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與生活》綜合消息,1998年2月因強奸罪等多項罪名被判處死刑的孫小果,近期又在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中,再次被當地列為涉黑涉惡犯罪團伙典型。

但是,這個“死囚”卻離奇地逃離了死刑,至少獲得多個“減刑”,並且在短短幾年之後就出獄,成了昆明夜場的“大李總”。

昆明死刑犯獲多次減刑出獄:獲得發明專利是騙取減刑的捷徑 新聞 第1张

(孫小果)

孫小果究竟通過何種方式,從一名死刑犯走出監獄的?2015年5月13日,《焦點訪談》報道披露,服刑人員利用發明創造獲得專利,是騙取減刑的捷徑。孫小果有一項“聯動鎖緊式防盜窨井蓋”發明專利,此發明專利可能助其減刑。

昭昭惡行與發明專利

1994年10月,孫小果就因為犯強奸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卻神奇地“在監外執行”,1998年,孫小果因強奸多名女性,其中包括未成年人,並有當眾強姦情節,以及犯有故意傷害罪、強制侮辱婦女罪、尋釁滋事罪,被當地法院數罪並罰,終審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力終身。1998年《南方周末》以《昆明在呼喊:鏟除惡霸》為題,曝光過孫小果及其團伙在昆明的昭昭惡行。

國家知識產權局官網相關信息顯示,孫小果“聯動鎖緊式防盜窨井蓋”發明專利申請日期為2008年10月27日,目前為未繳年費專利權終止狀態。該專利說明書稱,城市裡下水道窨井蓋被大量惡意偷盜,此發明能“很大程度限制了偷盜行為”。

昆明某專利事務所為孫小果具體辦理了此項發明的專利申請。5月10日,該所負責人何某證實,當年前往專利事務所送來此項專利的相關材料的,是孫小果的母親。

並提交了發明專利的相關資料,要求為孫小果代理專利申請事項,“起初我也不知道他就是那個孫小果,我們做的就是這個業務,我按照正常程序就給他代理了。”

何某稱,最近媒體報道被判死刑的孫小果復出後又涉黑,他聽一位朋友告知後,回頭復查當年的信息,確認了孫小果的身份,“這個專利現在已經過期了。”

國家知識產權局官網的信息顯示,該發明從2009年5月6日公開,至2012年1月4日專利權終止。

知識產權及律師界專業人士分析,孫小果此舉或為減刑。根據最高法當時規定,即使孫此後從死刑改為死緩,2008年10月理應還在服刑期。

孫小果申請專利時,所留地址位於昆明市滇池邊一別墅小區內,是一棟3層的聯排別墅,大門緊鎖。小區內居民稱,戶主是名女性,人在北京,春節前已將房子出租。附近房產中介查詢資料後證實了這一說法。

關於“監獄發明家”,媒體曾多次公開報道揭露打假。2015年5月13日,《焦點訪談》報道稱,服刑人員利用發明創造獲得專利是騙取減刑的捷徑,個別監獄管理人員因私心雜念因此被拉下水。

報道稱,我國刑法第78條規定:“有發明創造或重大技術革新的”被認定為“重大立功表現”,應當減刑。而認定“發明創造”的最重要根據,就是獲得國家專利認證,這是法院判定減刑的重要依據。

2014年前,對發明專利減刑的法律規定不完善,《刑法》第78條以及《監獄法》有關重大立功的第29條,較為籠統,存在漏洞;但從知識產權代理機構反映的情況來看,這些問題依舊存在。

多人被查

2014年1月中央政法委出台《關於嚴格規范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切實防止司法腐敗的意見》,要求嚴格規范減刑、假釋,切實防止徇私舞弊、權錢交易等腐敗行為;2017年1月1日最高法院出台實施《關於辦理減刑、假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的規定》,豐富和完善了刑罰制度;同年5月31日,雲南省高院與省檢察院、省公安廳、省司法廳聯合制定下發《關於執行<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辦理減刑、假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的規定>實施細則》,其中明確過失犯罪和民事糾紛、未成年犯罪達到法定條件時可減刑、假釋;對於嚴重危害社會的重大暴力犯罪,如殺人、搶劫、爆炸、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等,從嚴把握減刑和假釋。

據了解,孫小果服刑期間是在雲南省第二監獄執行。

2019年4月13日,已退休的雲南省監獄管理局原副巡視員劉思源,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公開資料顯示,劉思源歷任雲南省第二監獄教育改造部副教導員、監獄黨委委員、副監獄長,雲南省第一監獄黨委副書記、政委;2014年7月至2017年6月,任雲南省監獄管理局刑罰執行處處長;2017年6月至2018年10月,任省監獄管理局刑罰執行處調研員;2018年10月任省監獄管理局副巡視員,2018年11月退休。

與此同時,雲南省第二監獄一名監區長也因孫小果事件,被控徇私舞弊、違規減刑。

另有昆明政法界知情人士透露,涉及孫小果案件的一名承辦法官,退休後已墜樓身亡,原因與抑鬱症有關。

5月14日,雲南省紀委監委最新通報稱,已退休6年的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原副廳級專職審判委員會委員梁子安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梁子安履歷顯示,他曾於1979年10月至2013年12月,在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先後擔任刑二庭副庭長、審判監督庭庭長、審判監督第一庭庭長、審判委員會委員(正處級),2009年12月至2013年12月,任副廳級專職審判委員會委員。多位雲南政法界人士認為,梁落馬,或與孫小果案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