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娘家沒人,沒兒女,老公是個人渣,她憑啥做到讓丈夫示弱 新聞 第1张

從經營婚姻水平論,從結果看,《紅樓夢》里的賈母最成功,只是小說一開篇,賈代善就是一個故去的人物了,賈母的婚姻生活沒有具體的場景。在寧榮兩府里,第三代、第四代的太太奶奶們也有五六位,若論最善於經營婚姻者,非不起眼的尤氏莫屬。

尤氏,寧國府爵位繼承者三等威烈將軍賈珍的繼妻。尤氏是續弦,但也是堂堂寧國公府的當家主母。尤氏的父親應該是一個小官員,這一點以尤老娘出場被曹雪芹定位為“宜人”可以證明。尤父去世,尤家就生計艱難了,這是尤老娘親口說的,她們母女三人是依附寧府才得以周全了體面。除了尤老娘這個繼母,和兩個毫無血緣關系的妹妹,尤家好像也沒有了其他的人。要說尤氏有這三個娘家人,還不如沒有,因為這三人是轉着圈的給尤氏找麻煩,給她丟人。

比娘家的實力,連邢夫人娘家也有兩個兄弟,有些家底。李紈的父親是中央大學兼中央黨校校長,王熙鳳的叔叔是國家軍隊總參謀長。尤氏真是連人家的項背都望不到。封建女性嫁人後,要想在婆家有地位,受尊敬,有兩個最重要的因素,一是娘家厲害,比如王熙鳳,第二條更重要,就是要生兒子,多多的生兒子。一條也不佔的尤氏,在處理夫妻關系的問題上,比起王熙鳳等人,卻是要高明的太多了。

紅樓夢:娘家沒人,沒兒女,老公是個人渣,她憑啥做到讓丈夫示弱 新聞 第2张

賈府里的男人們不成器,一個個除了花天酒地,就是找女人。

賈府的爺們兒里,賈政表面上看是個正人君子,他找的幕僚像單聘仁(善騙人)、詹光(沾光)等都是混飯吃沒人品的人,喜歡的女人趙姨娘粗俗不堪,所以,正經的外表下,真正是個假正經。

賈璉不分香臭,急了連小廝都不放過,但不管怎麼說,賈璉在能力上還行,賈族裡的大事,他還勉強可以勝任,還有賈璉還算善良。賈蓉年輕貪玩,算是一個錦衣紈絝的壞小子。

賈府里真正的狠角色是賈赦和賈珍,兩個人都屬於心狠手辣的人,賈赦為了幾把扇子,能把親兒子賈璉打個半死,為了幾千兩銀子,能將自己唯一的女兒拿去抵債。可見賈赦自私心狠。

賈珍人性上的惡和他的堂叔賈赦有的一拼。對唯一的兒子賈蓉,讀者從來看不見他的舐犢之情,清虛觀打醮,賈蓉不過是偷了個懶,訓斥幾句也就罷了,賈珍的做法是讓小廝將口水啐到賈蓉臉上,這根本就不像個父親,倒像是對仇人。賈珍作為寧國公府爵位的承襲者,又是賈氏族長,賈珍的亂倫到了令人瞠目結舌的地步。他染指兒媳婦秦可卿,國孝家孝期間,還聚麀兩個小姨子,國法禮制在賈珍這里形同兒戲。秦可卿死後,秦可卿的兩個丫鬟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賈珍還沒有發號施令的情況下,瑞珠自殺,寶珠在鐵檻寺守秦可卿之靈,死活不願再回寧府。究其原因,當然是賈珍之狠造成的。

紅樓夢:娘家沒人,沒兒女,老公是個人渣,她憑啥做到讓丈夫示弱 新聞 第3张

分析完賈府的這幾個男主人,我們會發現,最難對付的就是賈赦和賈珍了,而賈赦因為並沒有掌控寧國府府邸和主要資產,在榮府,賈赦這一支不怎麼得志,盡管如此,作為繼妻的邢夫人為賈赦馬首是瞻,賈赦想娶鴛鴦,邢夫人那叫一個積極,給丈夫娶小老婆,大夫人積極的就像是過年,可見邢夫人為了自保,幾乎就算是匍匐在賈赦的腳下了。賈珍完全是另一種情況,父親賈敬一心煉丹,不問家事,寧國府事實上的主人就是賈珍,無人約束,曹雪芹說了,賈珍恨不能把寧府翻過來。可見賈珍這個主比賈赦更難伺候。

現在可以說一說尤氏了。

和邢夫人相似,沒有生下一兒半女,正值壯年的尤氏當然承受着巨大的壓力,而且,繼子賈蓉很明顯沒有把這個娘家沒什麼人的繼母放在眼裡,他調戲尤二姐尤三姐時,連丫鬟都看不過去,直接說賈蓉:你眼裡也太沒有奶奶(尤氏)了。賈蓉的解釋是臟唐臭漢,和尊敬不尊敬的沒關系,賈蓉當然是在撒謊,看看他在第六回找王熙鳳借玻璃炕屏時,那副謙卑和在長輩面前的規矩,那才是大家公子應該有的教養。對二尤的輕薄,就是對尤氏的輕視。

賈珍對自己的這位續弦妻從內心也是不重視的,他染指兒媳、和兩個小姨子都不幹凈就是證據。但賈珍對尤氏,在《紅樓夢》小說里,至少有三次,而且越往後,對尤氏的尊重日益增長。

紅樓夢:娘家沒人,沒兒女,老公是個人渣,她憑啥做到讓丈夫示弱 新聞 第4张第一次,秦可卿喪禮上二人的異常表現。

秦可卿死了,脂硯齋說其是“淫喪天香樓”,賈珍哭成了淚人,脂硯齋這里有批語寫道:可笑,如喪考妣。賈蓉在整個喪禮過程中,從頭至尾都不見了蹤影。尤氏是犯了胃疼舊疾。尤氏在整部小說里,這是唯一病的一次,這病的也太巧了。說是病,不如說是撂挑子。尤氏敢這么做,對於傾其所有為兒媳婦辦喪事的賈珍來說,面對尤氏,他至少是慚愧和心虛的,否則,以賈珍絕對的弱勢,尤氏也不得不忍。比如這事換在賈赦邢夫人身上,估計邢夫人不敢這么任性。

第二次,賈珍對尤氏料理賈敬喪事的態度。

《紅樓夢》第五十八回,宮里的老太妃薨了,賈府的誥命夫人們及有爵者,包括護送者、管事人等都去了皇陵。寧榮兩府管事的主子只留了一個尤氏,兩府里空了一大半人,賈敬恰在這時服丹藥過量燒漲而死。這時的寧榮二府,沒有人手,尤氏幾乎是整合了賈氏宗族所有能用之人,將賈敬喪禮的籌備工作安排的井井有條,就連尤老娘都被派上了看家的用場。對於尤氏的安排,得到信息還未到家的賈珍連用了好幾個“妥當”,尤氏知道賈珍和賈蓉回家,又想到老太太路上沒人,所以安排賈㻞賈珖兩人替代賈珍父子,賈珍一聽又贊了一番,對尤氏是“贊不絕口”。

操辦賈敬的喪事,一方面體現尤氏在家族裡的好人緣,一方面體現尤氏做事的周到和能幹。

如果秦可卿喪禮上尤氏的裝病讓賈珍略感慚愧的話,那麼賈敬喪禮對於夫人的能力,賈珍是發自內心欽佩的。

紅樓夢:娘家沒人,沒兒女,老公是個人渣,她憑啥做到讓丈夫示弱 新聞 第5张第三次,賈珍的示弱。

到了《紅樓夢》的第七十五回,賈府籌備過中秋,賈珍和尤氏的關系發生了令人不可思議的變化。中秋一起吃團圓飯,按說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可是賈珍對夫人願不願意和自己過中秋都拿不準了。他派侍妾佩鳳請尤氏:

“爺問奶奶,今兒出門不出?……今兒晚上倒好,可以大家應個景兒,吃些瓜餅酒。”

尤氏就說自己要去榮國府陪老太太,不得閑兒,就不應景了。佩鳳就說了:

“爺說了,今兒已辭了眾人,只等十六才來呢,好歹定要請奶奶吃酒的。”

尤氏就說了:

“請我,我沒的還席。”

佩鳳只好去回賈珍,不一會兒帶來了賈珍的話:

“爺說,連晚飯也請奶奶吃,好歹早些回來……”

等到晚上尤氏回來,賈珍這邊早做好了準備工作:煮了一口豬,燒了一腔羊,備了一桌菜及果品之類。

太太相當的傲嬌,老爺多少有點低三下四,太太去族裡交際,老爺在家裡籌備宴席。這一幕在《紅樓夢》里,在榮國府里,在男主外、女主內的封建大家庭里,可以說是絕無僅有。賈珍和尤氏之間的關繫到底為什麼成了這樣的局面,小說里沒有給出更多的信息。五十八回的這一幕,算得上是《紅樓夢》眾多夫妻關系的奇葩。

紅樓夢:娘家沒人,沒兒女,老公是個人渣,她憑啥做到讓丈夫示弱 新聞 第6张

賈珍和尤氏,他們的關系隨着賈府的一步步敗落,尤氏的地位漸升,賈珍的地位漸降,我們可以明顯的感覺到,賈珍越往後,形象越來越正面一些了。對尤氏越來越尊重了。

關於尤氏的結局,《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庚辰本有脂硯齋有批語寫道:

按尤氏犯七出之條,不過只是過於從夫四字,此世間婦人之常情耳。其心術慈厚寬順,竟可出於阿鳳之上。時用之名犯七出之人從公一論,可知賈宅中暗犯七出之人亦不少。似明犯者反可宥恕,其飾己非而揚人惡者,陰昧僻譎之流,實不能容於世者也。

《紅樓夢》第七十六回到八十回,甄府已經被抄,賈府的中秋節全家人用盡九牛二虎之力也掩不住悲涼,政治嗅覺敏感的賈母都落淚了。可見八十回後的事件和節奏是密集而緊湊的,賈珍和尤氏不可能有更多的時間醞釀和惡化關系。

整體來說,若論理虧,賈珍只有對不起尤氏,尤氏做人到位,做事任勞任怨,處理家族關系更是可圈可點。所以,賈珍休掉尤氏,從前八十回里,找不到任何的理由和蛛絲馬跡,那麼,屏山大膽猜測,既然賈珍越來越尊重尤氏,會不會在賈府大廈將傾前,賈珍休了尤氏,是對尤氏的一種保護呢?畢竟,賈家獲罪,家產被抄,身為寧府主母、誥命夫人的尤氏,怎麼可能獨善其身呢?被賈珍連累入獄是肯定的。賈珍以七出之罪休了她,也算是賈珍這個“聰明人”最後的人性之舉吧!

紅樓夢:娘家沒人,沒兒女,老公是個人渣,她憑啥做到讓丈夫示弱 新聞 第7张

​我是屏山,歡迎點評、關注。為您研讀《紅樓夢》里的真故事。

參考原著:甲戌本《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庚辰本《脂硯齋重評石頭記》,人民文學出版社120回通行本《紅樓夢》(庚辰底本前80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