現?”

小編給她一個大白眼,“主編不到三十,那是一朵高嶺之花,我們雜志社裡的姑娘們都指着多看他兩眼就飯吃呢!你就別臭美了!”

周小橋這一次的失敗之後,一天都沒怎麼說話,就一直坐在電腦前停留在主編的空間里,雙眼冒綠光地盯着主編的照片,她正在考慮要不要把主編照片打印出來,然後拿針天天扎他!

這時候她手機響了,是她的好友莫薇,莫薇在聽說了周小橋的悲慘經歷之後好言好語開導了她,說:“現在幹什麼都時興送禮或者潛規則什麼的,要不你試試?”

周小橋嗤笑一聲,“你說什麼?”

莫薇薇:“你好歹也是清純班花級別的,對自己有點自信,乾脆去潛規則他一下,你不說主編挺帥的還是一朵高嶺之花嗎?乾脆你自己親身上陣,把他弄到手,到時候你就是他內人,你投的稿子他敢不過稿嗎?”

莫薇出的這個主意雖然很餿很臭,但是卻給周小橋提供了一個靈感,周小橋將打印出來的主編照片攥在手裡,雙眼冒綠光看着照片里的白凈眼鏡帥哥,惡狠狠地說:“你等我把你上手了之後狠狠地將你拋棄吧!”

2

周小橋說干就干,立刻將自己從頭到腳好好收拾了一番,她看着自己紅撲撲的臉蛋、美麗的杏仁眼、黑亮的長髮,雖然不是頂級大美女,好歹也是一枚清秀佳人,始亂終棄個把男人那不是手到擒來的嘛!

她翻箱倒櫃弄出來一條她最好看的連衣裙,比劃了兩下之後想了想,不行,她得先裝成路人甲去摸一摸那個主編的底,然後再艷光四射地出現在主編面前,力求一登場就達到吸引他眼球的效果!

最後周小橋還是穿了那套經常穿的牛仔褲T恤衫,還力求路人甲效果特意戴了一頂鴨舌帽。

接下來的幾天,周小橋就開始了她的路人甲跟蹤行動,為此她還特意打電話給她當警察的同學請教一下跟蹤的技巧。

她準備了一份報紙,預計萬一被主編發現了,她就偽裝成在看報紙的樣子,這場景就跟香港電影里演的那樣。周小橋一邊往包里塞報紙一邊在心裡美滋滋地誇自己,真是太聰明了!

等到實際操作的時候,警察同學傳授的一些簡單的跟蹤技巧還是幫了她的忙的,有次下班的時候她跟着該死的主編往他家的方向走。

天有點要下雨的樣子,主編的大長腿走快了許多,很快把周小橋落了挺遠,她一着急就要小跑跟上去,結果正好看見主編正回頭往她這邊瞅!

周小橋慌亂之間也來不及拿出報紙裝模作樣了,只拿着手機一邊打電話邊說:“哎,你說的地方到底在哪啊?”就匆匆假裝沒看主編的樣子混了過去。

事後周小橋心裡不無慶幸地想,得虧姐還請教過專業人士,否則就被那該死的主編識破了!

那位“該死的主編”此刻正在地鐵里離周小橋不遠的地方,一邊扶着拉手一邊低頭看着手機,手指快速地翻動着,唇邊若有若無帶着一點笑容,很難想象這樣一個看起來很斯文帥氣的男生,竟然是那麼毒舌的一個惡魔主編!

周小橋惡狠狠地想,真是人面獸心啊!

這些天她沒有白白的早起晚歸,將主編的情況調查得差不多了,不僅將作息時間摸透了,她甚至還總結出此人每天早上必到小區包子鋪吃一屜小籠包配一碗紫菜蛋花湯,她一直在考慮,能否向湯里下瀉葯拉死他得了?

周小橋就這么不遠不近保持着路人甲的距離,直到一周後有一天中午,她在邪惡主編中午常吃的那個快餐店裡吃飯,結賬的時候正好聽見主編叫外賣,店主放下電話就開始催廚房趕緊給做菜。

周小橋就在旁邊說:“我們主編又在您這里點餐了吧,他就喜歡吃您這的豬排蓋澆飯,要不我幫他帶上去?”

店主一聽,不疑有他,立刻跟她道了謝,然後周小橋就上樓給主編送外賣了。

那是周小橋跟主編李晟的第一次面對面,她敲了辦公室的門之後就聽見一個清朗的聲音,“請進。”

她走進去的時候李晟還在低頭工作,等她走到桌邊了,正好看見李晟在紙上用鋼筆寫着:“情節混亂,重改。”那字跡剛勁有力,利索漂亮得很。

李晟一抬頭,就看見一個穿着藍色緊腿牛仔褲,白色T恤的女孩站在自己面前,女孩瞪着一雙好看的杏仁眼看着他,抿着的粉唇也是粉嘟嘟的,只聽女孩說,“喏,這是你的外賣,豬排蓋澆飯,多加醬汁的。”

李晟笑着說:“你們店裡換人送外賣了嗎?”

周小橋沒接話,伸出手說:“給我錢。”

李晟就將飯錢放在了周小橋那隻白嫩嫩的手上,然後露出一副好像想起來什麼的表情說:“我想起來了,你跟我是不是住一個小區啊,我總能在家附近看到你。”

周小橋當下覺得自己跟蹤他被發現了,但也假裝鎮定地說:“哦?是嗎,我都沒注意。”拿着錢就跑了。

李晟打開外賣吃了兩口之後忽然想起來,他今天似乎沒有說多加醬汁啊?

3

周小橋跟蹤了半個月之後,覺得資料收集得也差不多了,是時候應該驚艷登場一下迷死他了,可是該在什麼情況下驚艷登場呢?

她抓破了腦袋在想,要不李晟早上去包子鋪吃包子的時候,她穿得十分清涼假裝晨跑回來,像電影里的美國大美妞那樣?

這個主意雖然挺好的,可是周小橋看看自己,癟癟嘴跟自己說:“還是算了,咱沒那資本就別干那種現眼的事了。”

或者她穿得美美的,腳上踩一雙恨天高的高跟鞋偽裝成在車站等車的樣子,等李晟來的時候就裝崴腳跌倒在他身上,然後她的美麗雙眼裡含着氤氳的淚,等李晟伸出手幫她?

再或者是晚上下公交車之後找個人裝成打劫的,她大喊救命,然後等路過的李晟拔刀相助把她從壞人的拳頭下救了出來,然後她就以身相許了?

損友莫薇聽了她這幾個計劃之後說:“第一個你想都不要想,下輩子興許有可能吧。第二個嘛感覺還行,但是要瞅準時機,瞅不準時機你別把自己的腳弄傷了,那就不值了。

“第三個嘛,不是我說你,現在哪來那些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好青年,你當是梁山好漢啊?真到那時候他不得扭頭就跑啊?”

周小橋頓時覺得三個計劃都不太好,後來莫薇說:“其實你第二個計劃還行,你在家練習一下假摔,到時候別把自己傷了就成。”

周小橋於是敲定了第二個方案,並且很快要去實現。

那天她穿着一身紅色真絲連衣裙,腳上穿了一雙魚口高跟鞋,腳趾甲和手指甲塗了紅色的指甲油,顯得手指更細白,臉上略畫了一點淡妝,又在嘴唇上塗了一點口紅,將嘴唇弄得讓人忍不住想去親吻的樣子。

打扮好了之後,她特意拍了一張全身照給莫薇,莫薇看了之後誇獎了一下說:“你打扮起來那就是校花級別的了!”

周小橋對自己的計劃更有信心了,她踩着細高跟的鞋子雄赳赳地開始了她了決戰。

結果她在公交車吹了半天的風,李晟卻沒來!

給周小橋氣得,等到後來公交車眼看就要末班車了,她乾脆也不等了,氣哄哄地往雜志社辦公樓走,到雜志社樓下的時候恰巧看見李晟從辦公樓里走出來,他招手就叫了輛出租車走了。

周小橋隨後也叫了輛出租車,並且跟出租車說跟上前面那車,出租車從後視鏡里看了周小橋好幾眼,似乎在揣摩她這是傳說中的第三者追男人還是大老婆去抓老公出軌?

出租車跟着來到了市內有名的酒吧街停下,周小橋就看見李晟下車後進了酒吧。

她也跟着進了酒吧,一進酒吧那昏暗的氣氛就讓周小橋自動將她的計劃修正為:美麗的女人在酒吧里喝酒,然後她主動或者他主動請對方喝杯酒,然後就開始在一起了……

事實證明,周小橋又想多了。

李晟是跟他朋友約好了一起喝酒的,兩個男人坐在吧台那裡喝着酒,有一搭沒一搭邊喝邊聊,他從來沒去勾搭別人,倒是有女人主動向李晟敬酒,李晟的朋友一臉嫉妒地往他肩膀上捶巴了好幾下,說了句:“你小子,還是桃花運不斷啊!”

李晟還保持微笑的樣子,看起來又斯文又帥氣,連周小橋都不得不承認,這人面獸心的貨其實長得挺好看的!

周小橋也想端着酒去接近李晟了,當她好不容易給自己做好了心裡建設想過去的時候,就有別人來向她搭訕了。

周小橋沒有應付這種搭訕的經歷,就全都擺手拒絕了,結果拒絕了一個又來了兩個。可能是她今天打扮得太美艷,那一桌的男士有一種誓不把她請過去喝幾杯就不罷休的決心,讓周小橋手忙腳亂地拒絕了半天。

等她終於擺平了那桌男士之後,再抬頭看向李晟那邊的時候,發現李晟他們不見了!

周小橋焦急地追了出去之後,可是細高跟的鞋子快走兩步就覺得腳掌生疼。

夜裡的小涼風不斷地吹着她裸露在外面的雙臂,她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又加快速度往前走了幾步,就在她以為把李晟給跟丟了的時候,卻忽然發現李晟就站在前方的路燈下面。

街道兩旁的酒吧都開了霓虹燈,三三倆倆的人不斷地走在大馬路上,行駛的車已經很少了,有情侶摟在一起,也有失落的中年男人醉哄哄地喝着酒……

就在這樣的背景下,李晟挺拔地站在路燈下,他穿着一條窄身的西裝褲,襯得他的腿又直又長,白襯衫扎在褲子里,勾勒出他略窄的腰身,他的臉上彷彿帶着一點淺淺的笑容,就那麼看着周小橋。

那一瞬間,周小橋甚至覺得,周圍都是黑色的,只有李晟是發光的。

4

李晟沖她說話了,“你跟了我這么多天,是不是就為了跟我告白呢?”

“啊?”周小橋長大了嘴巴,想讓自己不要顯得太像個笨蛋,聽到李晟以為她要告白,她就順勢表現得害羞低了頭,小聲地說,“被你發現了啊……”

李晟走了過來說:“跟了這么多天,還那麼明顯,能不發現嗎?”

“我以為我已經很小心了……”

李晟被她逗笑了,“嗯,是,你是很小心地跟我吃包子拼桌,很小心地中午特意給我送外賣,還知道我喜歡多加一點醬汁的豬排飯,很小心地在晚上製造地鐵上偶遇,所有劇情都讓你給演了,你讓我演什麼呢?”

周小橋看着李晟帶着笑的臉在自己面前擴大,她好像能聽見自己劇烈的心跳聲一樣,她怎麼會這么緊張?

她聽見李晟說,“我從小到大都沒有被一個女生這么執着地追過呢。”

周小橋說:“我是想今天告白完,不管你接不接受我,我都不會打擾你的生活,我也不想當跟蹤狂。”

“這么說,你是打算向我告白咯?那你現在告白一個我聽聽。”李晟慢悠悠地說着,他看着周小橋逐漸染上嫣紅的臉蛋,覺得如果用手捏一捏的話手感一定挺好。

周小橋感覺自己的臉熱辣辣的,她瞪他一眼,“你是在看我笑話嗎?”

“怎麼會呢,我想聽你的告白,然後考慮要不要讓你做我的女朋友啊。”

周小橋哼了一聲,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這對話不對味,跟她之前設想的計劃都不一樣呢?感覺好像被這個該死的主編給反客為主了!

可是她又一想,反正都到這步了,差一步就成功了,告白一下也不能掉塊肉!就讓他以為她喜歡他好了!等他將來被她甩了之後,傷心難過了,那才是她真正的勝利呢!

於是周小橋就磕磕巴巴地說:“我,喜歡……你!”

李晟臉上的笑容愈甚,“你說什麼,我沒聽清。”

周小橋仰起臉,“你是故意的吧?”

李晟這回真的上手捏了捏周小橋的臉,果然手感跟他想的那樣柔滑、細膩。

“好啦好啦,我不逗你了,要不要接受你當我女朋友,還得看你的表現我才能決定,不僅要看你對我的喜歡的程度,也要看我們的性格合不合得來,你說呢?”

周小橋傻乎乎地跟着點了點頭,然後聽見李晟說,“所以我現在有點想吐,我想你照顧我回家。”

周小橋第一反應就是先護住了胸口,狐疑地看着他,那模樣生怕被非禮了似的,李晟瞥了她一眼後說了一句,“前胸後背都快分不清了,你想太多了。”

這給周小橋氣得,狠狠地拿眼睛剜了他好幾刀,卻還是被李晟給拉進了出租車里。

李晟報了地址之後就將頭靠在周小橋的肩膀上,周小橋被他這動作給弄得身體僵硬,她微微動了動,李晟微皺着眉頭說:“讓我靠會,有點想吐。”

周小橋果然不敢動了,但嘴上也還是吐槽:“不能喝還學別人猛喝。”

李晟也沒讓她,說:“知道我不能喝,還不過來替我喝,我一直坐那裡在想,你什麼時候會過來請我喝一杯呢。”

周小橋感覺自己的心在砰砰亂跳,她看見靠在她肩膀上的李晟疲倦地閉上了眼睛,看着他濃密的睫毛在他臉上投下了一小片陰影,顯得他更疲倦的樣子,她聽見李晟小聲地說,“你的氣息很好聞,很舒服,我很喜歡。”

我很喜歡我很喜歡……這句話在周小橋心裡無限回蕩,盪得她心頭小鹿般地跳,她在想,他是不是已經有點喜歡上她了?卻不知道這是李晟籌劃1年的甜蜜陷阱,就等着她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