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AI財經社 李依蔓

編|張碩

長期以來資金捉襟見肘的易到用車,為“自救”再出新招。這一次,乘客成了“受害者”。

5月22日,多名易到乘客發現充值賬戶內餘額被強制清零,此舉被吐槽“這和直接搶錢有什麼區別”。此外,易到還將默認的支付方式從餘額支付改為微信支付。

賬戶餘額被強制清零

5月22日一早,重慶易到用戶“雲旗yx”突然發現,前一天晚上9點左右,自己在易到用車賬戶內的近7000元餘額被全部清零,而他去年上半年才充了3800元,而且從去年11月開始就幾乎打不到車。

“太可怕了,強取豪奪到這種地步!”他在微博上感慨道。

易到掙扎求生再出新招,用戶餘額過期被清零,司機提現難轉戰高德 新聞 第1张

幾乎就在同一時間,廣東的王先生(化名)發現自己易到賬戶內的錢一夜之間“蒸發”了約25萬元,其中兩筆“返現餘額過期”合計16.86萬元,一筆“凍結用戶餘額”約9.62萬元,餘額只剩5.08萬元。

由於平時不喜歡開車,他在2016年一次性向易到賬戶充值22萬元,平台贈送金額約十幾萬元。“易到好用的時候我出行都用易到,當時就是想着方便。”王先生告訴AI財經社,易到充一百送一百的優惠力度和比市面上普遍水平更高端的車型,是吸引他的主要因素。

從去年上半年開始,他發現用易到叫車越來越難,“聽說是因為司機不能提現”,關於該公司的負面消息也甚囂塵上。當時,他的賬戶中還有約30萬元,但因為覺得“這么大的公司不至於倒閉吧”,並沒有着急。如今莫名其妙損失了25萬元,他表示對易到“太失望了”。

AI財經社發現,易到APP最近進行了版本更新,所有用戶都需要同意幾份隱私協議,否則無法正常使用。其中“支付授權書”中規定,“在不做特殊說明的情況下,贈送金額有效期為自購卡之日起1個自然年,凡是過期贈送金額將做清零處理,不做另行通知”。這一規定自何時起實施尚不明確,但多位用戶表示,他們是在2016年充值,這是第一次出現餘額被清零的情況,而且很少有人會在使用APP前仔細閱讀相關條款。

易到掙扎求生再出新招,用戶餘額過期被清零,司機提現難轉戰高德 新聞 第2张

此外,易到用車在賬戶餘額使用規則中明確表示,乘客在支付過程中優先使用充值金額,餘額不足的情況下才會消費“贈送金額”,而且賬戶餘額不支持提現、轉移和轉贈。

“雲旗yx”和王先生的遭遇並非孤例。AI財經社詢問多名易到用戶得知,充值時間超過1年的賬戶餘額幾乎全部被清零,而且充值記錄和歷史乘車信息也已被清空。

為了盡快花完賬戶內餘額,降低損失,林雅(化名)從去年開始抓住一切機會瘋狂使用易到打車,連3公里的路程都要花70多元打特斯拉,“沒想到這次還是虧了幾百元”。她的同事剛打開APP還高興地表示餘額還有400多元,這時屏幕上顯示一條信息,她“看也沒看就點了同意”,餘額就變成了零。

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副教授郭翔表示,他自己就遇到了類似情況,充值易到後打不到車,賬戶里的錢又因為到期被清零。這種情況可以由省級以上消費者協會或檢察機關針對易到提起消費公益訴訟,“只要易到的法人資格還在,就可以提起訴訟”。此外,這是近期最大的消費權益受損糾紛,“估計改頭換面後就會成為(司法考試)考題”。

在此之前,多名消費者向黑貓投訴平台反映,易到用車從去年下半年起一直無法正常叫車,各個車型都沒有,客服聯系不上,賬戶內餘額也無法提現。還有用戶投訴稱,除了叫車慢、叫車難,易到司機還要求乘客通過線下支付車款,導致乘客難以享受到充值返現的優惠,賬戶餘額也無法消費。

對此,多名易到司機告訴AI財經社,由於易到提現屢屢延期,他們蒙受了巨大損失,無奈之下才轉戰其他網約車平台,即使在易到上接單也只接受乘客線下支付。

事實上,為了安撫遲遲無法提現的車主,易到在今年3月下旬就開發了線上直付功能,並在公告中明確支持司機採取線下支付的方式首款。4月25日,易到上線了“快提”服務。只要乘客不使用餘額支付,司機就可以快速提取這部分車費。

但不少司機反映,目前在易到上接單數量並不多,少數還堅持使用易到的乘客大多是為了消耗賬戶內餘額,上述做法很難行得通。

提現難問題仍未解決

自去年後半年以來,司機提現難,就成為了易到面臨的另一大“痛點”和頑疾。

自去年10月以來,易到用車的提現日期不斷推遲,從起初的每周提現變成每月最後一個星期五限時兩小時開放提現,“搶到提現機會比中彩票還難”。

在多次發布的公告中,易到表示,受與樂視原股東賈躍亭及法拉第未來(FF)的糾紛影響,是提現延期的主要原因。1月25日,易到在公告中聲稱,韜蘊資本因計劃啟動拍賣FF公司股權而將提現時間延至2月22日。此後,該公司再也沒有明確給出確切的時間點。

溫曉東告訴司機代表,他已經賣了兩輛勞斯萊斯汽車和兩輛賓利汽車,用於春節期間司機提現。但易到司機告訴AI財經社,只有1月25日圍在易到辦公樓下維權、並現場簽字的上千名司機才拿到了1萬元,而這只是杯水車薪。

今年3月到4月,易到司機多次組團前往北京市交通委,希望能拿到自己的“血汗錢”。3月2日,韜韞資本CEO溫曉東在北京市交通委協調下與司機代表談判,仍然在不停地大倒苦水,講述自己是如何被賈躍亭欺騙,他向易到輸了多少血。

5月15日下午,從大股東韜韞資本處獲得數千萬元資金的易到宣布開啟新一輪車主提現,並承諾“將在10個工作日內分批解決”。

易到掙扎求生再出新招,用戶餘額過期被清零,司機提現難轉戰高德 新聞 第3张

但北京車主李中華(化名)告訴AI財經社,北京司機大多隻能提現2000元到3000元,而他們的賬戶餘額至少有數萬元。只有一位50多歲的大姐因為始終堅持拉易到,賬戶餘額近20萬元,這次能提現6萬多元。

自今年3月“討薪”未果以來,李中華就再也沒有在易到上接過單,“不讓我把錢提完,我是不會拉易到的”。他的賬戶餘額5萬多元,“只給我380多元的利息,我沒提”。他告訴AI財經社,外地車主根本沒有提現機會。

易到在公告中表示,該公司開發了全新的提現系統,“通過車主的過往接單、可提現金額、持續活躍情況等多重維度數據進行判定,以求提供合適的提現金額解決方案”。易到表示,未來還將持續籌措更多資金,以妥善解決提現問題。

同樣在5月14日,易到在車主端APP發布通知,稱為“願意與易到同舟共濟的車主朋友提供專屬定製的餘額增值計劃”。賬戶餘額超過1萬元且近期活躍的司機,可以將可提現金額用於購買理財產品,承諾年化率不低於10%。雖然易到將這一舉動視為“福利政策”,但車主群中仍然十分警惕地互相提醒不要“上套”。

易到掙扎求生再出新招,用戶餘額過期被清零,司機提現難轉戰高德 新聞 第4张

早在今年3月,易到就曾上線現金貸產品,試圖緩解司機提現壓力並幫助平台盈利。司機可選擇3000元或5000元貸款金額,貸款期15天,如逾期90天不還就將扣除司機賬戶餘額6297元(以貸5000元為例)。

此外,多名司機曾向《新京報》反映,易到在抽取傭金的同時,給乘客客戶端和司機客戶端顯示的路程費用並不相同。在他們看來,這種做法無異於“兩頭通吃”。

“誰還願意給易到幹活?”

自今年1月21日,溫曉東向全社會公開喊話,稱願意半價出讓韜韞資本所持的33%易到股份以來,急於尋找“接盤俠”的易到並未如願以償。

由於公司資金匱乏,“財務遇到巨大困難”,易到頻頻被曝欠薪和裁員。2月19日韜韞資本發布的一份內部通知中,除“必要崗位人員”以外員工均被安排在家辦公並停發績效公司,連辦公地點都不保。今年3月以來,易到數百名員工被裁。

據韜蘊資本此前發布的公告,該公司在不到兩年時間里花了60億元,幫助易到降低負債近30億元、降低用戶餘額近12億元、提升凈資產26億元。截止到2018年12月,易到總負債達到34.4億元,用戶餘額5.9億元,公司凈資產-21.25億元。此前曾有內部人士透露,易到目前需要的資金額至少是10億美元。

3月7日,易到內部傳出消息稱正在接觸投資對象尋求新一輪25.5億元融資,但很快就被“緋聞對象”恆大斷然否認。隨後易到發布內部郵件稱,要調整工作思路,盡早依靠自身力量維持平台的基本運轉,今後的首要目標就是賺錢。“斷臂求生”的易到正在通過削減開支、業務調整、尋求融資來重整旗鼓。

“放棄幻想,放棄燒錢,放棄一切不切實際、無法產生正向現金流的想法,放棄一切不必要的、不直接作用於平台生存的成本支出,放棄伸手向股東、向投資人要錢的依賴心理,放棄互聯網企業不賺錢天經地義的錯誤認知。”3月25日,易到在公告中信誓旦旦地宣布,“我們的目標不再是成為體量最大的網約車平台,而是成為第一家賺錢的網約車平台,成為活得最好的網約車平台。”

目前,這家被許多人認為“黃了”的公司似乎仍未放棄掙扎求生。李中華透露,易到目前正在組建新車隊,他也被拉到了其中,但他不打算接活兒。

放棄易到後,李中華通過高德地圖在陽光出行、AA出行、攜程打車、曹操專車、神州專車等多個平台接單,“訂單量特別多,一天輕輕鬆鬆掙七八百元”。目前,許多過去的易到司機轉向了高德地圖。

李中華表示,高德地圖上接入了好幾個平台,對司機沒什麼約束,每個星期都可以提現。陽光出行是搶單模式,“哪一單合適搶哪一單”;AA專車是指派模式,但價格比滴滴快車高,基本與滴滴優享持平。此外,他認為用高德地圖的乘客普遍素質更高,而且乘客投訴司機的通道也不像滴滴那麼暢通,只能通過支付寶賬單進行投訴。

“現在易到就算活過來,司機也不願意幹了,太傷感情了。”他告訴AI財經社,“易到一次一次地耍着司機玩兒,說話一點都不算數,一點都不尊重司機。現在網約車這么多平台,誰還願意給易到幹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