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自從當選美國總統後,就認為在伊核協議上伊朗並沒有履行伊核協議的業務,還在私下裡開啟了伊朗核設施,同時讓美國放棄了對伊朗石油制裁,為伊朗經濟發展謀取了重大的好處,佔盡了美國的便宜,最終2018年5月份,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協議。

美國強硬制裁伊朗石油,或許背後並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 新聞 第1张

同時,特朗普強硬地要求世界各國從今年11月開始將從伊朗進口石油數量降到零;並對世界各國和各國企業發出嚴厲的警告,對於不遵從制裁伊朗石油封殺令的國家和企業,將進行二次制裁。此舉的目的在於直擊伊朗經濟的命脈石油產業,迫使伊朗對美國低頭,重新達成對美國有利的新協議。

美國強硬制裁伊朗石油,或許背後並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 新聞 第2张

當今,世界各國經濟的順利發展嚴重依賴於世界石油正常供應,伊朗作為石油出口大國,一直滿足世界各國進口石油的迫切需求。一旦世界各國畏懼特朗普的淫威,勢必會加劇本已緊張的全球石油供應的格局,勢必造成油價的暴漲!特朗普剛好乘此機會徹底打垮伊朗經濟,使伊朗核能力無經濟基礎,從此再也無法對美國構成威脅;同時檢驗世界各國對美國霸權的命令有何反應,依據各國的反應採取相應的措施,打擊潛在的強有力的競爭對手。

“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住了所有世界經濟;如果你控制了貨幣,你就控制住了整個世界。”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博士曾一語道破了世界經濟的兩大動力。如果說,半個多世紀以來,美元成為貨幣之王並與石油強行捆綁在一起誕生的“石油美元”依然還是限於貨幣交易層面對世界經濟的掌控,那麼,今天的美國經濟,或正試圖通過美元與美國原油雙箭齊發的計劃,在全世界迅速獲取巨大的經濟利益。然而,這樣的計劃能夠實現嗎?

美國強硬制裁伊朗石油,或許背後並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 新聞 第3张

其實,美元在不同時期相互交替的QE或加息縮表,通過匯率與利率以及剪羊毛已成為世界經濟一道奇葩級的景象;而過去多個石油國經濟倒在“石油美元”的血泊中,也很常見。但美國原油走向世界的計劃卻是最近才剛剛被提上日程的,不過,卻是布局已久。

受益於頁岩油革命推動的開采技術進步和OPEC(石油輸出國組織)此前減產協議帶來相對走高的油價,美國自去年11月以來,產能大幅提高。路透7月18日,美國能源資料協會(EIA)周三公布的數據顯示,上周美國原油產量首次觸及1,100萬桶/日的水準,頁消息人士稱,這說明美國原油產量迅速增長,如果月度數據保持這樣的水平,將使美國成為全球僅次於俄羅斯的第二大原油生產國。俄羅斯7月初產量為1,120萬桶/日。晨星大宗商品能源業務研究主管Sandy Fielden表示,“1,100萬桶的產量本來會使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產油國,但實際上俄羅斯6月產量超過1,100萬桶。這有點像太空競賽。“北卡羅來納州ICAP的經紀商Scott Shelton也表示,“我並不認為產量會在1,100萬桶觸頂。預計會超過這一水準,現在還沒達到極限。”顯然,美國原油此刻或急欲加速輸出變現之路。

值得一提的是,數月前的美國國情咨文演講稿就傳遞了美國原油這一計劃,“我們結束了美國能源戰爭,結束了清潔煤的戰爭。我們現在是世界的能源輸出國。”BWC中文網觀察團隊注意到,一年多以前特朗普就提出了“美國能源優先計劃”。此後美國聯邦出台了多項能源產業新政,撤銷了奧巴馬經濟團隊制定的各項能源限制和監管規定,強調發展美國的石油、天然氣等傳統能源產業,擴大出口天然氣,在實現能源獨立的過程中尋求全球能源主導。

或是意識到“優先”可能並不一定會使美國原油迅速變現,美國經濟則又想出了一個“大招”,這就是切斷部分產油國的供給端,使部分石油國的原油不能順利出口,相當於不正常的市場競爭。而美國原油選擇的打擊對象,則正是擁有世界第四大石油蘊藏量,同時也是OPEC第三大產油國的伊朗。能源顧問公司FGE在一份報告中寫道,“美國對伊朗的經濟計劃現在昭然若揭,他們想讓伊朗原油、凝析油和成品油出口降至零。”美國聯邦政策計劃主管Brian Hook也已一語道破玄機,他近期就表示,美國希望把伊朗的石油收入降至零,美國也認為全球石油備用產能足以彌補伊朗的供應下降。美國財長努欽此前也在聲明中稱,計劃對伊朗施加“前所未有的金融壓力”。也就是說,為了美國原油順利變現換回大量美元,美元的金融和貨幣先天優勢或正被無限放大。

由此可見:美國制裁伊朗可謂是一箭三雕呀!一是徹底打垮伊朗經濟,使伊朗服軟;二是美國借制裁伊朗之機,對不配合潛在的強有力的競爭對手給予二次制裁,免除美國潛在對手實力快速增加對美國構成的潛在威脅;三是制裁伊朗石油後,伊朗留出國際石油市場,正好可以為美國石油變現提供所需的市場。美國制裁伊朗石油真是處心積慮,達到特朗普奉行美國利益優先絕佳的途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