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AI財經社 李依蔓

編|張碩

近年來在中國市場發展不利的日產汽車,為了啃下這塊巨大的蛋糕又出新招。

據彭博社近日報道,日產汽車計劃投資一家中國造車新勢力,收購其25%的股份,威馬汽車、合眾新能源和車和家是潛在目標。

隨着威馬、蔚來、小鵬等新造車企業跨入量產交付階段,大眾、奔馳、寶馬等老牌汽車製造商紛紛加快在中國新能源市場的布局和投入,再加上特斯拉的虎視眈眈,潛力巨大的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競爭日益激烈。目前在中國市場並不佔優勢的日產汽車,不得不尋找新的突破口。

不過,此舉能否讓銷量下滑、利潤腰斬又遭遇內部鬥爭危機的日產汽車重拾輝煌,仍是個未知數。

不過,據彭博社報道,過去兩年來,中國註冊的電動汽車製造商增加了兩倍多,達到480多家。但許多行業觀察人士預計,隨着電動車熱潮導致製造商產能過剩,只有小部分造車新勢力能活下來。

日產欲投資中國造車新勢力,去年凈利潤腰斬,擬全球裁員4800人 新聞 第1张

瞄準中國新能源市場

據彭博社報道,有知情人士透露,日產汽車正秘密考慮投資一家中國電動汽車初創企業,以便在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車市場佔據更大的份額,並幫助日產更好地吸引中國消費者。

日產汽車這一項目的代號為“Hermes”,目前潛在目標已經縮小到了威馬汽車、合眾新能源、車和家三家造車新勢力,日產的技術專家正在對這三家公司進行盡職調查,評估潛在目標的價值,希望購買其中一家25%的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被日產視為潛在收購目標的3家造車新勢力,目前都已經或即將進入量產交付階段。

其中,合眾新能源於2017年獲得了生產資質,去年在硅谷開設了自主研發中心,推出了一款跨界SUV Neta N01,計劃今年年底前開始交付第二款量產車。上個月,合眾新能源宣布獲得了30億元B輪融資,融資總額達到70億元。

由李想創辦的車和家首款增程式SUV“理想 ONE”,上個月開始接受預訂。總部位於上海的威馬汽車去年推出了純電動SUV EX5,並計劃在未來幾年推出更多電動汽車。這家由吉利前高管沈暉執掌的公司目前已籌集數十億美元資金,還計劃與百度合作建設自動駕駛中心,致力於成為首家實現盈利的造車新勢力。

從另一個角度看,中國傳統汽車品牌大多已與實力雄厚的跨國車企推出合資品牌,相比之下,造車新勢力大多處於發展初期階段,需要大量資金投入和來自傳統車企的技術支持。

知情人士向彭博社表示,日產希望在潛在收購目標變得過於龐大和昂貴之前盡快採取行動,還將刻意迴避與日產自己的新能源產品重合的廠商。在日產看來,中國初創企業比老牌汽車製造商更靈活,更適合顛覆這個行業。

對於投資傳聞,日產發言人和三家中國造車新勢力均拒絕置評,但日產這一計劃並不令人意外。

早在去年11月鋃鐺入獄的卡洛斯·戈恩擔任日產董事長期間,該公司就確定了加速推進電動化的計劃。彭博社最近獲得了戈恩與日產CEO西川廣人的往來郵件,後者在郵件中提出,可以通過收購中國電動車企業或互聯網企業來佔領中國市場。

去年,日產推出了專門面向中國市場的電動車軒逸純電(Sylphy Zero Emission),使用了日產有史以來最暢銷電動車Leaf的動力系統。日產旗下高端品牌英菲尼迪首款電動車將在中國生產,大約3年後正式上市,這款產品是英菲尼迪電氣化長期戰略的一部分。按照規劃,從2021年起,英菲尼迪推出的每一款車型都將是純電動或“e-Power”混合動力車。英菲尼迪董事長克里斯汀·慕克(Christian Meunier)曾在聲明中表示,中國是全球電動汽車增長潛力最大的國家,特別是在高端市場。

日產欲投資中國造車新勢力,去年凈利潤腰斬,擬全球裁員4800人 新聞 第2张

此外,有分析師認為,日產收購造車新勢力,也是為了緩解在中國市場遇到的“雙積分”壓力。近期公布的2018年新能源積分排行榜顯示,日產在中國的合資夥伴東風汽車以-26萬分的成績位列倒數第二。

2018財年利潤腰斬

日產汽車向中國造車新勢力伸出橄欖枝之際,正值這家老牌日系車企的多事之秋,面臨一系列麻煩。

日產汽車近日公布的2018年財務報告顯示,在截至3月31日的2018財年,日產營業收入同比下滑3.2%至11.57億日元,營業利潤同比下降44.6%至3182億日元,凈利潤3191億日元,相當於人民幣200億元,同比下滑57.3%。

過去一年中,日產全球銷量下滑4.4%至552萬輛。今年,日產汽車將2019財年利潤預期同比下調45%。

由於美國和中國市場銷售放緩和車型老化,日產創下近11年來最疲弱的年度業績。日本SBI Securities分析師遠藤浩二(Koji Endo)甚至評論稱,這感覺像是日產重回“前戈恩時代”。

在新能源汽車方面,EV Sales公布的數據顯示,日產汽車去年以9.7萬輛的成績位居全球新能源乘用車銷量第五名,前四名分別是特斯拉、比亞迪、北汽新能源和寶馬。今年3月,日產在全球新能源乘用車銷量榜中滑落到第六名,上汽集團躍居第三位。

在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日產汽車2014年至今僅推出了合資品牌啟辰晨風和純電動版日產軒逸兩款電動汽車產品,且銷量表現並不突出。

相比之下,得益於在中國市場的銷量連續6年較快增長,2018財年豐田全球銷量同比增長1.6%至1060.3萬輛,連續兩年創新高,全年營收突破30萬億日元,營業利潤超過2.46萬億日元,相當於人民幣1546億元。

西川廣人表示,日產汽車此前就預計2018年和2019年營收將會觸底,但在未來幾年會扭轉這一趨勢,“現在是採取大膽行動的時候了”。

日產欲投資中國造車新勢力,去年凈利潤腰斬,擬全球裁員4800人 新聞 第3张

按照西川廣人的計劃,日產到2022年的營業利潤率目標將從8%下調至6%,營收目標從16.5萬億日元下調至14.5萬億日元。

為了降本增效,日產將在全球範圍t內裁員4800人,以節約300億日元成本。日產還將投放全部主力車型的新款,把全球銷量中的電動車佔比提升至30%,並通過削減銷售成本和減少降價促銷,將該公司在美國的利潤率在目前1%到2%的基礎上,提高5個百分點。

此外,今年3月,中國汽車市場長期低迷之際,日產汽車將未來在華銷售目標下調了約8%。東風日產表示,將重新審視中期目標,並可能根據市場狀況做出調整。

此前,戈恩曾批准一項投資計劃,承諾未來5年在中國投資90億美元,到2022年推出20款電動汽車。但知情人士向彭博社透露,西川廣人將啟動一項將盈利置於銷量增長之前的計劃,可能在2020年之前暫停在中國推出全新車型。

西川廣人認為,戈恩時代以利潤換銷量的激進做法犯了“戰略錯誤”。接下來,他將不再把追求市場份額放在首位,而是專心調整公司方向,專注於利潤的提升。

西川廣人壓力陡增

面對近11年來最慘淡的業績,5月14日,日產CEO西川廣人在新聞發布會上承認,該公司“已經觸底”。不過,他將矛頭指向了戈恩,稱“我們面臨的大多數問題都是前任領導人留下的負面影響”。

西川廣人認為,戈恩此前不顧一切地追求擴大市場佔有率,花費大量資金在新興市場投資工廠和子品牌Datsun,忽視了在美國等關鍵市場投放新產品。此外,去年11月戈恩因財務方面的罪名被捕後,公司銷售受到影響。

上世紀90年代末,當時被視為“救世主”的戈恩以雷霆手段,拯救了徘徊在破產邊緣多年的日產汽車,並將日產、雷諾和三菱聯盟發展為全球最大的汽車製造聯盟,但其管理風格也頗受詬病。

日產欲投資中國造車新勢力,去年凈利潤腰斬,擬全球裁員4800人 新聞 第4张

目前,第二次被保釋的戈恩正在為今年年末或明年將舉行的審判做準備,並將參與5月23日舉行的審前聽證會。戈恩始終堅稱自己清白,並指控自己被捕是日產內部“陰謀”所致。

就在不久前的5月13日,戈恩的辯護律師平坂俊一郎(Junichiro Hironaka)在接受日本朝日電視台採訪時表示,戈恩沒有收過日產汽車通過阿曼的商業夥伴向其個人賬戶支付的任何款項。

戈恩下台後,他一手建立的雷諾日產三菱聯盟也面臨解體危機。對聯盟利潤貢獻更大的日產汽車認為,日產並未被視為與雷諾平等的合作夥伴,雷諾對日產擁有更大的影響力。

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說法稱,雷諾希望與日產共同成立一家新的聯合控股公司,雙方提名相同數量的董事,“使兩家公司處於平等地位”。但西川廣人否認將與雷諾全面合併,並認為眼下最重要的是復蘇業務,而非討論合併。

今年1月接替戈恩出任雷諾董事長的塞納德(Jean-Dominique Senard)認為,日產CEO西川廣人阻礙了雷諾進一步與日產全面合併的進展。知情人士透露,雷諾正秘密推動日產領導層換人,作為雙方進一步合併談判的前奏。

在這種情況下,日產汽車每況愈下的業績,無疑讓西川廣人壓力陡增。5月14日,一位日產高層告訴路透社:“雷諾將繼續以業績為動力推動與日產的合併談判,他們今天已經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