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5日,吉利汽車要求員工“自願”降薪,以及為清理國5車庫存、強制有行政職務的幹部買領克01等車型的消息在網絡上傳播。公司當晚回應稱,系中高層幹部自願加入經營共擔激勵機制,沒有所謂降薪情況出現。

吉利汽車陷困境:輕研發致銷售青黃不接 高管套現20億 新聞 第1张

網傳圖片網傳圖片

不過,即使把網傳內容放一邊,僅從眼下國內汽車行業的景氣程度,以及公司最近披露出的財報、銷售公告、高管近期動作等信息看,吉利汽車未來銷售和業績前景,也着實令人憂慮。

車型青黃不接 銷售或遭遇“量價雙殺”

根據吉利汽車5月8日發布的4月份銷量數據,公司當月出貨量10.4萬輛,環比3月下滑17%,同比下滑19%,遠高於前四個月同比9%的下降幅度。可見,吉利汽車的銷售不僅下降,而且在加速滑坡。

從行業層面看,產銷整體下行的壓力也沒有得到任何緩解。

中汽協5月13日發布的4月份汽車工業產銷數據顯示,4月我國汽車銷量198.05萬輛,同比下降14.61%,前四個月累計銷售835.33萬輛,同比下降12.12%,乘聯會的最數據也顯示,4月狹義乘用車零售150.8萬台,同比下降16.9%。因此,無論從單月數據還是今年累計數據來看,吉利汽車銷售下滑的速度,皆快於行業平均水平。

從銷售結構看,4月份吉利汽車主力核心車型的銷量在所有車型中下滑幅度更大,普遍降幅達20-50%。

吉利“帝豪”系列銷量同比下跌40-50%,其中帝豪1.08萬輛,同比跌46%,帝豪GS7300輛,同比跌41%,帝豪GL6600輛,同比跌48%。SUV的主打車型“博越”的批發銷量為1.75萬輛,同比下降24%。

領克02(2000輛)和領克03(3000輛)銷量的增加,使得“領克”品牌月銷量達到9100輛,同比增長7%,但該系列旗艦車型領克01的銷量則同比出現了55%的大跌。

帝豪、博越等曾經熱銷的車型不再受市場青睞,同時“繽越”、“繽瑞”、“幾何A”等新車型銷售的增長尚不能完全填補由主流車型銷售下滑帶來的缺口。

行業的持續低迷,使得更多的消費者持幣觀望,以等待新一輪降價潮。對廠家而言,由於降價預期已顯現,現階段失去壓庫存動力,更多的轉而選擇降價去庫存。

由此看來,眼下吉利一方面面臨著“青黃不接”的嚴峻銷售形勢,另一方面又不得不跟隨降價,可謂量價雙殺。

實際上,銷售缺乏後勁,或許早已埋下隱患。

“最不重視研發的主流車企”

研發能力對於主機廠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主要來自於長期、高強度的資金投入,“燒錢”研發不會起到立竿見影的效果,但研發能力一旦落後,也絕非一朝一夕就能夠趕上。

從研發角度看,無論是投入金額還是投入力度(占營收比例),在目前的主流車企中,吉利應該算得上是“最不重視研發的企業”。

以2018年為例,根據公司年報,當年吉利汽車營業收入1066億元,研發費用5.49億元,無形資產攤銷(已資本化的產品研發成本)13.78億,合計約19.3億。

新浪財經統計了包括上汽集團、廣汽集團、比亞迪、長城汽車、長安汽車等以乘用車銷售為主的上市公司研發投入,與吉利汽車進行對比如下。

主要乘用車上市公司研發投入對比主要乘用車上市公司研發投入對比

可以看到,2018年,幾家主流上市車企中,吉利汽車以19.3億元的研發金額排名墊底,並且數額顯著低於其他競爭對手;在投入力度(占營收比例)上,除了與規模8倍於自己的上汽接近外,基本只是其他主流乘用車上市公司的三分之一至四分之一左右。

吉利2018年高銷量、高利潤背後,研發投入匱乏的弊端,已經在競爭中逐漸顯現。作為主流車企中最不重視研發的車企,吉利汽車的銷售和業績可持續性令人堪憂。

所有內部董事掐點密集減持 套現超20億元

不知是不是因為意識到了公司已步入衰退通道,包括李書福在內的所有非獨立董事,在2018年報剛剛披露完,就集體掐點減持,該現象在吉利上市以後極為罕見。

4月11日,吉利發布完年報、剛進入減持窗口期,4月12日起,公司董事會主席李書福、副主席楊健、李東輝、執行董事洪少倫、桂生悅、魏海、安聰慧等,除獨董外的所有董事均減持了所持公司股份。

根據Wind數據和新浪財經的統計,4月12日至23日的12天時間內,上述人員先後分19次,凈減持1.22億股,累計套現金額達20.65億元。

吉利汽車陷困境:輕研發致銷售青黃不接 高管套現20億 新聞 第2张

2018年報披露後公司董事減持詳情2018年報披露後公司董事減持詳情

如此密集的巨額減持也不可避免的對公司股價造成了沖擊。高管集中減持後,吉利汽車股價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跌幅就超過了20%。

在經歷了國內自主品牌銷量冠軍的高光時刻後,隨着市場的衰退,吉利汽車正面對着重重壓力。李書福能否帶領吉利扭轉頹勢、殺出重圍,市場將給出答案。(公司觀察 文/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