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辯稱“點錯了小數點”的康美葯業,被證監會實錘了!

5月17日,證監會通報了康美葯業財務造假的事實。

已初步查明,康美葯業披露的2016-2018年財務報告存在重大虛假:

一是使用虛假銀行單據虛增存款,

二是通過偽造業務憑證進行收入造假,

三是部分資金轉入關聯方賬戶買賣本公司股票。

康美葯業造假實錘!存款、收入是假的 還涉嫌坐莊自家股票 新聞 第1张

罪狀一:虛增存款

4月30日,康美葯業發布公告稱,由於核算賬戶資金時存在錯誤,造成貨幣資金多計299.44億元。

隨後康美葯業收到上交所的問詢函,要求公司核實並補充披露多計貨幣資金的存放方式、主要賬戶、限制性情況、是否存在違規資金使用及資金的主要去向等。

在A股3600多家上市公司中,市值超過300億元的公司僅有近304家,佔比不到10%,康美葯業的會計“差錯”所涉金額,已經超過A股近九成上市公司的市值。

這么一大筆金額,康美葯業卻一直聲稱為“財務錯誤”。康美葯業董事長馬興田在致股東信中寫道:“作為民營企業,我們出現了由於過去快速發展而帶來的內部控制不健全、財務管理不完善的局面,很多薄弱環節在內外部的壓力下更加凸顯。”

康美葯業造假實錘!存款、收入是假的 還涉嫌坐莊自家股票 新聞 第2张

罪狀二:收入造假

康美葯業發布的前期會計差錯更正公告顯示:“2018年之前,康美葯業營業收入、營業成本、費用及款項收付方面存在賬實不符的情況。通過企業自查後,對2017年財務報表進行重述。”

其中,公司營業收入多計88.98億元,營業成本多計76.62億元,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項目多計近103億元。

康美葯業年報顯示,公司存貨342.10億元,佔總資產的46%,而本期營業成本僅為135.42億元,本期計提存貨跌價準備僅為5083萬元。

上交所稍早前要求康美葯業補充披露近三年各項存貨類別的主要構成、數量和對應金額,並對調整新增的存貨、關聯採購形成的存貨予以單獨列示。

但到目前為止,康美葯業還沒有回復上交所的問詢函,而是發布了延期回復的公告,稱“由於部分問題涉及的事項需進一步確認,並需要相關中介機構出具意見”。

罪狀三:炒作股票

康美葯業股價漲跌的背後,頻現熟悉的遊資身影。

證監會通報顯示,康美葯業部分資金轉入關聯方賬戶買賣本公司股票。此前有媒體報道,康美葯業的股價存在潮汕人坐莊嫌疑,控盤個股主要集中在廣東地區,甚至皇庭國際、盛訊達等公司重要股東背後,存在着 “同鄉關系”。

4月30日,康美葯業發布關於前期會計差錯更正的公告,對2017年財報作出重大調整。隨後,康美葯業連吃5個跌停。

康美葯業造假實錘!存款、收入是假的 還涉嫌坐莊自家股票 新聞 第3张

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康美葯業5月10日突然漲停,之後幾天股價回暖。

最近一期的龍虎榜顯示,康美葯業前五大買入席位中,知名遊資佔據4席。西藏東方財富拉薩團結路凈買入1801.71萬元,廣發證券普寧流沙凈買入1777.38萬元,平安證券銀川鳳凰北街凈買入1768.85萬元,西藏東方財富拉薩東環路凈買入1280.92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自4月30日以來,廣發證券普寧流沙已經9次入榜買入康美葯業,平安證券銀川鳳凰北街2次入榜。

康美葯業突破“四條底線”

康美葯業一再突破上市公司的底線。

5月11日,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在中國上市公司協會2019年年會上強調,上市公司和大股東必須牢牢守住“四條底線”:一是不披露虛假信息,二是不從事內幕交易,三是不操縱股票價格,四是不損害上市公司利益。

根據證監會調查,康美葯業不僅使用虛假銀行單據虛增存款,而且還通過偽造業務憑證進行收入造假,突破了“不披露虛假信息”的底線;同時,康美葯業部分資金轉入關聯方賬戶買賣本公司股票。雖然不能判斷是否存在內幕交易及操縱股票價格等行為,但市場分析人士認為,這也突破了“四條底線”。

康美葯業財務造假事件中的審計機構正中珠江會計師事務所,證監會已對其涉嫌未勤勉盡責立案調查。有關案件進展情況,將及時向社會公布。

目前,已有多家上市公司中斷和正中珠江會計師事務所的合作。繼中順潔柔股東大會否決續聘正中珠江作為公司2019年度審計機構後,中山公用召開的股東大會也否決了續聘正中珠江的議案。

中國證券報記者從接近監管層人士了解到,證監會下一步將繼續以信息披露真實性作為上市公司監管的中心,嚴厲打擊資金佔用、違規擔保、財務造假等典型違法違規行為,保持嚴厲查處的高壓態勢。

此外,證監會將進一步強化中介機構監管,壓實會計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評估、保薦機構等中介機構的責任,督促其勤勉盡責,發現違法違規問題一併嚴厲查處。

本文源自中國證券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