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7日,“譚盾《敦煌·慈悲頌》2019中國巡演”新聞發布會在京舉辦。作曲家、指揮家譚盾親臨發布會,講述六年創作歷程,並現場展示了劇中敦煌反彈琵琶樂舞片段。

譚盾《敦煌·慈悲頌》中國巡演六月開啟:聽見敦煌的聲音 【澎湃新聞】 自媒體 第1张

《敦煌·慈悲頌》是譚盾用時六年創作的作品,他的創作靈感來源於絲綢之路上的敦煌石窟壁畫等深具中國傳統文化基因與民眾基礎的民俗故事。2013年譚盾應敦煌研究院與敦煌基金會的邀請參觀了莫高窟,被敦煌壁畫祥和寧靜的氛圍感動,更被敦煌壁畫中所呈現的數百種樂器及大樂隊的演奏形式震撼,他希望用音樂重塑敦煌故事。

為了尋找散落世界各地的敦煌古譜,譚盾也去到中國國家博物館、大英圖書館等搜求珍貴的樂舞古譜,他也深入到中國各地去尋找古樂活化石匠人,還去到日本向家傳歷代的長安琵琶匠人後代學習琵琶製作法,《敦煌·慈悲頌》中,譚盾將多年來對於中國古樂的思考與西方交響樂的形式結合。

本次由湖南廣播電視台、湖南電廣傳媒與敦煌研究院共同主辦,韻洪傳播、上海聽音尋路文化交流有限公司共同承辦的發布會上,譚盾告訴澎湃新聞把敦煌的壁畫轉換成聲音首先是一個非常吸引人的歷程,其實也蠻具有技巧性。“比如九色鹿的故事,我每次聽到這個故事都能感受到它的節奏性,敦煌壁畫九色鹿所流露出的那種姿態,我好像能聽到鹿奔跑的那種踢踢踏踏的聲音的節奏。這種轉化的確更多的是精神和心靈的層面。”譚盾十幾次去敦煌採風,他常在三、四點人逐漸少的時候近距離觀察壁畫的顏色與筆觸。

《敦煌·慈悲頌》中的《九色鹿的故事》改編自敦煌莫高窟第二百五十七窟壁畫。聲樂協奏曲中的全部角色,將由一位歌唱家擔任,雷佳與譚盾將四種歌唱法(民族、戲曲、說唱、美聲)的聲音造型融入該作品,在古典音樂的作曲形式中挖掘文化內涵。

譚盾《敦煌·慈悲頌》中國巡演六月開啟:聽見敦煌的聲音 【澎湃新聞】 自媒體 第2张

譚盾也表示,《敦煌·慈悲頌》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每一次去敦煌感覺都不一樣,所以每一次你看到的自己都不一樣,敦煌的壁畫其實就是我自己的一面鏡子。我是覺得通過寫敦煌這個作品,我也可以把自己看得更清楚。”

本次巡演也是《敦煌·慈悲頌》首次在大陸地區演出,由譚盾指揮,沈洋、譚維維、巴圖巴根、朱慧玲、王傳越、郭森、陳奕寧領銜主演,由有着長達一個多世紀輝煌歷史,響譽世界交響樂版圖的佼佼者——法國里昂國立管弦樂團及德國呂貝克合唱學院等來自19個國家的二百多名音樂家組建演出陣容。

關於現場由舞蹈家陳奕寧表演的反彈琵琶舞片段,譚盾說:“大家聽到的是唐代的音樂,音樂不是我做的,是我通過古譜翻譯的。當她的舞姿從壁畫裡邊飄出來,你就會發現敦煌壁畫對一個藝術家來說它蘊藏的能量很大,無論是素材、精神深度還是各種元素,都有許多挖掘的空間。”

譚盾的音樂跨越了古典與現代、東方與西方等眾多界限,並已獲得當今世界最具影響力的多項藝術大獎, 包括威尼斯雙年展終身成就金獅獎、格萊美獎、奧斯卡最佳原創音樂獎、德國巴赫獎、俄羅斯肖斯塔科維奇大獎以及美國格文美爾古典作曲大獎等。2013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任命譚盾為親善大使,以表彰其通過音樂促進不同文化間對話的努力。

現場,敦煌研究院的領導也談道:“敦煌已經存在了一千多年,它過去之所以保存得好是因為那裡自然環境比較乾燥,人為干擾比較少。現在隨着旅遊的發展,大量的遊客進入洞窟以後會增加濕度、溫度和二氧化碳,病害也會增加。像去年的遊客是195萬,前年是172萬,幾乎現在以每年百分之十幾的增幅在增長。我們敦煌研究院就要做一個工作,就是尋找文物保護與旅遊開放的一個平衡點。”

譚盾說:“我為什麼要把敦煌的壁畫變成聲音,就是想每年不止一百多萬人看到敦煌,每年還可以有千萬人聽到敦煌的聲音。”

敦煌壁畫 九色鹿

“譚盾《敦煌·慈悲頌》2019中國巡演”將於六月正式開啟,分別在西安音樂廳(6月9日),敦煌大劇院(6月12日/13日),長沙梅溪湖國際文化藝術中心(6月16日),青島大劇院(6月18日),上海東方藝術中心(6月20/21日)和北京國家大劇院(6月22日)進行六個城市共計八場的演出,其中6月21日和6月22日兩場為《歐洲之夜》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