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語:作為一家優質招商引資企業,因為合作夥伴之間的一些分歧而導致最終走向決裂,甚至走上法庭,企業慘遭強“清算”。是認識的分歧?抑或背後有關推手的亂作為?這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帶着種種疑問法制日報社《法人》記者前往福州當地採訪了解。

□法制日報《法人》記者 張凱華 李偉勇| 福州報道

緣由:都是清算“惹的禍”

“這種言而無信、出爾反爾的態度,究竟出於什麼目的,令人費解。近日,一封來自福州某企業的投訴信擺在了法制日報《法人》的案頭。投訴信中,自稱是“香港浩信投資有限公司”(下稱“香港浩信”)的投訴人在信中如是稱。而香港浩信之說以向本報投訴,起源於其一家合資企業遭遇“強制清算”。

【原創】福州:一家企業遭遇「強清算」難題 營商環境被質疑 新聞 第1张

(記者案頭的投訴信)

2004年1月8日,香港浩信與福州化學漆廠(下稱“化學漆廠”)聯合創建的福建東海漆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海公司”)正式成立,公司註冊資本1775.2萬元,其中,浩信公司佔73.68%股權,化學漆廠佔26.32%股權。

“企業成立之初,當時有關領導都高度重視和關心,並把我們視為招商引資的‘樣板企業’,並多次指示一定要把企業辦好。”5月9日,法制日報社《法人》記者在福州採訪時,香港浩信董事長庄孝忠向記者表示。

但是,讓人感到意外的,這家本應有着很好發展前景的合資公司,卻因為後來的融洽而產生分歧,而正是這一分歧,為後來的雙方決裂——對簿公堂埋下了禍根。

“我們當時碰到暫時困難,資金上有點吃緊,就準備向當地銀行貸款。為此,我們就和化學漆廠商量,考慮向銀行貸款1500萬元,當時化學漆廠也同意了,後來就向銀行借了1500萬。”庄孝忠告訴《法人》記者。他的這一說法,在化學漆廠原廠長林銀忠那裡也得到了一定的驗證,“我們當時是同意向銀行借貸的,但後來因為經營管理問題,還不起這個貸款,所以作為大股東的香港浩信公司就決定向民間融資還貸。但我們是小股東,也承擔不起集體支持損失這個責任,就不同意向民間資本融資,所以我們當時就向主管局(即其主管單位‘福州市城鎮集體工業聯合社’)匯報了此事,爭議也就因此產生。”

而庄孝忠則稱,為維持東海公司的正常運轉,也為了保住“東海牌”這塊在國內享有一定聲譽的“金字招牌”,特別是為了償還其本人擔任法定代表人之前東海公司向銀行的貸款人民幣1500萬元,庄孝忠不得不通過向民間融資的方式來緩解資金壓力。

但是,“某些別有用心的人不顧向民間融資的目的是為了東海公司的生存和發展需要的客觀事實,以融資行為未經董事會全體表決同意為由,鼓動福州化學漆廠向法院起訴要求解散東海公司。”庄孝忠介紹。

2014年10月21日,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東海公司解散,2015年,東海公司進入清算程序。後經多方斡旋和努力,2017年11月8日,浩信公司與福州化學漆廠簽訂和解協議,同意東海公司存續經營,福州化學漆廠承諾,協議簽訂後三日內向法院撤回清算申請。之後,雙方將和解協議提交給了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不料,“福州化學漆廠拒不履行到法院撤回強制清算申請的承諾,導致我們企業蒙受巨大損失。”庄孝忠告訴記者。

【原創】福州:一家企業遭遇「強清算」難題 營商環境被質疑 新聞 第2张

(福建東海漆業有限公司董事會決議)

過程:曾經兄弟今反目

“至始至終,我們都不希望這樣一家很有發展前景的企業就這樣沒了,所以一直以來,我們都在努力挽救它。”庄孝忠告訴記者。

香港浩信和福州化學漆廠其實也曾有過一段“甜蜜的婚姻”,“那時大家都是齊心協力的,都一心想把‘東海公司’辦好。但我們沒想到後面問題會出現在融資上。”庄孝忠稱。因為銀行借貸的償還壓力,東海公司考慮向民間資本借貸。但這一做法遭到了某些人的抵制和反對,甚至鼓動福州化學漆廠解散東海公司。“其實解散東海公司對他們來說並沒任何實質性好處,因為當時東海公司資產評估值為4182.72萬元,負債評估值為3918.54萬元,凈資產評估值為264.18萬元。他們也分不到什麼錢。”

但是,福州化學漆廠這時候的態度變得非常堅決,並很快向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強制解散東海公司。2014年10月21日,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東海公司解散;2015年。東海公司進入清算程序。

【原創】福州:一家企業遭遇「強清算」難題 營商環境被質疑 新聞 第3张

(福建東海漆業有限公司存續和解協議)

“我們非常不忍心看到這樣一家好企業就這樣沒了,所以後面我們一直在努力挽救它。”庄孝忠說。為此,2016年1月15日,為了使東海公司存續經營,在福州市經濟與信息化委員會(下稱經信委)牽頭協調下,股東及相關各方最終達成了《關於福建東海漆業公司請求和解存續問題協調會議備忘錄》。在這次協調會上,多方對化學漆廠的股權進行評估、拍賣,以出讓化學漆廠股權的方式解決爭議、化學漆廠撤回清算申請等問題達成了共識。隨後,浩信公司交納了450萬元的股權受讓保證金。

2016年12月15日,福州市經濟與信息化委員會召開黨組會議並形成紀要,“原則同意對於化學漆廠投資東海漆業股權的處置方案”。

2016年12月20日,經雙方共同委託,福建光明資產評估房地產估價有限公司作出評估報告,東海公司資產評估值為4182.72萬元,負債評估值為3918.54萬元,凈資產評估值為264.18萬元。

2017年3月16日,東海公司召開董事會,全體董事一致同意化學漆廠按照規定程序對所持有的東海公司26.32%股權進行公開掛牌轉讓,底價為1209萬元,如無人競拍或流拍,由浩信公司以底價受讓。

2017年11月8日,浩信公司與化學漆廠簽訂和解協議,同意東海公司存續經營,化學漆廠以底價1209萬元對所持股權進行拍賣,如無人競拍或流拍,由浩信公司以底價受讓,浩信公司受讓後債務全部由浩信公司承擔,化學漆廠應於協議簽訂後三日內向法院撤回清算申請。之後雙方將和解協議提交給了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2018年1月18日,福州市城鎮集體工業聯合社(下稱“工業聯社”)召開專題會議並形成紀要,同意延續市經信委的意見,由化學漆廠按規定程序向法院撤回強制清算申請。

2018年1月24日,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召集股東雙方及化學漆廠的主管部門工業聯社進行協調,達成一致意見:同意股東雙方和解,東海漆業公司繼續經營;清算終止,浩信公司支付清算組10萬元清算費用,化學漆廠向法院申請撤回清算。次日,浩信公司通過東海公司向清算組支付了10萬元清算費用。

但是,在浩信公司履約後,化學漆廠卻一直未按約定向法院撤回清算申請。

庄孝忠告訴記者,浩信公司多次與化學漆廠、上級組管部門溝通、協調,希望化學漆廠盡快撤回強制清算申請,但是,化學漆廠未予回應,“導致東海公司陷入癱瘓,每天都蒙受巨大損失不說,也嚴重損壞了它的母公司也就是我們浩信公司的根本利益。”庄孝忠說。

【原創】福州:一家企業遭遇「強清算」難題 營商環境被質疑 新聞 第4张

(2018年11月19日,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確認“存續和解協議”合法有效。)

隨後,浩信公司向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確認相關協議的效力,並判令化學漆廠繼續履行協議,撤回強制清算東海公司的申請,賠償因化學漆廠的違約行為導致浩信公司交納的450萬元受讓股權保證金及利息損失。2018年7月17日,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立案受理。2018年11月19日,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8)閩01民初1109號民事判決,確認浩信公司與化學漆廠於2017年11月8日簽訂的《福建東海漆業有限公司存續和解協議》合法有效。

化學漆廠為何後面拒不履行協議?《法人》記者5月17日致電了化學漆廠剛上任汪錫經廠長,但遺憾的是電話始終未能接通,隨後致電原廠長林銀忠。林告訴記者:“從1965年進入該廠一直至今,我剛退,但我仍在廠里上班,主管局要求留下的。為何一直拒絕撤回強制清算?原因是因為主管局(市城鎮集體工業聯合社)不同意,不同意的原因是對存續協議時效的問題、審計報告懷疑。”他同時也表示,不能“這樣反反覆復”,對企業不好。

採訪過程一波三折

5月10日,《法人》記者來到福州市委宣傳部,該部協調處的工作人員雷振宇向記者表示,就相關問題,需向上級領導請示後給予回復。但截至記者發稿,並未收到任何回復。

【原創】福州:一家企業遭遇「強清算」難題 營商環境被質疑 新聞 第5张

(福州市城鎮集體工業聯合社辦公場地)

5月10日,《法人》記者來到福州市城鎮集體工業聯合社(下稱“工業聯社”),該聯社辦公室主任肖增華向記者表示,此事早已進入法律程序,一切都按法律程序走。當記者問到既然按法律程序走,那麼為什麼又不執行福州市中院的生效判決時,肖增華表示,“已經進入法律程序,不能接受採訪”。

當事人:我很受傷

5月9日,稱浩信公司董事長庄孝忠接受《法人》記者採訪,庄表示,“我是被當時招商引資政策進入福州創業,企業曾輝煌過,也受到中央領導和省領導關心、關照過,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有今天的慘局。回想這十多年的經歷,我感覺象進入了另一個世界,近20年的打拚讓我在苦中求樂,讓我找到了生活的意義和人生的價值;這15年的生活卻讓我說不出的傷感,一顆真誠的心在福州很受傷。”

專家說法:

存在作風不實、不擔當、不作為、亂作為

5月11日,中華全國律師協會理事,原福建省律師協會副會長,原福建省政協委員,民盟福建省委常委、社會服務委員會主任楊新華接受法制日報社《法人》記者採訪,楊主任針對此案提出三點看法:

一是在中共中央、國務院大力提倡營造良好營商環境的大背景下,發生此案,讓人想不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公司強制清算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要求遵循公平公正原則、充分維護雙方股東利益原則、實現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統一原則。近日最高人民法院頒布的《公司法》司法解釋(五)特別強調處理清算案件要注重調解。

二是該清算案件,從法院受理清算案件後,雙方股東和相關主管部門多次協調,達成公司繼續存續經營,一方股東出讓股權的形式解決矛盾,這本來有利於最大限度維護雙方股東及公司利益的好事。達成協議後,一方股東未能履行協議約定,向法院撤回強制清算申請,從合同和誠信角度,已經違背“誠信”原則,更違背營造良好營商環境精神,導致不遵守協議一方不需要承擔任何法律後果,遵守協議一方卻蒙受巨大的經濟損失,不能獲得相應的賠償、補償,更違背了“公平、公正”原則,特別是對多位高層領導關心、關照的企業堅持“清算”,也難以實現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的統一。

三是作為此事的主管部門工業聯社,應該履行的是監管責任,而不是替代企業(化學漆廠)進行決策。主管部門沒有做到“守土有責”,堅持清算可能導致集體資產的巨大損失。相關人員的行為屬於中央紀委辦公廳印發了《關於貫徹落實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 集中整治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工作意見》所指的官僚主義,言而無信,出爾反爾,不擔當,不作為,亂作為的情形,不利於營造良好的營商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