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質押式回購頻頻“爆雷”,現在,債券質押式回購也不保險了。

6月5日晚間,中國銀河發布公告稱,公司南京上海路證券營業部因債券質押式回購交易糾紛向法院提起訴訟,涉訴金額為2.41億元。中國銀河表示,目前,公司各項業務經營情況正常。上述事項對公司業務經營及償債能力無重大影響。

中國銀河營業部已經墊付款項

公告顯示,本次案件,中國銀河南京上海路證券營業部為原告, 深圳俾斯麥資本管理有限公司、 中民投資本管理有限公司、中民投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中國民生投資股份有限公司為被告。其中,後三者為俾斯麥資本承擔連帶責任。

具體事件是這樣的:

2018 年 8 月 2 日,深圳俾斯麥資本管理有限公司與中國銀河南京上海路證券營業部簽訂《債券質押式回購委託協議書》,委託中國銀河南京上海路營業部為其作為管理人的“俾斯麥 7 號私募基金”辦理債券質押式回購交易(即在證券交易所掛牌、實行標准券制度並採用多邊凈額結算的回購交易)。

自 2019年 2 月 11 日開始,“俾斯麥 7 號私募基金”未能足額償還債券質押式融資回購交易到期負債,構成交收違約,且逾期未予補足。中國銀河南京上海路營業部依據該業務規則承擔交收責任。

為此,中國銀河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俾斯麥資本償還原告墊付款項及遭受的資金成本損失共計約 2.41億元(暫計算至 2019 年 4 月 22 日),並判令與“俾斯麥 7號私募基金”存在一定關聯的中民投資本管理有限公司、中民投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中國民生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承擔連帶責任,案件訴訟費用由四被告共同承擔。

中國銀河表示,目前公司各項業務經營情況正常。上述事項對公司業務經營及償債能力無重大影響。公司將根據訴訟的進展情況,及時披露相關信息。

俾斯麥資本官網已被管理員停止運行

對於中國銀河這樣一家年凈利潤數十億的券商而言,兩億多的債券質押式回購糾紛當然不會傷筋動骨。但是,去年是股票質押式回購“爆雷”的集中點,而中國銀河與俾斯麥資本的糾紛則將債券質押式回購可能的潛在風險也暴露出來。

中基協公示信息顯示,“俾斯麥7號私募基金”成立於2017年11月3日,基金管理人為深圳俾斯麥資本管理有限公司,託管人為中信證券。俾斯麥資本成立於2015年11月,註冊資本3000萬元,實繳資本1000萬元。目前,俾斯麥資本共有16隻私募基金在中基協登記。

天眼查顯示,俾斯麥資本註冊地址位於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區前灣一路1號A棟201室。營業期限從2015年11月18日起。其參與社保人數僅僅只有5人。

債券質押式回購「爆雷」?銀河證券起訴私募及中民投3公司 新聞 第1张

俾斯麥資本的公司股東中,大股東為高傑,出資比例為75%,另一位股東為持股25%的朴為立格控股。

俾斯麥資本發布的招聘信息介紹,其核心業務為資產管理與諮詢,主要涵蓋境內外證券投資、金融衍生品投資等領域。作為中央國債登記結算有限公司主辦的2018中國債券年會唯一私募贊助商,俾斯麥資本致力於深耕銀行間債券市場,成為其中交易撮合最活躍的私募機構之一。

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試圖通過官網了解俾斯麥資本更多的情況,卻發現出現了這樣的信息:

債券質押式回購「爆雷」?銀河證券起訴私募及中民投3公司 新聞 第2张

中民投今年屢現債券技術性違約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中國銀河要求為俾斯麥資本承擔連帶責任的中民投系三家公司日子也並不好過。

今年以來,中民投屢屢出現債券技術性違約。今年1月29日,中民投30億元非公開定向債務融資工具“16民生投資PPN01”出現技術性違約;2月13日,綠地控股以120億買下了中民投的董家渡地塊,“16民生投資PPN001”才得以實現債券本息兌付。2月14日,中民投公開回應,引入多方戰略投資者後,將進一步優化中民投的資本結構。

5月28日,上清所公告稱,2019年5月28日是中國民生投資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度第五期超短期融資券(簡稱:18民生投資SCP005)的付息兌付日。18民生投資SCP005發行規模為15億元,票面利率7%,到期日為5月28日,到期需償付的本息合計約15.78億元。但5月28日,上清所只收到了中民投本次應該兌付的部分資金。

債券質押式回購「爆雷」?銀河證券起訴私募及中民投3公司 新聞 第3张

早在5月22日,中民投發布了其2018年度第五期超短期融資券(18民生投資SCP005)到期兌付存在不確定性的特別風險提示公告。中民投在公告中稱,由於公司當前流動性緊張,18民生投資SCP005到期兌付仍存不確定性,公司正在積極籌措資金。

最終中民投於5月30日將“18民生投資SCP005”剩餘本息支付至上海清算所指定賬戶,並於2019年5月31日完成兌付工作。

6月8日,中民投20億規模的16民生投資PPN003也將到期。而目前來看,一年之內中民投還有超過100億元的債券到期。

中國銀河在公告中說,“俾斯麥 7號私募基金”與中民投存在一定關聯,但語焉不詳。盡管兩億多的金額在債券市場並不算大,但這之後,高傑與中民投之間的故事,以及此事究竟能否妥善解決,都是市場關注的焦點。《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將繼續跟蹤。

每經記者 王硯丹 每經編輯 吳永久

本文源自火山財富