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余華,最為人知的小說就是《活着》和《許三觀賣血記》,這兩部都被評為“九十年代最具有影響的十部作品”之一,

1994年,張藝謀將小說《活着》搬上了熒幕,至今仍被視為其最出色的作品之一,這部電影不僅獲得第47屆戛納電影節評委會大獎,歷經25年,還是一直穩居豆瓣電影9.2的高分。

它不單單給我們展示了那段曲折動盪的歷史,也讓我們窺探到了生存的真諦。

電影『活着』:能夠活着,就是一種美好 新聞 第1张

活着,對每天接觸各種各樣新鮮資訊和產品的現代人來說,已經不再只是吃飽睡好,高品質的生活、豐富的精神世界、有價值的地位認同、甚至於財務自由,慾望在每個人心中滋長,同時也給帶來了深深的壓力與焦慮。

而《活着》,卻實實在在告訴我們,生活非常簡單,純粹只是為了活着。

從富貴公子到落魄貧民,滿足徐福貴精神世界的吃喝嫖賭,最終讓他落得身無分文,家破人亡,妻離子散。隨後他的生命,就只盼着家庭和滿。

電影『活着』:能夠活着,就是一種美好 新聞 第2张

即便後來妻子回到身邊,即便他有兩個可愛的小孩,即便他已經洗心革面,但在這場歷史的洪流中,動盪讓他們連活着這一點權利,也常常岌岌可危,他的一生,過得坎坷凄涼。

本以為一箱皮影可以養活一家人,走南闖北卻被抓去打仗,連母親的最後一面也沒見到;

本以為努力走在前頭,就能獲得鼓勵與安穩,到頭來卻因自己的積極將兒子葬送於高牆之下;

本以為女兒終究找到好歸宿,一家要迎來新生,卻因為時代的扭曲導致難產而死;

福貴的一生,就一直在親人一個個的離世中度過。

電影『活着』:能夠活着,就是一種美好 新聞 第3张

因為知道福貴的一生悲劇,在看電影的時候,每每一個溫暖平靜的畫面出現,內心總會不自覺的緊張,總覺得下一秒,悲劇就會席捲而來。

整部電影和小說,就是在一個美好與悲慘的循環中遞進。一次次的嘶吼,而後又在一陣淚水後趨於平靜,生活的腳步從沒有稍微停下讓他們喘口氣,福貴和家珍沒有時間沉浸於悲傷之中:

家財散盡父親離世,他必須想辦法讓自己和母親生存;

抓去打仗常常在死亡邊上徘徊,他必須活着回去見見家人;

兒子死去,痛哭過後,他們還有聾啞的女兒需要照顧;

女兒死去,難過之後,他們還需要幫女婿照顧外孫。

電影『活着』:能夠活着,就是一種美好 新聞 第4张

於他們而言,沒有所謂的精神世界、生活品質,也沒有所謂的慾望和追求,有的就只是堅持,以保證活着的人能夠繼續活着。

電影的結局還是美好的,至少最後一家四口能坐着一起吃飯,聊一聊“由雞變成鵝,鵝變成羊,羊變成牛,然後外孫饅頭長大好好生活”的願景。

電影『活着』:能夠活着,就是一種美好 新聞 第5张

而小說的結局,福貴沒有等到這個願景,妻子、女婿、外孫都相繼離開,最後留給福貴的只有一頭老黃牛和幾畝田地。

他自己也詫異,在剩他一個孤苦伶仃的時候,他卻最終活得比周圍的鄰居都久,被人戲稱為“老不死”的他,也從未想過在這期間了解自己的性命。

余華曾經說過,寫這本小說,讓他明白了一個道理“人是為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為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福貴也跟春生說過“只要想着自己不死,就死不了”,春生沒悟到其中的道理,選擇離開,福貴看透了一切,活了下來。他的異常艱難,也讓人更明白活着的可貴。

電影『活着』:能夠活着,就是一種美好 新聞 第6张

現在我們過分的追求與失落,在這樣一個人物面前,似乎顯得有點無病呻吟。

也許,減少一點點慾望,多看看已經擁有的美好,日子,會過的更加幸福。

畢竟,人都可能遭遇不快,生活常常會有困難,但能夠活着,就已經是一種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