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老「真跡」、古聖寺時期校徽……陶行知文物亮相 新聞 第1张

“12340”民調來電,誠邀您為家鄉點贊

陶老「真跡」、古聖寺時期校徽……陶行知文物亮相 新聞 第2张

1939年7月20日,陶行知在重慶創辦育才學校,任第一任校長。

從“捧着一顆心來,不帶半根草去”的赤子之忱,到“甘當駱駝”的精神努力踐行平民教育,一代代育才學子在“行知精神”滋養下,年年桃李,歲歲芬芳。

今年即將迎來育才中學建校80周年。同時,位於謝家灣校區的陶行知紀念館也將於10月正式對外開放。為此,學校向全球育才學子發布了徵集陶行知相關物件公告。截至目前,已徵集老物件200餘件。

5月15日上午,陶行知紀念館文物徵集首次捐贈儀式在育才中學舉行。陶行知親孫女陶錚和11名老校友作為代表應邀到場,將陶老“真跡”、私人印章、古聖寺時期校徽、建校首年老照片等老物件,捐贈予紀念館,並向全校師生分享他們所知的陶老夫子故事。

陶錚:為紀念館題寫館名

祖父告誡“寧做真白丁,不做假秀才”

陶老「真跡」、古聖寺時期校徽……陶行知文物亮相 新聞 第3张

現場捐贈 周邦靜攝

陶錚是陶行知先生第二個兒子陶曉光的長女,她在給同學們分享祖父故事時,不禁眼含熱淚。

祖父常說:“人生天地間,各自有稟賦。為一大事來,做一大事去。”他從中國的國情出發,一心只想發展人民教育,為民族求解放。而他對家人的教育,卻是十分嚴格。

祖父共有4個兒子,除最小的兒子有國家正式文憑外,自己的父親和兩位叔叔都沒有上過公辦學校。祖父曾告誡兒子:“寧為真白丁,不做假秀才”,決不向社會的虛偽學習或妥協,而是要“追求真理做真人”。

因為,在祖父看來,“真人”應該是說真話,辦真事,求真知,為真理而奮斗的人,是與“假人”“偽人”相對立的。“教人求真”,首先教育者得是真善美的真人,是品格高尚、不為私利而動容的人,是誠實守信、不說假話的人,是能明辨是非、善辨假醜惡的人。

陶老「真跡」、古聖寺時期校徽……陶行知文物亮相 新聞 第4张

現場捐贈 周邦靜攝

儀式上,陶錚向紀念館捐贈了一匹紅綢。“這是1948年我父母成婚時,學校紅岩村時期15位師生親手製作的喜帳。上面這些密密麻麻的毛筆字,都是大家對父母的祝福,以及對祖父的感恩。”

應學校邀請,陶錚在為紀念館題寫館名時,還印上了祖父的私人圖章。她表示,這是祖父1946年去世後,該圖章的首次使用。“在祖父的紀念館里,再次使用這枚印章,應該。”

賈培基:捐贈陶老真跡及自編書籍《陶行知》手稿

希望更多人傳承行知精神

原市政府副秘書長、學校紅岩村時期校友賈培基是一個資深的“陶行知迷”。

1947年,剛入校的他,就被陶老那句“千教萬教教人真,千學萬學學做真人”深深啟迪並影響一生。

陶老「真跡」、古聖寺時期校徽……陶行知文物亮相 新聞 第5张

現場捐贈 周邦靜攝

1976年,賈培基開始着手研究陶行知文化,在那個沒有電腦的年代,他將自己的調查和感想逐字手寫記錄,最終出版了25萬字的自編書籍《陶行知》,把陶老的生平、思想和事業融為一體,求實地、樸素地向讀者介紹了陶行知的學說和革命實踐。

賈培基說,自己深受陶行知教育思維的影響,倡議建立陶行知研討基金會以鼓舞陶行知教育工作者,以此表達對陶老艱辛辦學的敬意和對母校培養之恩的感饋。他說,育才的恩情永記心間,將繼續傳承並傳達陶行知教育思維。

在現場,賈培基還給全校師生展示了《陶行知》手寫原稿,以及60封與日本“陶研界”專家進行交流的信件原稿。“全部都捐給紀念館,希望未來能有更多人來傳承行知精神!”

賈培基透露,曾經他在市檔案局找到三封陶行知親筆書寫的信件,兩封是寫給銀行的,一封是寫給會計師的。“因為原件不能從檔案局拿走,所以我復印了下來,現在我也把它們捐出來,讓大家能夠從中體會到陶老在處理生活瑣事上的細致入微。”

羅昌遐:老校徽、作業簿保存完好

希望育才學子謹記校史、不忘校訓

“如果不是陶老先生收留我,我根本不知道這輩子能做什麼!”現年88歲,從中國歌劇院退休的羅昌遐是學校古聖寺時期音樂組的學生,為了本次捐贈儀式,她專程從北京趕來。

1940年,羅昌遐作為難童,被陶行知收留進校。有一次,她在小賣部撿到一位老師掉的錢後,馬上歸還。在朝會上,陶行知在全校師生面前對她的事跡進行了表揚。

這次“意外殊榮”,讓她如今都十分自豪。後來,她有幸成為了當時在校任教的知名音樂家賀綠汀學生。1949年,憑着紮實的文藝素養進入了中國歌劇院,後被評為國家二級演員。

1999年,退休後的羅昌遐在北京市朝陽區籌建了合唱隊,成為合唱團一名伴奏和藝術指導志願者。“我想把我所學所知都教授給每位團員,就像當初陶老和賀老對我毫無保留的關愛和指導。”

陶老「真跡」、古聖寺時期校徽……陶行知文物亮相 新聞 第6张

現場捐贈 周邦靜攝

此次羅昌遐捐贈給紀念館的是一枚學校古聖寺時期校徽,以及一本作業薄。校徽上印着校名,白色的徽圍着藍色的邊兒,保存十分完好;泛黃的作業薄上印有學校沿用至今的“三個圓圈”校徽。“這都是我珍藏多年的寶貝,希望育才學子能夠謹記校史、不忘校訓!”

趙義熙:捐贈多幅名人字畫、建校首年老照片

踐行陶老名言 貢獻社會

趙義熙也是學校古聖寺時期學生,現已去世。在當天的捐贈儀式上,他的女兒趙迎建來到現場。

陶老「真跡」、古聖寺時期校徽……陶行知文物亮相 新聞 第7张

現場捐贈 周邦靜攝

“父親臨終前有兩大遺願,一是捐贈老校文物,二是捐贈自己的遺體。”趙建新說,父親在育才學習工作。他認為,自己的一生都和育才分不開,因為學校創辦人陶行知先生的精神是他前進的力量。所以,連最後遺願也踐行着陶老名言“捧着一顆心來,不帶半根草去”,竭己所能、貢獻社會。

1940年趙義熙的父親去陝西打工,他被送到了戰時兒童保育院,在老師的介紹下,進入育才學校。由於父親好幾個月沒有消息,他沒錢交學費和生活費,準備棄學。校長陶行知知曉情況後,安排他勤工儉學,給學校背米、挑水、種菜、掃地,以此免去各種費用。

“父親稱呼陶行知先生為‘陶老夫子’。他常說,在育才,師生之間親如一家,互相關心幫助,生活在學校,感受到了家的溫暖。”趙迎建一邊回憶父親的故事,一邊擦拭着眼角的淚花,每到這時,台下都會傳來陣陣鼓勵和感動的掌聲。

陶老「真跡」、古聖寺時期校徽……陶行知文物亮相 新聞 第8张

現場物品展示 周邦靜攝

當天,趙迎建代表父親捐贈了兩幅陶行知和郭沫若的親筆字畫、以及周恩總理素描畫像、陶行知版畫像。此外,還有一張於1939年建校初期,第一批校友在學校古聖寺門前拍的合照。雖然相片是黑白的,但校友們燦爛的笑容深深印刻在了每一位育才師生心中。

陶老「真跡」、古聖寺時期校徽……陶行知文物亮相 新聞 第9张陶老「真跡」、古聖寺時期校徽……陶行知文物亮相 新聞 第10张陶老「真跡」、古聖寺時期校徽……陶行知文物亮相 新聞 第11张陶老「真跡」、古聖寺時期校徽……陶行知文物亮相 新聞 第12张

捐贈現場 周邦靜攝

記者手記

作為一名記者,很榮幸能參加陶行知紀念館文物徵集首次捐贈儀式。同時,身為育才學子,坐在捐贈儀式的台下聆聽老前輩、老校友的分享,動情時無數次哽咽淚目。

因為,在我心中,母校包含着三重身份:它是母親,哺育了一代一代的人;它是朋友,陪伴着大家走過青春的林蔭小道;它還是孩子,使每一個離開它的人都有諸多期待與期盼。

如今,對到場的每位老校友、老前輩來講,育才就是他們最放不下、最舍不掉、最離不開的牽掛。

我相信,他們捐贈陶行知先生的相關物件,將會是凝聚育才的力量之源,是促人奮進的精神養料,更是充盈一代代“育才人”精神世界的寶貴財富。

在此,作為晚輩,謝謝他們,感動了大家,豐富了育才。

同時,我也相信,在他們言傳身教、不遺餘力地傳承並踐行“行知精神”的行動鼓舞下,在明天會有更多人的夢想在這里開花,會有更多人的人生從這里開啟新的里程……

更多新聞

中梁山盾安公交車站附近這條500米的路走起來為什麼這么難

安排!到建行楊家坪支行首屆家居節“撿活”

九龍坡妹兒侃九龍坡事兒-19 亂劈柴(福利送送送)

記者:江南

初審:劉佳

終審:鍾光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