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宇宙主宰1我是誰?你又是誰?我怎麼在這兒?這里是哪裡? 新聞 第1张

我是誰?你又是誰?我怎麼在這兒?這里是哪裡?

“我是誰?我怎麼在這兒,這里是哪裡?”御風抱着腦袋,感覺整個腦袋裡面一片空白。

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一個小女孩跑了進來,手裡還端着一碗濃濃的黑色的葯。

“大哥哥,你醒了。”小女孩站在御風的邊上說到。

御風還是有點弄不清楚的問到:“我是誰,你又是誰?”

小女孩疑惑的問到:“我叫晨晨,大哥哥是誰自己都不知道嗎?”

“好象,我叫……御風,好象……”御風突然覺得整個腦袋要炸了一般。忍不住的抱着腦袋在床上打滾。

“大哥哥,大哥哥,你怎麼了?你不要嚇我啊!”晨晨拉着床上的御風焦急的叫着。

過了好一會,御風覺得頭沒有那麼痛了。說到:“我也不知道我是誰,也不知道我從哪裡來的,我現在一想這些就會頭疼。”

小女孩想了一下說:“那好吧,我就不問大哥哥啦。剛才大哥哥說御風,我就叫你御風哥哥好不好?”

看着小女孩充滿希望的眼睛,御風不知道為什麼感到心裡一痛。說到:“好吧,只要晨晨喜歡。以後我就叫御風好啦!”

晨晨端起葯說:“來,大哥哥把葯吃了哦,病就好得快。”

“好的。”御風剛想抬起手來,卻發現自己好象動不了,整個人都被紗布纏繞着。

“大哥哥不要動,晨晨來喂你。”晨晨明顯的發現御風動不了。

晨晨用一個調羹來回攪着,把葯放在自己的嘴巴邊上吹冷,然後再放在御風的嘴巴邊上。

御風看着眼前這個叫晨晨的小女孩,大概也就是十來歲的樣子,穿著一身粗布的衣服,整個衣服都數不清有多少補丁了,給自己裝葯的碗也缺了一個小口。看得出來,眼前的小孩子一個人過得很艱苦。

吃完葯後,御風問到:“晨晨,家裡就你一個人嗎?”

“是的,爸爸媽媽還有哥哥都去世了。家裡就只有我一個人,不過我不寂寞,還有好多小貓小狗陪着我一起。”晨晨抱起地上的一隻頭上長了角的小狗說:“這是我以前過生日的時候哥哥送給我的。”

御風覺得奇怪,好象這種動物以前見過,只是頭上沒有長角而已,於是問到:“晨晨,這是什麼動物?”

“這是一種魔獸狗,不過已經被人馴服了,我給它起名字叫花花。”隨着晨晨的介紹,小狗似乎能聽懂人話一樣,對着御風汪汪的叫了兩聲。

“魔獸?狗?魔法?”御風低聲的喃喃的說着,突然好象記起什麼來一樣,急切的問到:“晨晨,這里是不是叫魔法大陸。”

“對啊,以前確實有人叫這兒是魔法大陸,但是現在叫魔武大陸。哥哥,你是不是記起什麼來了?”

“我記起來一些,但是又不完全。我好象記得以前我會魔法的。晨晨,你會魔法嗎?”御風問到,卻不知道自己對於這個記憶只是以前從小說上看到的。

“哥哥,你會魔法?魔法用起來好漂亮的。我不會,哥哥教教我,好嗎?”晨晨充滿希望的看着御風。

御風摸摸站在床前的晨晨說到:“哥哥現在好多東西都記不起來了,以後哥哥想起來了再教你,好不好。”

“好吧。”晨晨有點失望的說,但是馬上又開心了起來,因為她看到花花叼了一隻非常小的兔子進來了。

“哇,花花,你太棒啦。哥哥,我們今天晚上有好吃的啦。晚上哥哥要多吃一點哦,傷才好得快。”晨晨開心的叫到。

御風看着晨晨開心的樣子,不由得一陣心酸。就因為一隻這么小的兔子就這么開心,晨晨一定是很少吃到這個。還記掛着我,怕我沒有吃的。御風不記得自己的生世,但是從這一刻起,御風決定把晨晨當自己的妹妹,當成自己的家人。御風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很自然的就把晨晨當成了自己的家人,沒有任何的拘束。

“哥哥,快吃啊!”晨晨夾着一塊兔子肉放在御風的碗裡面。

御風終於明白那是一隻多麼小的兔子,整個兔子清理了內臟以後只有十來塊小小的肉。

御風夾起那塊肉放在晨晨的碗裡面:“不,晨晨你也吃,哥哥已經吃了那麼多。晨晨也要多吃一點。”

晨晨又夾回來說到:“哥哥,剛才我做兔子肉的時候偷偷的吃了好多。哥哥吃吧。”

御風笑了笑,知道晨晨是在騙自己,整個房子就那麼一間屋,廚房和卧室都是這一間,剛才晨晨做飯的時候自己可看得一清二楚的。御風沒有揭穿晨晨的謊話,因為他覺得這樣很溫馨,有一家人的感覺。而且他也很喜歡這種感覺,似乎這是以前所沒有經歷過的。

御風拉着坐在邊上晨晨的手,把她摟在自己的懷里說:“晨晨,乖哦,聽哥哥的話,多吃一點。”說着,夾着一塊肉放在晨晨的嘴巴邊上。

“哥哥。”晨晨的眼睛有點濕的說。

“怎麼了?”御風繼續抱着晨晨問到。

“哇哇……”晨晨突然轉身,撲在御風的懷里哭着說:“以前,我哥哥也是這樣喂我的。嗚嗚……”

“好了,好了。以後哥哥就是你的哥哥了哦。”御風拍着晨晨的背安慰的說着。

“恩。”晨晨在御風的懷里輕聲的應着。

御風看着還在自己懷里睡着的晨晨,將晨晨放在床上。有點犯愁了,自己晚上睡什麼地方才好。很明顯這兒只有一張床,現在已經快過冬了,自己的體力還沒有恢復,無法再做一張新的床,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還是先到外面去轉轉。

走出房門,外面是一個不大的村子。對於御風的出現,村民們並沒有表現出太大的熱情,也沒有表現出厭惡的表情。只是各自在做着各自的事情,彷彿御風與他們無關,御風仔細的看了看,整個村子裡面的人都是這樣,不但對自己,對別人都是這樣的,一切都是漠不關心的樣子,也就沒有太在意了。

村裡面有一個小酒店,御風走了進去。裡面聚集了不少人。大概都在討論着什麼,御風仔細的聽着,才發現他們是在討論自己。

“大叔,聽說你隔壁晨晨家來了一個人。”一個大概十八歲的小孩子問到。

被稱為大叔的人笑着說:“小楓啊,你是不是喜歡晨晨了啊。要不怎麼會一天問幾次呢?”

“沒有,沒有,我怎麼會喜歡她呢!”小楓急忙的說到,臉紅的樣子逗得大家都笑了起來。

一個醫生模樣的人說到:“是啊,而且是一個渾身受傷的人,不知道她為什麼要救那麼樣的一個人。都醫了一個月了,還沒有看到他好轉。眼看現在就要到冬天了,只怕晨晨會要斷糧了。”

小楓連忙的問到:“醫生大叔,你知道那個人是誰嗎?”

“不知道,他身上沒有能證明身份的東西。如果晨晨還不把他放棄的話,只怕這個冬天晨晨是過不去啦。說起來晨晨也很可憐,從小就沒父沒母的。都靠她哥哥把她拉扯大,前些年她哥哥死了以後,日子就難過了。對啦,小楓,你不是喜歡晨晨嗎?你怎麼不去看看她?”

“我……”那個叫小楓的年輕人低下了頭“我爸爸不肯我和她接觸。”

“唉……”所有的人都嘆了一口氣。

御風坐在角落裡,聽着他們的談話。沒有太多的想法,對於他們這種只顧自己,不顧他人的人,御風並不怎麼在意。現在他準備自己去打獵,雖然不一定能讓晨晨和自己過富裕的生活,至少也可以吃飽。只要過了這一段時間就好了。

“大叔,這個弓箭怎麼賣?”御風站在雜貨店問到。

雜貨店老闆回答到:“這個弓要兩個銀幣,箭一百支一個銀幣。”

御風繼續問到:“你們這里收東西嗎,這個。”

御風說着從身上拿出一把短劍來,這把短劍是御風還在地球的時候專門為練辟邪劍法所訂做得,採用的是最好得合金鋼。御風一直把它帶在身邊,這次失憶了而自己又急需用錢的情況下,決定把它賣了。

那老闆的眼裡明顯的閃過一絲貪婪的寒光,拿着短劍裝模做樣的看了半天,說:“很普通的短劍,就算三個銀幣好了。”

御風看着老闆的動作,覺得很熟悉,以前看過,但是又不記得是什麼時候看的。但是憑感覺知道這個短劍不是這個價格。

搖了搖頭說:“不賣。”

看到御風要離開,老闆連忙說:“四個銀幣。”

“不賣。”並不是御風故意喊價,而是御風現在想到一個更好的方法。

看着御風就要走了,老闆咬了咬牙,叫到:“50個金幣。這可是最高的價格了。”

“不賣……”御風人已經走遠了,聲音遠遠的傳來。

老闆軟軟的坐在地上,他知道自己這次放過了一筆大生意,那把短劍,從材料到做工,都是他所沒有見過也沒有聽說過的。就算是矮人族裡面最傑出的工匠也沒有做出過這么好的東西。如果拿去拍賣,那絕對是天價。

御風走遠以後,老闆冷笑了一下,既然你不賣,那就別怪我了。當然,他自己是不會去殺人,但是可以請人啊。叫過夥計,吩咐了一聲,要他到城裡面的總店請幾個人來。雖然這樣得到得的東西要大家平分,但是總比自己得不到得要好。說不定真的是什麼寶物,那自己可就升職了,不用再窩在這種小地方了。

宇宙主宰第一章 我是誰?你又是誰?我怎麼在這兒?這里是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