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柔情,劉備懂 新聞 第1张

文:齊三忘(讀史特約作家)

那一年是中平六年,一直在中山任安喜縣尉的劉備,帶着自己的異姓兄弟關羽和張飛,一路跋涉來到京師。

說來慚愧,雖說劉備本就是宗族子弟,但此次進京,他卻可用的上用逃亡二字。

雖然和皇帝可以扯上親戚關系,雖然也姓劉,但是劉備顯然和正經二代的出身還是不太一樣的。

都說皇帝也有窮親戚,這話沒錯,因為劉備就是這窮親戚里的一個。

少年劉備家境很是不好,靠和母親織席販履為業。及至15歲,在同宗親戚的扶持下,外出遊歷。

《三國志·劉備傳》中提到:先主不甚樂讀書,喜狗馬、音樂、美衣服。身長七尺五寸,垂手下膝,顧自見其耳。少語言,善下人,喜怒不形於色。好交結豪俠,年少爭附之。中山大商張世平、蘇雙等貲累千金,販馬周旋於涿郡,見而異之,乃多與之金財。先主由是得用合徒眾。

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劉備雖然窮,但是會來事,也會交朋友。大家都愛和他玩。

曹操的柔情,劉備懂 新聞 第2张

“靈帝末,黃巾起,州郡各舉義兵,先主率其屬從校尉鄒靖討黃巾賊有功,除安喜尉。督郵以公事到縣,先主求謁,不通,直入縛督郵,杖二百,解綬系其頸着馬枊,五葬反。棄官亡命。頃之,大將軍何進遣都尉毋丘毅詣丹楊募兵,先主與俱行,至下邳遇賊,力戰有功,除為下密丞。復去官。”

有好多好朋友的劉備一開始過的應該還不錯,他憑借參與鎮壓黃巾起義的功勞當了個小官。

可是,後來,黃巾起義完全被鎮壓後,朝廷又不認賬了,決定收回這個小官。

劉備一看,走後門也無路,一氣之下,將督郵捆綁督起來鞭打兩百下,只能離開家鄉。

這一走,倒是從此走進了一個新世界。

洛陽城裡,無官無職的劉備領着他的左青龍右白虎,第一次見到了那個自稱曹孟德的中年人。

顯然,從這次相遇開始,曹孟德就對這位劉皇叔的左青龍右白虎很感興趣,對這位劉皇叔,也很是欣賞。於是,孟德邀請這哥仨兒去了自己的領地,共襄盛舉。

奈何此時的曹操也還是小咖翻不起什麼大波浪,劉備在曹操處小住一陣子之後,還是領着他的好兄弟,離去了。

曹操的柔情,劉備懂 新聞 第3张

或許,中平六年京師的投緣,註定了兩人都不是凡人。

時間流逝,當年只有關羽張飛跟隨的劉備早已有了自己的兵馬,當年還是西園校尉的曹操也成長為一方雄師。

在這期間,劉備去馳援過曹孟德的敵人,被曹操打的落花流水。也投奔過曹操,接受曹操安排的豫州牧的職位,聯手擊敗呂布。

這中間的推拉割據,從來就不是三言兩語能講清楚的。

終於,兩人再次有機會靜下心來坐在一起,這已經是若干年後了。兩人的地位卻終於不在同一段位上了。或許,兩人的出發點從來也不在同一個起點上。

這一年,劉備已是總是被擊敗的劉皇叔,曹操卻不是皇叔勝似皇叔的孝愍皇帝的實際操控者。

曹操的柔情,劉備懂 新聞 第4张

第二十一回 曹操煮酒論英雄 關公賺城斬車胄(節選)

一日,關、張不在,玄德正在後園澆菜,許褚、張遼引數十人入園中曰:“丞相有命,請使君便行。”

玄德驚問曰:“有甚緊事?”

許褚曰:“不知。只教我來相請。”

玄德只得隨二人入府見操。操笑曰:“在家做得好大事!”唬得玄德面如土色。

操執玄德手,直至後園,曰:“玄德學圃不易!”

玄德方才放心,答曰:“無事消遣耳。”

操曰:“適見枝頭梅子青青,忽感去年征張綉時,道上缺水,將士皆渴;吾心生一計,以鞭虛指曰:‘前面有梅林。’軍士聞之,口皆生唾,由是不渴。今見此梅,不可不賞。又值煮酒正熟,故邀使君小亭一會。”

玄德心神方定。隨至小亭,已設樽俎:盤置青梅,一樽煮酒。

二人對坐,開懷暢飲。酒至半酣,忽陰雲漠漠,驟雨將至。從人遙指天外龍掛,操與玄德憑欄觀之。操曰:“使君知龍之變化否?”

玄德曰:“未知其詳。”

操曰:“龍能大能小,能升能隱;大則興雲吐霧,小則隱介藏形;升則飛騰於宇宙之間,隱則潛伏於波濤之內。方今春深,龍乘時變化,猶人得志而縱橫四海。龍之為物,可比世之英雄。玄德久歷四方,必知當世英雄。請試指言之。”

玄德曰:“備肉眼安識英雄?”

操曰:“休得過謙。”

玄德曰:“備叨恩庇,得仕於朝。天下英雄,實有未知。”

操曰:“既不識其面,亦聞其名。”

玄德曰:“淮南袁術,兵糧足備,可為英雄?”

操笑曰:“冢中枯骨,吾早晚必擒之!”

玄德曰:“河北袁紹,四世三公,門多故吏;今虎踞冀州之地,部下能事者極多,可為英雄?“

操笑曰:“袁紹色厲膽薄,好謀無斷;干大事而惜身,見小利而忘命,非英雄也。”

玄德曰:“有一人名稱七俊,威鎮九州:劉景升可為英雄?”

操曰:“劉表虛名無實,非英雄也。”

玄德曰:“有一人血氣方剛,江東領袖——孫伯符乃英雄也?”

操曰:“孫策藉父之名,非英雄也。”

玄德曰:“益州劉季玉,可為英雄乎?”

操曰:“劉璋雖系宗室,乃守戶之犬耳,何足為英雄!”

玄德曰:“如張綉、張魯、韓遂等輩皆何如?”

操鼓掌大笑曰:“此等碌碌小人,何足掛齒!”

玄德曰:“舍此之外,備實不知。”

操曰:“夫英雄者,胸懷大志,腹有良謀,有包藏宇宙之機,吞吐天地之志者也。”

玄德曰:“誰能當之?”

操以手指玄德,後自指,曰:“今天下英雄,惟使君與操耳!”

玄德聞言,吃了一驚,手中所執匙箸,不覺落於地下。時正值天雨將至,雷聲大作。玄德乃從容俯首拾箸曰:“一震之威,乃至於此。”

操曰:“丈夫亦畏雷乎?”

玄德曰:“聖人迅雷風烈必變,安得不畏?”將聞言失箸緣故,輕輕掩飾過了。

曹操那一句今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本初之徒不足數也。是真的嚇到了劉皇叔。天下這時候已經是曹操的了,可是劉皇叔也想要這天下。這一點,曹操知道,劉備也知道。

可是曹操終是放劉備走了。劉備也放走過曹操。不管是那年煮酒論英雄後曹操的心照不宣,還是當年劉備選擇關羽鎮守華容道。這兩人,從來沒耽誤交伐對陣,可誰也沒能要了誰的性命。

殺伐果決的曹操有多欣賞劉備,劉備一定知道。

曹操的柔情,劉備懂 新聞 第5张

第十九回 下邳城曹操鏖兵 白門樓呂布殞命(節選)

且說玄德匹馬逃難,正行間,背後一人趕至,視之乃孫乾也。玄德曰:“吾今兩弟不知存亡,妻小失散,為之奈何?”

孫乾曰:“不若且投曹操,以圖後計。”玄德依言,尋小路投許都。

途次絕糧,嘗往村中求食。但到處,聞劉豫州,皆爭進飲食。一日,到一家投宿,其家一少年出拜,問其姓名,乃獵戶劉安也。當下劉安聞豫州牧至,欲尋野味供食,一時不能得,乃殺其妻以食之。

玄德曰:“此何肉也?”

安曰:“乃狼肉也。”

玄德不疑,乃飽食了一頓,天晚就宿。至曉將去,往後院取馬,忽見一婦人殺於廚下,臂上肉已都割去。玄德驚問,方知昨夜食者,乃其妻之肉也。

玄德不勝傷感,灑淚上馬。劉安告玄德曰:“本欲相隨使君,因老母在堂,未敢遠行。”

玄德稱謝而別,取路出梁城。忽見塵頭蔽日,一彪大軍來到。玄德知是曹操之軍,同孫乾徑至中軍旗下,與曹操相見,具說失沛城、散二弟、陷妻小之事。操亦為之下淚。

又說劉安殺妻為食之事,操乃令孫乾以金百兩往賜之。

劉備落難時,曹操替他留下眼淚。劉備無人問津時,曹操與他坐同席、出同輿,表奏他當上了左將軍。

都說相愛相殺,怎不知一生有一旗鼓相當的敵手,亦是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