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瀾之家:捲入「抄襲」風波 設計研發遭股東質疑 新聞 第1张

繼 4 月董事長“怒懟”小股東後,海瀾之家因旗下品牌黑鯨(HLA JEANS)被質疑“抄襲”再度受到關注。

5月8日, 深圳潮牌 Roaringwild 在微信公號發布文章和視頻稱,黑鯨三款 2019年新品 “抄襲”自己在2018年的春夏舊款。此外,視頻指出,海瀾之家還曾“模仿”過SUPREME、巴黎世家等品牌的單品。

對此,業內人士和受訪律師表示,服裝業內的互相“模仿”,早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中國商標法和著作權法並沒有專門針對服裝設計的保護規定,給到一些品牌“鑽空子”的機會。此外,維權成本高、周期長、勝訴賠償金額也不高,使得不少被侵權品牌往往放棄維權。

陷入“抄襲”風波,也引發了輿論對海瀾之家設計研發方面的關注。其2018年財報顯示,公司研發費用較2017年增幅超過90%至4902萬元。2019年4月股東大會上,面對小股東對公司設計師能力的質疑,海瀾之家董事長周建平曾這樣表示:“最高級別的設計師都在海瀾之家。”

“抄襲”是公開的秘密?

公開資料顯示,提出質疑的潮牌 Roaringwild 所屬公司為深圳市洛林華勒服裝有限公司,於2010年成立,在對外宣傳中一直強調自身的原創性。從其微信公號可以留意到,該品牌習慣於用視頻、測評表達觀點和態度,此次發布的《抄襲是門藝術,海瀾之家使人嫉妒》一文中配有開箱封測視頻,對比了黑鯨三款 2019年新品與自己2018年春夏舊款的相似度,比如一款外套,手袖上的文字“Roaringwild ” 換成了”uncommon”。

Roaringwild相關負責人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他們是通過網友的提醒,才知道在海瀾之家與自身產品相似。對於質疑,海瀾之家目前並沒有公開回應。對此,記者向海瀾之家董秘發去了採訪函,但是截至發稿,並未收到對方的答覆。目前,記者並未在黑鯨(HLA JEANS)的線上店發現相關受質疑的產品。

“全球的服裝業內的互相‘模仿’,早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在美邦工作過的服裝業人士程偉雄認為,“這是由於服裝行業的特殊性造成的,時效性很強,春夏秋冬四個季度導致服裝的sku變化太快了,也就是產品上新速度快。尤其在電商上,有些款式剛剛出現在T台上,很快各種相似的淘寶款如雨後春筍般出現。”

此外,很大一部分原因來自於法規不夠完善。熟悉知識產權的王金華律師對記者表示,在中國,商標法和著作權法並沒有專門針對服裝設計的保護規定。“服裝設計概念比較寬泛,要具體到某項設計或者某項權利,然後再尋求商標法、著作權法或者專利法的保護。但實際上,由於維權成本高、訴訟周期長、勝訴賠償金額也不高(可能維權花了幾十萬元,只拿到幾萬元賠償),使得不少品牌往往放棄維權。”

王金華表示,一般說來,對於服裝設計,最好的保護方式是將服裝設計款式申請外觀專利保護。在中國,外觀專利保護期限是10年,國外的基本時間也差不多,專利申請的周期達到4~5個月,申請費用一般為2000多元一件。

記者通過專利檢索工具 SooPAT 發現,截至2019年5月,我國服裝領域外觀設計的專利申請量為183907 件,其中處在專利權有效狀態的只有 28836件。上海市錦天城律師事務所律師趙紅表示,目前服裝領域已有不少企業注意到知識產權保護,但款式更新很快,專利有效需要每年交年費維持,對於過時款式,企業往往不再續費去維持專利有效,所以有效專利很少。

事實上,類似的抄襲風波時常在H&M、ZARA等快時尚品牌中出現。去年7月,陷入抄襲風波多年的ZARA 首次被法院判定抄襲成立。對於為何一些快時尚品牌在“抄襲”上顯得如此大膽,曾從事時尚和奢侈品諮詢的Harry認為,“由於大部分國家在商標法和版權法方面均沒有將服飾納入保護範圍,也就是說,商標法也只保護設計師的名字或是品牌標志,但整個服裝卻沒有知識產權,這給了品牌們‘鑽空子’的機會。”

“還有,在美國和歐洲一些國家,抄襲那些未被授予設計專利的服飾設計並不屬於違法行為。為此,如果想要贏得侵權案訴訟,原創品牌首先得要申請盡可能多的專利。不過,專利申請周期需要3~6個月,即便最後取得了專利,抄襲者們可能已經大賺一筆了。”Harry說。

設計研發遭股東質疑

“創立初期,海瀾之家一直引以為傲的‘輕資產模式’導致其在原創設計能力上不夠強勢。”在程偉雄看來,所謂的“輕資產模式”,指的是海瀾之家作為品牌商,提供品牌的運營和管理,而供應商則是負責提供商品。“這種情況有點類似於買手制,容易導致各供應商(工廠)為了自己的貨品能被海瀾之家看中、選中,為了保有自身的銷售份額,而去拿一些其他品牌的暢銷貨來抵充,容易導致原創設計偏少。長期以往,海瀾之家對設計、研發的介入較淺,大部分工作由上游供應商完成,可能容易捲入抄襲風波。”程偉雄說。

不過,在2018年財報中,海瀾之家給出的產品研發設計流程圖顯示,一件服裝上市銷售前要經過市場調研、提案開發、打樣、測試、生產等一整套復雜的流程,並且宣稱,供應商只負責打樣和生產,其餘的核心環節全部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財報還顯示,該年公司的研發費用為4902萬元,較 2017 年增長幅度超過90%,對此海瀾之家解釋稱,主要為“新品牌的增加導致研發費用投入的增加”。但從比例上看,2018年研發投入僅占營業收入比例的0.26%。與競爭對手森馬相比,同期森馬的研發費用3.6億元,是海瀾之家7倍多。此外,財報並未具體提及黑鯨 (HLA JEANS )的研發支出。

記者留意到,此前便有對於海瀾之家在設計研發上的質疑聲傳出。在2019年 4 月召開的2018年度股東大會上,曾有小股東表達了對設計師實力問題的質疑,周建平當場反駁到:“你說的那些高端設計師,憑什麼說他們是高端設計師,他們是哪個大公司的,設計的商品賣了多少,銷售額有多少?最高級別的設計師全在海瀾之家,賣得多就說明喜歡我們設計的人多,銷售額可以說明一切,沒有人超過海瀾之家就說明我們現在是最好的。”

財報顯示,2018年海瀾之家實現營收190.9億元,同比增長4.89%;凈利潤為34.55億元,同比增長3.78%。根據國際男裝市場報告,海瀾之家佔有中國男裝市場份額的4.6%,連續5年市場份額第一,在中國擁有超過 6600家門店。然而其正面臨嚴峻的庫存問題,2017年,海瀾之家期末存貨達84.92億元,到了2018年,這個數據增長了 11.55%至 94.74億元,占營業收入的49.63%。而同樣以男裝出名的七匹狼、報喜鳥,二者在2018年期末的存貨營收比分別為27.44%、26.37%。“要從根本上去解決庫存問題,可能要從產品的創新上去改進,包括服裝的設計、版型以及材質等。”程偉雄說。

自2016年以來,海瀾之家開始實施一系列品牌年輕化轉型計劃,包括聘請男星林更新作為品牌代言人、贊助綜藝節目《奇葩說第五季》、入股快時尚品牌 UR等。此次風波涉及到的黑鯨(HLA JEANS),也是品牌年輕化轉型的一部分。財報顯示,黑鯨(HLA JEANS)於2017年推出,主要客群為居住於新一線與二三線城市的泛 90後青年。在品牌年輕化轉型的同時,海瀾之家每年包括廣告費用在內的銷售費用也在逐年增加,2015年銷售費用為 13.47億元,而2018年上漲至17.99億元,其中,廣告宣傳費高達 6.27億元人民幣,為同期七匹狼、九牧王等公司的5~10倍。

“當企業的規模越做越大,作為品牌商要具備在設計方向上的規劃,海瀾之家應該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但是還是要不斷加深推進,要去把握品牌的定位、風格以及研發體系,還有如何藉助創意營銷,向消費者傳遞品牌的原創思想。如果不加緊推進,而是越來越多的品牌開始採用輕資產模式,容易導致海瀾之家失去了原本的競爭力。”程偉雄說。(中國經營報 吳容)

海瀾之家:捲入「抄襲」風波 設計研發遭股東質疑 新聞 第2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