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圖是某個字的隸書

你認出來是什麼字嗎?

死者家屬起訴制碑人刻錯字,結果非常尷尬 新聞 第1张

反正,以下當事人沒認出……

一位制碑人應死者親屬要求,為死者製作墓碑並刻制碑文。當看到製作完成的墓碑時,死者親屬感到不滿:死者名字明明是“俊”,怎麼給刻成了其他字?一怒之下他們將制碑人打傷,並將制碑人告上法庭,以制碑人侵犯了死者的姓名權為由索要賠償。

結果,原來是一場“不認得字”引起的誤會。

5月15日,江蘇省沭陽縣人民法院審結這起人格權糾紛案,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法院經審理查明:

張某某(女)、吳某鋒、吳某東三原告的親屬吳某俊於2018年10月24日去世,三原告向被告陳某某支付410元的刻碑裝照片封墓款,由被告陳某某為吳某俊的墓碑刻字。後被告陳某某以隸書字體在墓碑上刻了吳某俊姓名。

2018年10月29日,三原告在潼陽鎮公墓安葬吳某俊時,原告吳某鋒以被告陳某某在墓碑上刻的“俊”字系錯別字,與被告陳某某發生爭執並廝打,在廝打過程中致被告陳某某受傷。後三原告以被告陳某某侵犯姓名權為由提起案件訴訟,請求判令被告陳某某賠償精神撫慰金10000元(其中吳某鋒在庭審前撤訴)。

原告訴稱:

原告張某某的配偶吳某俊去世,張某某等三人向陳某某支付刻碑裝照片封墓款。但張某某等三人為吳某俊安葬時,發現陳某某將“俊”字寫成了家裡人都不認識的字,認為陳某某刻的字侵犯了死者的姓名權,對原告一家人造成了精神傷害,請求法院判令被告陳某某:1.按照通用現代漢字重做墓碑並裝照片及封墓;2.向原告賠禮道歉;3.給付原告精神撫慰金10000元。

原告向法院提交的證據有:從百度網頁打印的“俊”字隸書的十種寫法,證明沒有被告所刻的“俊”字字體。

死者家屬起訴制碑人刻錯字,結果非常尷尬 新聞 第2张

被告辯稱:

三原告的親屬吳某俊去世後,被告為其墓碑刻字屬實,雙方對墓碑上的字體未作約定,被告在墓碑上所刻的“俊”字是隸體,並無過錯,且原告所打印的“俊”字寫法並不能證明被告所刻的“俊”字是錯字,被告沒有侵犯原告親屬吳某俊的人格權,也沒有給原告造成精神損害,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被告向法院提交的證據有:上海書畫出版社出版的《歷代實用隸書字彙》,該書278頁中註明“俊”字就是所刻寫在墓碑上的字體,是清代書法家鄧石如所寫,擬證明被告所刻寫的“俊”字是正確的。

法院經審理認為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規定:“自然人死亡後,其近親屬因下列侵權行為遭受精神痛苦,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賠償精神損害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予以受理。(一)、以侮辱、誹謗、貶損、醜化或者違反社會公共利益、社會公德的其他方式,侵害死者姓名、肖像、名譽、榮譽……”本案中,被告陳某某沒有以上述方式侵害原告親屬吳某俊的姓名,故原告張某某、吳某東要求被告陳某某賠禮道歉、賠償精神撫慰金10000元,無事實及法律依據,法院不予支持。

對於原告親屬吳某俊墓碑上姓名所用字體,雙方未作特別約定,被告以隸書字體刻字並無不當;對於原告主張其親屬吳某俊墓碑上“俊”字的隸書字體為錯別字問題,被告提供了上海書畫出版社出版的《歷代實用隸書字彙》及原告提供的從百度下載“俊”字10種隸書書法中,均有清代書法家鄧石如書寫的隸體“俊”字,與原告親屬吳某俊墓碑上“俊”字隸書字體在整體布局上基本相同,僅是在最後一筆斜捺上略有不同,不能據此認定為錯別字,故原告張某某、吳某東該主張不能成立,對其要求被告陳某某按照通用現代漢字重做墓碑並裝照片及封墓的請求不予支持。原告吳某鋒撤回訴訟,系對其訴訟權利的處分,不違反法律規定,予以准許。

調解不成,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於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駁回原告張某某、吳某東的訴訟請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