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遷開始了,有人一直在積極組織,號召大家團結起來,收集整理材料,一起信訪、諮詢律師。

一片響應聲中,有人發出了不同的聲音:維權也不一定有用,而且要花很長時間,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看到效果?

一時間,拆遷戶分成了兩“派”,討論再一次陷入白熱化。

真正阻礙我們拆遷維權的,究竟是什麼? 新聞 第1张

很多被拆遷人,都曾遇到過這樣的場景。被拆遷人們一邊焦急地尋找微權的出路,希望能有人站出來為大家指明前進的方向,另一方面又擔憂自己會被人坑騙做無用功。

真正阻礙大家維權的,究竟是什麼?

是咱們內心對未知的前路的恐懼。

維權最怕的其實是不敢開始和不敢堅持。在塵埃落定之前,誰都不敢說維權的結果一定是什麼樣的。

很多被拆遷人朋友之所以在經歷一番思想掙扎後,最終還是決定接受不合理的、存在隱患的補償協議,就是因為擔心自己和徵收方對着干,結果更加難以預料。

所以其實並不是被拆遷人真的一點都不相信依法維權有用,不是真的“看透”了法律,而是擔心未知。

對於這一點,不管有多少成功依法維權的前例,不管有多少拆遷戶同胞互相勉勵,其實還是要靠咱們自己想通、克服。

真正阻礙我們拆遷維權的,究竟是什麼? 新聞 第2张是普通老百姓對法律的距離感。

在老百姓的樸素認知里,法律離咱們的日常生活總是很遠,自己本本分分地過日子,好像不需要知道太多具體的法律規定。

尤其是涉及到征地拆遷領域,法律法規更多更復雜,如果不是遭遇拆遷,很多普通老百姓一輩子也不會接觸。

這種對法律的距離感,以及對法律維權程序的陌生感和畏懼,使得很多被拆遷人朋友不願意過多地接觸法律。

真正阻礙我們拆遷維權的,究竟是什麼? 新聞 第3张

因此遇到拆遷糾紛時,被拆遷人朋友們更傾向於通過信訪途徑表達自己的訴求,尋求政府的介入和幫助。

但是實際上,信訪答覆並不像訴訟判決那樣具有相當的強制力,實踐中如果咱們單純依賴信訪途徑,很有可能會錯失啟動其他更具有強制力的維權法律程序的期限。

是聽到不同聲音時,對自己選擇的動搖。

從眾心理是咱們大部分人都會有的,拆遷維權過程中也會有很多被拆遷人朋友會受到其他人的影響。

比如正當大家一鼓作氣地積極組織維權的時候,有時候會有人突然站出來說一些泄氣的話。

其實很多被拆遷人朋友一開始也想過通過法律途徑維權,或者已經開始付諸實際行動了,但是聽到有其他被拆遷人說起維權過程的艱難,以及維權結果的不可預期時,很容易會受到影響,開始動搖。

真正阻礙我們拆遷維權的,究竟是什麼? 新聞 第4张是維權過程中遇到的挫折。

即使已經進入了維權的正軌,其實很多被拆遷人朋友在這個階段還是有些猶疑的。而且維權的道路並不總是一馬平川的。

比如在申請政府信息公開時,有的被拆遷人朋友會遇到行政機關拒絕公開或者踢皮球的情況;起訴時也有可能會遭遇不予立案或者直接駁回起訴的情況。

這時候很可能咱們已經付出了很多的時間和精力,但沒能爭取到更有利的談判環境,徵收方的態度可能還是很強硬,就有可能導致被拆遷人喪失繼續維權的信心。

真正阻礙我們拆遷維權的,究竟是什麼? 新聞 第5张

所以說,其實咱們維權過程中遇到的最大阻礙,並不是依法維權專業性太強太困難,也不是法律真的幫不到咱們。畢竟即使被拆遷人不懂法律,也可以把專業的難題交給專業律師來解決。

咱們維權過程中的阻礙,更多地來自於咱們和徵收方之間的信息不對稱,所以咱們需要擔心的問題很多,顧慮也會有很多,就很容易遇挫退縮。

但是,其實只要咱們真的能下定決心,堅定地走在依法維權的路上,按部就班地解決這個過程中的難題,就一定能有所收穫。維權不易,但絕不是無用。希望每一位被拆遷人朋友都能鼓起勇氣拿出信心,早日依法實現自己的維權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