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忘川河裡撿到了一顆蛋,蛋破殼長成美男子後,卻被人搶走了 新聞 第1张

作者 | 璃華 圖片 | 網絡

一顆蛋總是會遇見她命中註定的另一顆蛋,小烏龜王八蛋也不例外。

忘川邊上千年寒暑,瑤池相望竟是君不識我,萬般情絲千般惦念。

原本屬於她的蛋蛋,卻一下子成為了風華絕代的鳳凰神君,她獨守忘川萬萬年,到最後,還能等到他曾承諾的並肩看月亮爬上來么?

千里寒江

五百年前,她還只是一顆沒有完全破殼兒而出的蛋,山精給她起了個名字叫小八。

山精是天庭派遣在北冥的看門人,之所以給她起這么個名字,是因為她的娘親是一隻巨大的神龜。

七百五十年前的一個深冬,一隻巨大的烏龜降臨在北冥的上空,擋住了日月,整個北冥都陷入了黑暗之中。那黑綿延了幾乎一個月的時間,等到日光重新照在冰層上的時候,那隻巨大的烏龜不見了,只剩下了一顆白花花的蛋被孤零零的遺留在忘川邊上。

據說在凡間,烏龜的別稱是王八,她是烏龜留下的蛋也就是王八蛋,但是山精覺得這個名字總感覺哪裡不對,於是就簡化了一下稱呼她為小八。

忘川是從天宮瑤池流下來落在北冥的一條天河,河水裡經常會漂來一些天宮里的小玩意兒。小八沒有完全破殼兒所以無法走動,只能伸出雙手從冰冷的天河水裡打撈那些小玩意兒上來玩。

直到有一天,她從河水裡撈起一顆閃着七彩光芒的蛋蛋。

小八完全承認這是她見過最美的蛋蛋,也是她從天河水裡撈起來的最大的一樣東西。這顆蛋和她一樣大個兒,她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撈上來,她對着那顆蛋看了很久,覺得不公平,同樣是蛋,為什麼人家那麼雍容華貴,她就這么灰頭土臉呢。

不過總的來說她對這次的收穫非常滿意,因為有了這顆蛋陪着她,她就不用一直一顆蛋獨自蹲在這忘川邊上了,她抬手拍了拍那顆蛋的身子,“蛋蛋,你就安心陪着我吧。”

山精不止一次地跟她抗議,說你瞧人家蛋蛋這么美麗,你怎麼就起了這么個名字呢。她當時直接哼了回去,“怎麼着,這是我的蛋蛋,我就愛喊他蛋蛋!”

山精覺得小八無葯可救了,收拾了包袱離開了北冥,當然不是被她氣走的,而是山精被天庭調往白雲崖種花去了。這可是個好差事,尤其是那裡十分溫暖,到處都是成片的花海。

山精走了,這北冥就更加安靜了,好在還有蛋蛋在,不然她一定會悶的發慌。

“蛋蛋,你看對岸的那顆小草,它開始結籽了呢,明年那裡一定會長出很多小草。”

“蛋蛋,你看你看,雪雁飛回來啦,唔,北冥又要下雪啦。”

“蛋蛋,你看水裡漂來一朵好美的花呢,看我撈起來給你戴上。”

“蛋蛋……你和我說說話啊……”

“蛋蛋……”

蛋蛋當然是沒有和她說話的。時間就在這日升日落之中過去,她的殼兒漸漸的越破越大,已經可以伸出雙腿了,估計再過個幾百年,她就可以徹底從蛋殼兒里出來了。

為了慶祝她可以緩慢且笨重地走動了,她決定帶着蛋蛋去山頂看月亮。花了半個月的時間,終於將她自己和蛋蛋都移動到了山頂,那一天月色非常的美麗,碩大的圓月掛在頭頂,美得不可思議。

“蛋蛋,你看,月亮都圓了呢。”

“是啊,月亮圓了呢。”

鵲橋相匯

她嚇得差一點從山頂滾下去,倉促之間她聽到卡卡的碎裂聲,然後一隻手用力地抓住了她的手,硬是將她又拉回了山頂。

“蛋蛋?”她不可思議地看着蛋殼兒上碎了一個洞的蛋蛋,心裡即興奮又害怕,“剛剛是你在說話嗎?蛋蛋你怎麼碎了一個洞?”

“是我在說話呢。”是個十分清潤的男聲,小八嚇得差一點又滾下山去,好不容易才穩住了心神,難、難道這么多年來,陪在她身邊的蛋蛋,是雄的?

小八覺得她一定在臉紅,她忘記她到底和蛋蛋說過些什麼沒羞沒臊的話,對於蛋蛋是個雄蛋這個事實,她覺得好長一段時間都不能直視他了。

“那個蛋蛋……”她偷偷瞄了他一眼,“你身上的大洞真的沒事么?”

“嗯,只是有些冷。”蛋蛋聲音真的很好聽,溫溫清清的,聽在耳朵里有種心跳加快的效果。

她朝蛋蛋那邊挪了挪,用她的身子為他抵擋北冥的寒風,確實,如果沒有成熟的蛋,硬是破開只會覺得寒冷,蛋蛋一定是情急之下,為了救她才自己破殼兒拉住她的吧,“還冷么?”

“不冷了呢。”蛋蛋從破洞里伸出手來,小心翼翼又十分遲疑地握住她的手,“真好看的月亮。”

“是啊,真好看。”她抬起另一隻手指了指月亮下面,“知道么蛋蛋,那裡每年會搭起一座鵲橋,那個橋上有一對非常相愛的戀人呢。可是他們一年只能相見一天。”

“為什麼相愛的人,只能有一天在一起?”蛋蛋的聲音有些迷糊懵懂。

“因為一個是凡人一個是仙女,王母娘娘不允許他們在一起,用簪子將天劃破,這條天河,就是那時候出現的呢。有了這道忘川河,他們就不能再見面了。但是他們太相愛太執着了,王母娘娘實在不忍心,就定下了每年搭起鵲橋讓他們見一面的規矩……”

她將曾經山精講給她聽的那些故事,再一點一點地講給什麼都不懂的蛋蛋聽,這也是一種混日子的方法吧。

“那將來,要是有人將我們分開,我也為你搭一座鵲橋好不好?到時候,我們還能這樣坐在一起看月亮慢慢爬上來。”

他的手很溫暖,嗓音也很溫暖,小八覺得今天一定是她在北冥最開心的一天。

蛋蛋可以說說話可以牽牽手,小八在北冥的日子就不再那麼單調和寂寞,甚至有時候想,不徹底孵化出來也沒有關系,只要有他陪着她,在這北冥站到天荒地老也沒有關系。

可是那後來又過了五百年,北冥來了一位陌生的客人。那是九天之上的神仙,穿着七彩羽衣而來,看到她身邊蛋蛋的一瞬間,眼睛忽然就紅了起來,她沖上來抱住她的蛋蛋,她喊,“鳳鳴鳳鳴,我終於找到你了。”

“喂喂喂!你是誰?”小八有些不高興,“你為什麼抱着我的蛋蛋?”

仙女鄙夷的看了她一眼,“什麼叫你的蛋蛋,你這樣下等的小烏龜,也配和我的鳳鳴在一起么?”

她十分不高興了,“他才不是什麼鳳鳴,他是我的蛋蛋!”

仙女似乎不想聽她說話,她一把將小八推進冰冷的忘川水裡,甚至還用了一根棍子企圖將她推到忘川的另一邊。小八咬緊牙齒死死的攀着水裡一節水草,她不能到忘川那邊去,去了,就會忘記蛋蛋的。忘川之水是遺忘之水,只要從此岸跨到彼岸,那麼全部的記憶便會遺忘在忘川的另一邊。

“還真是固執!”仙女見推不動她,索性放下了棍子,“算了,反正只是一顆烏龜蛋而已。鳳鳴一定也不會喜歡的。”

她說完抱着蛋蛋踏着五彩祥雲就這樣飛走了,小八在湍急的弱水裡喊“蛋蛋!蛋蛋!”

可是蛋蛋沒有回答她,她好不容易才從忘川爬起來,他們早就不見了蹤影。她縮在蛋殼兒里第一次嚎啕大哭,因為那個美麗仙女搶走的,是這荒蕪冰原上,她唯一僅有的蛋蛋呀。

從忘川到天宮

她哭了三天之後,決定去追回她的蛋蛋。

唯一憂傷的是她的蛋殼兒還牢不可摧地禁錮着她,若是她想要離開,只能一點一點笨重難看地往前挪,可是她不在乎,只要能找回蛋蛋,就算是這樣一點一點地滾着向前,她也非常樂意。

小八咬了咬牙,決定現在就起程。她記得那天,那個仙女是帶着蛋蛋往南而去的,她就拖着沉沉的蛋殼兒往南走,趕了幾天的路之後她發現她的腳已經磨壞了,非常非常的疼,可是前面的路還十分遙遠,很多時候她都覺得她是走不到蛋蛋那裡了。

“咦,小八?”一個非常熟悉的聲音傳入小八的耳中,她精疲力竭地轉了個身,就看到山精一臉困惑地看着她,“小八你不在北冥陪蛋蛋,你滾來這里做什麼?”

此時見到山精,就好像見到久違的親人一樣,小八伸出雙手用力抱住山精的大腿哭得很傷心,“山精,有個仙女把蛋蛋搶走了。”

“別急別急,你慢慢告訴我。”山精在她身邊坐下,抬手擦了擦她蛋殼兒上的污泥,“弄得這么狼狽。”

山精已經很老了,笑起來臉上的皺紋全部擠在一起,她將所有事情都告訴了山精,山精埋頭苦思了好久好久,終於一臉嚴肅地看着她,“小八我問你,你是無論如何都想找到蛋蛋么?”

“嗯!”小八連忙對着山精點點頭,“無論要我做什麼,我都要找回蛋蛋。”

山精又想了一會兒,終於像是下定了決心一樣,他將小八用一塊黑色的大布包了起來背在身後,然後將她帶回了白雲崖。那真是一個美麗的地方,千萬種花在這里生長開花,花精靈飛來飛去,時不時落在她的蛋殼兒上。

“山精,你那天為什麼會正巧在那裡呢?”小八想不明白這個問題。

山精沖她笑了笑,皺紋全部擠在一起了,是個非常可愛的小老頭,“我本來想去北冥看看你和蛋蛋的,走到一半就看到你了。”

“蛋蛋到底在哪裡啊。”她很失落的看着山精,“要到哪裡才能找到他呢?”

山精沖着她嘆了一口氣,他說,“小八,我想我應該告訴你一些事情。我覺得你還是放棄找他比較好。”

“為什麼?”小八急了,“蛋蛋說,會一直陪我在北冥,要是哪天分開了,也要像牛郎和織女一樣,搭一座鵲橋來見我,到時候我們一起並肩看月亮!”

“好吧,我告訴你。”山精終於豁出去了一樣,他抬起都是繭子的手摸了摸小八的腦袋,“小八,其實我一直沒有忍心告訴你,其實蛋蛋是一顆鳳凰蛋。鳳凰一族,都是還沒有破蛋就要許配親事的。蛋蛋的新娘子,是鳳凰族最美麗的公主,鳳煙。”

“你騙人!”小八伸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她什麼都不想聽,“我的蛋蛋怎麼可能是那麼厲害的鳳凰蛋,他就是一顆蛋而已!再說了,如果是鳳凰蛋,那麼為什麼他會在忘川水裡,為什麼會那麼多年都沒有人去找,等到他成為我的蛋蛋了,再出現搶走他呢?”

“誒。”山精沉沉的嘆了一口氣,然後說,“我給你講講,這之間的前因後果吧。”

她在忘川河裡撿到了一顆蛋,蛋破殼長成美男子後,卻被人搶走了 新聞 第2张

美猴王大鬧天宮

一千年前,花果山水簾洞出了一位美猴王,潑皮無賴會七十二般變化,到處搗亂,玉帝就騙他去天宮當官,最終拿了個弼馬溫的差事忽悠他。

美猴王怒了,趁王母娘娘召開蟠桃會的那天大鬧天宮。那時候鳳凰一族的金鳳娘娘懷着身孕去參加蟠桃宴,混亂之中產下了蛋蛋,卻不慎掉落在天池裡。那一池天河水就順着忘川奔流而下,最終被小八從冰冷的河水裡打撈了上來。

後來金鳳娘娘也曾尋找過蛋蛋,可惜蛋蛋的靈氣完全無法感知,全部人都以為蛋蛋已經死在了忘川水裡了。

“可是蛋蛋還活着啊。”小八急忙問,“所以蛋蛋一定不是什麼鳳凰的,對不對?”

“不是,其實你撈上來的蛋蛋,本來確實已經沒有意識了。”山精對於這一點也有些無法理解,“所以我才會放任你將一顆鳳凰蛋留在身邊。我那時候已經接到了天宮的調職令,害怕你一個人在北冥覺得孤單,蛋蛋雖然沒有意識不能說話,但是有他在你身邊,你總有個人說說話的。”

“可是……”她無法相信啊,因為他有好聽的聲音,還有非常溫暖的掌心。

“這只能說是一個奇蹟吧。”山精有些無奈,“本該失去鳳凰靈性成為一顆最普通蛋的他,在過去幾百年之後,竟然被你的那些碎碎念給喚醒了。金鳳娘娘感知到了他的靈力,終於讓他本來應該娶的新娘子一路找到了北冥。”

“所以蛋蛋不是蛋蛋?”小八依舊覺得很可笑,“蛋蛋是鳳鳴?”

“是的,蛋蛋不是蛋蛋,蛋蛋是鳳鳴!”山精是這么斬釘截鐵的回答她的。

可是她不相信,因為山精明明說了啊,鳳鳴本來已經死了,失去了靈力的蛋就是一顆死蛋,她喚醒的,怎麼說也是只屬於她的蛋蛋啊。

“還有,他們下個月就要在瑤池舉行婚禮了。”山精告訴她,到時候這里的千萬朵花都會被送去瑤池,那將會是一場極為盛大的婚禮。

“我想再見見他。”她求山精,“你就讓我看一眼,只看一眼好不好?”

山精經不住的苦苦哀求,終究還是心軟了,“那成,但是你得答應我,只可以遠遠看蛋蛋一眼,他現在是鳳凰族的鳳鳴,而且……而且鳳鳴的娘親為了讓他忘記你,差人帶他跨越過忘川,用仙力破除了蛋蛋身上的蛋殼兒,現在的蛋蛋已經不再是你的蛋蛋了,他是鳳煙公主的鳳鳴,所以他是根本不記得你的。”

忘川的彼岸

小八知道的,忘川之水,遺忘之水。

一旦從忘川的這一邊走到岸的那一邊,就會忘記對岸的全部事情。蛋蛋如果真的跨越過忘川,那就一定不會記得在岸那邊的她。她對那一川忘川水真的太了解了,過去無數個日升日落,她站在忘川邊上與水為伴,水來她在岸上,水去她仍在那裡。

盡管是這樣,小八還是想要看看他,看看破蛋而出的蛋蛋,到底長成了什麼模樣。

可惜她一身蛋殼依舊堅硬無比,任憑她怎麼使勁兒都無法沖破這禁錮,小八有些失落,她本希望能夠沖破蛋殼兒站在蛋蛋面前的,現在看來,她只能是這幅模樣去見他了。

“小八,我會將你藏在花叢里,你記住千萬不要出來。”山精一再的叮囑她,“到時候他會從你面前走,你偷偷從花裡面看他一眼就好。”

“好。”小八向山精保證。

終於到了那一天了,小八有些緊張,她被山精提前送到了瑤池,他將她用層層鮮花掩埋了起來,放在一個最不起眼的拐角處。

瑤池真的很美麗,不愧是天庭神仙住的地方,小八百無聊賴地看着四周,仙女們成群結對地走過去,衣袂飄飄每一個都是那麼美麗。

她看到很多神仙都來了,還有好多額心有羽毛印子的仙女們,山精告訴過她,鳳凰族的仙女們,額頭上都有這樣的標記的。金鳳娘娘坐在那裡笑得很開心,她看到那天搶走蛋蛋的仙女穿着一身大紅色的羽衣,那麼美。

舉行了婚禮之後,她就會成為蛋蛋的新娘子呢。

小八莫名覺得心裡很難過,好像有人在用什麼捅她的心一樣。她聽到那邊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她連忙透過花叢看過去,可是前面都是仙人們的背影,她根本看不到蛋蛋。

這是他的聲音啊,幾百年陪在她身邊的蛋蛋,聲音還在,可是怎麼能夠回憶不在了呢。

她很想擠過人群去看一看蛋蛋,去握一握他的手,可是她不能這樣做,因為那會害了山精的。她只能窩在這里,等待蛋蛋朝她這邊走的時候,偷偷看他一眼就好。

蛋蛋的腳步聲終於朝這邊來了,她努力張大眼睛看着他,可惜她太矮了,無法看到他的臉,但就算看不到臉,也能感覺的到他的尊貴氣質。

自卑的感覺,再一次在心裡蔓延,這種自卑,大概是在北冥她將蛋蛋從忘川水裡撈出來的時候就有的吧。

忽然她的身子被什麼東西一撞,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只聽到身後小仙女的驚呼聲,果盤打散了一地,像是誰不小心絆倒了,正巧摔在了她身上。

她失去了平衡,直接從花叢里滾了下去,滴溜溜滾到了蛋蛋腳邊。

無數人的視線落在了小八身上,那是一些多麼美麗的仙女,她第一次覺得自己的醜陋,竟然如此的讓人無法接受。

如果蛋蛋見到這樣的她,一定也不會喜歡的吧。

“看吶,是個小烏龜蛋呢!”不知道是誰驚呼了一聲,頓時周圍如潮水一般的議論聲就傳入了她的耳中來。

“咦,是你!”蛋蛋的新娘子鳳煙走到她身邊,“你是那個醜陋的小烏龜?那天真該把你推到忘川對岸,這樣你也不會這樣執着了啊。”

小八撇了撇嘴好想哭,她看着蛋蛋的臉,那是一張非常好看的臉,就和他的聲音,和他掌心的溫度一樣好看。

她終於忍不住奮力朝他伸出雙手,她說,“蛋蛋,你怎麼還不回家呢。”

鳳鳴鳳鳴

蛋蛋沒有握住她的手,他只是無比困惑地往後退了一步,他說,“我叫鳳鳴,你一定是認錯人了。”

“沒有認錯啊。”她心裡發急,“你是我的蛋蛋,我們一起在北冥的山頂看了很多很多年的月亮呀。”

“哈哈哈!”周圍爆出震天的嘲笑聲,他們都在笑她是多麼的不自量力,他們誰都不相信,不相信眼前風華絕代的鳳鳴,其實只是一顆陪她在北冥度過千百個日月的蛋蛋。

“蛋蛋你真的跨過了忘川么?”她依舊不想去相信這一點。

蛋蛋很困擾的看着她,他說,“對不起,我真的想不起來在哪裡認識過你。”

這邊的吵鬧終於引起了金鳳娘娘的注意,她滿臉怒氣的朝這邊來了,看到小八的時候,萬分鄙夷地掃了她一眼,“這是誰放進來的,馬上給我丟下界!”

金鳳娘娘發話了,馬上有天庭上的護衛圍上來,他們一起駕着她朝着瑤池的方向走,她知道他們一定是想將她從這里丟下去。這天池連接的是忘川,忘川的盡頭就是北冥。

“這樣不太好吧。”蛋蛋像是有些着急,“也許她只是認錯了人。”

他跟着走到了瑤池邊上,小八已經被架在了水面上,只要一鬆手她就會墜下去——就真的再也見不到蛋蛋了。

她睜大雙眼,很努力地去看蛋蛋的模樣,如果不能再遇見,那麼至少記得他的樣子總是好的吧。

“丟下去。”金鳳娘娘終於還是下了命令。

那一瞬間,蛋蛋忽然沖過來一手抓住她的手拚命想要將她拉上來。就像是那天在山頂,他奮力拉住她不讓她滾下山一樣。只可惜這是天池,一旦墜下去,是拉不上來的。

她想要推開蛋蛋的手,可是他抓得很用力,在全部人的驚呼聲中,蛋蛋就這么拽着她從天河墜落下來。

會受傷的啊,他還是蛋的時候有蛋殼兒保護所以不會受傷,可是現在他沒有蛋殼兒了,快要撞擊到河床下冰層的時候,小八用力將他推了上去,自己卻撞在了堅硬的冰塊上。

咔噠——

小八覺得很疼,渾身上下每一個地方都非常的疼。那種像是撥開血肉一般的疼痛,從四肢百骸蔓延上來,這疼痛在侵蝕她的意識,終於她還是承受不住這疼痛,昏了過去。

“蛋蛋,蛋蛋……”她就算昏迷了,也都還念念不忘的念叨這個名字呢。

鳳鳴俯身重回水中,將小八從水底拽上來,那一瞬間,包裹在小八身上的蛋殼,咔噠咔噠地開始有了裂縫,等到他徹底將小八拉出水面的時候,她身上的蛋殼已經全部褪盡,碎成粉塵的蛋殼順着河水從她身上落入水中。

少女柔美的身形展露無遺,她藏在厚重蛋殼之下的臉,秀美得叫人無法呼吸。鳳鳴脫下外衣將她包了起來,可能是剛剛她撞到冰層力量太大,直接撞碎了她的蛋殼兒吧。

“蛋蛋,疼……”小八無意識的喃喃,最終陷入了長久的沉睡。

鳳鳴心裡一動,難道她口中的蛋蛋,真的會是他么?

因為從對岸走到了此岸,所以將全部的回憶都遺忘在了忘川的另一端了么?

她在忘川河裡撿到了一顆蛋,蛋破殼長成美男子後,卻被人搶走了 新聞 第3张

從彼岸到此岸

鳳鳴抱着小八沿着忘川一直往前飛馳,身後是金鳳娘娘一行人跟着從天宮下來了。

鳳鳴一咬牙,腦中忽然有了一個主意。

到底是不是蛋蛋,他只需要再走一次忘川就夠了,如果他不是,那麼只要回到此岸找回全部的記憶就好,可是如果他是呢?他低頭看了小八一眼,無法想象他是真的和她在這北冥度過了那麼長久的歲月。

或者說,無法想象在度過了那麼長久的歲月之後,只一道忘川就可以隔斷了全部的情絲。總有一些東西,是忘川無法奪走的。

鳳鳴之所以想要試一試,是因為在小八被丟進瑤池的那一瞬間,他本能地想要伸手去抓住她的手。這種感覺,好像在曾經的歲月之中,他也這樣做過一樣。

“鳳鳴!”新娘子終於大聲喊了他一聲,“你到底要去那裡啊鳳鳴!”

“快回來!”金鳳娘娘也很心急,“那裡那麼荒涼那麼冷,你不要去啊鳳鳴。”

鳳鳴回頭看了他們一眼,再低頭看了懷里抱着的小八一眼,終於一咬牙,大步跨過奔騰的忘川水,從彼岸又回到了此岸。那一瞬間,被遺忘在此岸的記憶,潮湧一般將那些虛偽的記憶全部驅散了。

他怎麼就忘了呢,在他還混混沌沌的只是一顆蛋的時候。

是她將他從冰冷的忘川水裡撈了上來,那麼仔細地帶在身邊。也不管他會不會有回應,只是固執的和他說着話。

她說,“蛋蛋,你看對岸的那顆小草,它開始結籽了呢,明年那裡一定會長出很多小草。”

她說,“蛋蛋,你看你看,雪雁飛回來啦,唔,北冥又要下雪啦。”

她說,“蛋蛋,你看水裡漂來一朵好美的花呢,看我撈上來給你戴上。”

她說,“蛋蛋……你和我說說話啊……”

語調明明是那樣的寂寞。

仙人們都說,名字是一個人全部的靈魂,他想會不會因為她給了他蛋蛋這個名諱,然後孜孜不倦的一遍又一遍的念起,所以才能喚回他的靈識的呢。

“鳳鳴!”有人站在忘川的對岸焦急的喊着什麼。

蛋蛋茫然困惑的看着他們,並不知道他們到底在喊什麼,“這里沒有鳳鳴啊,只有我和小八,你們去別的地方找找吧。”

“不要!”鳳煙紅着眼睛看着鳳鳴,“鳳鳴鳳鳴,你到這里來啊,你是忘記了我了,但只要你重新從忘川對岸走過來,就一定會想起我來的。”

誰陪我到最後

蛋蛋只是擁着小八坐在忘川邊上,湍急的河水咆哮着翻滾不息。河的對岸,鳳煙和金鳳娘娘還在焦急的說着什麼。可是那聲音被往忘川的水流聲吞沒再掩埋,其實他也是沒有聽到多少的。

只隱約聽到穿着鳳冠霞帔的仙女說,“鳳鳴,你是要永遠將我丟在忘川的這一邊么?”

蛋蛋很認真的開始回想,猛的就想起來,那一天,冷冷清清的北冥來了一位客人。那是九天之上的鳳女,她俯下身來無比悲傷地喊他鳳鳴。

語調和今天竟是這樣的相似。

蛋蛋臉上神色漸漸冷了一些,他眯起漂亮的鳳眼,冷冷看着鳳煙說,“是你,是你將小八推進那麼冷的忘川水裡去的。你可真狠心,你們走吧,北冥不歡迎你們。”

金鳳娘娘被仙女扶着,一雙眼睛有些紅,“孩子,我是你的娘親啊。你就算怪鳳煙,但我總是你的娘親。”

蛋蛋一臉茫然地望着金鳳娘娘,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子,再看了看水裡倒映着的影子,驀地笑了,“可是我全部的記憶里,沒有你的存在。破開我混沌靈識的,不過是一個少女最為尋常的碎碎念而已。你說你是我的娘親,可是那時候你在哪裡?為什麼一直陪在我身邊的是小八,而不是你?”

金鳳娘娘頓時就失去了語言,是啊,過去的無數個日月里,她又在哪裡?

“可是我有努力尋找過你。那時候你被我不小心遺落在了忘川里,我找了你很久很久,可是一直感受不到你活着的氣息。”金鳳娘娘企圖為自己辯解。

“所以你已經放棄了不是么?”蛋蛋聳了聳肩,眼神漠然冷清,“你不能這樣自私,這千千萬萬個混沌的日子裡,是小八在我身邊,你們什麼都沒有做,憑什麼讓我相信你,相信你們呢?”

“鳳鳴……”鳳煙仍舊想說什麼,“鳳鳴你聽我說。”

“尤其是你。”蛋蛋冷冷的望向鳳煙,“你憑什麼對小八說出那樣的話。”

“什麼話?”鳳煙愣住了,努力去回想跟小八說過什麼。

“你說我不是什麼蛋蛋,我是你的鳳鳴。”蛋蛋驀地笑了,“可是不是的,從頭到尾,我都只是小八的蛋蛋,過去,現在,將來都會是,這一點無論你們怎麼說,都是無法更改的。”

“那要怎樣你才願意回到這邊來呢?”金鳳娘娘說着,往前又跨了一步,她已經站在了忘川水邊,只要再往前走一步就會落入冰冷的河水裡。

蛋蛋茫然的望着她,“可是我為什麼要去那邊呢,小八在這里,我便在這里。”

小八在這里,我便在這里。

鳳煙眼睛驀地一紅,想起在瑤池邊上,努力張開雙臂看着鳳鳴的小八,她問,“蛋蛋你怎麼還不回家呢。”

那時候的她只覺得萬分可笑,可是此時此刻,她多想這樣跟他說話。

可沒有意義,她的腦海里不存在那樣厚重的感情,沒有天長地久,沒有兩兩相依,這樣簡單的說說話,只是說說話,都是彌足珍貴的記憶。

蛋蛋沒有再理會對岸的風景,他只是小心地將小八安頓在可以曬得到太陽的地方,然後他就開始對着她說話講故事。

那麼長的一段故事,它開始於一雙柔白的手從冰冷的忘川水裡打撈起一顆泛着七彩光芒的蛋。他只是不停地講,也不管頭枕着他膝蓋的小八聽不聽得到。就像當初小八對着自己說話,不管他聽不聽的到。

等到蛋蛋想起對岸的金鳳和鳳煙,再回頭去看的時候,那裡只有無邊無際的白,一叢不知名的小草頂着嚴寒允自生長。而金鳳和鳳煙已經不知去向。

“小八,這世上也唯有你,千年如一日的等待,將一個忘川走成另一個忘川。”

蛋蛋不知道那些人是怎麼會願意放棄的,他只知道後來長久的年歲里,這里再也沒有來過那樣的神仙。

遺忘的盡頭在哪裡

“小八,你看,對面的草已經長起來了呢,到了秋天一到會結很多籽的,”

“小八,你看,大雁又往南飛了呢,北冥的雪都停了。”

“小八,你醒一醒。”

“小八,你和我說說話啊。”

蛋蛋擁着依舊在沉睡的小八,輕輕溫溫的說着話,“小八,你睡了很久很久了。”

又是一年的七夕,蛋蛋決定帶小八去山頂看月亮。

無數的喜鵲匯聚在天上,搭起一座長長的鵲橋來,“你看,多美麗的月亮,多美麗的鵲橋。”

擁着的人忽然從他懷里蹦了出去,因為不知道是在山頂,差一點點就滑了下去,小八驚愕的看着蛋蛋,“你是誰?”

蛋蛋呆了呆,一時間有些發愣,“小八,我是你的蛋蛋啊。”

小八眉頭下意識的皺起來,眼神帶着幾分若有所思,“那是什麼?我不記得我認識你啊。”

蛋蛋有些慌了,“小八你不要嚇我,你一定是睡了太久,所以一時間想不起來對不對?”

小八依舊茫然的看着他,眼睛裡一點點回憶的光彩都沒有。

蛋蛋猛然想起來,他從彼岸回到此岸的時候,是抱着小八一起走過來的。這樣的話,小八的記憶就全部遺落在了忘川的另一端了,如果不走過去,是不會想起他來的。

可是他在此岸,如果陪她走過去,就會不記得自己是誰,“小八,你去對岸,只要去了對岸,你就會想起自己是誰的。”

“真的?”小八狐疑的看着蛋蛋,“你沒有騙我?不對,我要怎麼樣相信你呢。”

蛋蛋非常着急,俊俏的臉上都急紅了,“我不會騙你的小八,真的。”

“那好吧。”小八想了想,決定試試也不壞,因為她發現她腦中一片空白,只有一片混沌的白,也許她的記憶真的是一不小心遺落在了彼岸呢?

小八跳下了忘川水,朝着對岸游過去,那些遺落在對岸的記憶,果然全部湧入了腦海。

“蛋蛋?”小八雙眼一亮,“真的回來了么蛋蛋!你等等我過去,我這就過去!”

“別過來!”蛋蛋眼神很糾結,“你過來了,就會什麼都不記得了。”

“可是那怎麼辦呢?你的記憶在那邊,我的記憶在這邊,一旦跨越了這條忘川河,就會什麼都不記得。”

“你還記得么?”蛋蛋忽然開口,“我說過,如果有一天有人分開我們,我就替你搭一座鵲橋,我們在橋上相見么?”

小八眼圈一紅,用力的點頭,“我記得呢!”

“那麼等着我!”蛋蛋大聲說,“既然都沒有辦法到對方那裡去,那麼我們就互相靠近一點點,在忘川的中間,在遺忘的邊緣相見,那麼我們就不會忘記了!你等着,我為你建一座屬於我們的鵲橋!”

小八忽然笑了,“好,我等你!”

許你的鵲橋拿冰造可不可以

小八從未如此得期待過下雪,因為每一次下雪,蛋蛋的橋就會多建一段。北冥十分寒冷,幾乎常年都飄着雪,蛋蛋想出了個法子,既然這么冷,那麼索性在這忘川上建一座冰橋吧。

一年過去了,十年過去了,一百年過去了。蛋蛋的橋越建越長,終於在第一百三十八年的那一年七夕建好了。

蛋蛋說,“小八,這樣,我們就可以不用忘記對方了。”

小八覺得那年她從忘川水裡將蛋蛋撈起來真的太好了。

小八覺得那年她沒有放棄去找他真的太好了。

她猛然朝着蛋蛋飛奔而去,用力抱住他的脖子,分不清是哭了還是笑了。

“吶蛋蛋。”

“嗯?”

“月亮爬上來了呢。”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